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惡魔般的教義:惡人被殲滅

English – Chinese – GermanSpanish

有些人教導說,今生不悔改的惡人將受到永遠的懲罰,一種永無止境的可怕折磨,因為他們沒有「接受」耶穌基督進入他們的心。這是當作福音真理被傳授的惡魔教義,用來使頭腦簡單的人皈依,不是出於對上帝的敬畏,而是出於對人類所能想像的最壞結果的恐懼。閱讀惡魔般的教義:不相信主耶穌基督的人將受到可怕和永遠、永無止境的折磨惡魔般的教義:接受耶穌為你的個人救主,你就會得救

我們現在揭穿的另一種理論是那個仁慈地將惡人從他們的痛苦中解脫出來,他們聲稱讓任何生物遭受無盡的折磨是非常不合理的。這是一個更吸引人的選擇,更好地反映上帝,祂的本性是愛,但這仍然是一個謊言,遠不及祂的榮耀。

還有第三種選擇,哪不僅是一種選擇,而是上帝的設計,在經上有作了見證。

事實是上帝不願任何人滅亡,而願所有人都得救:

「主決不耽延祂的應許,像有些人以為祂是耽延的一樣;其實祂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滅亡,卻願人人都悔改。」(彼得後書 3:9)

「這是好的,在我們的救主神面前可蒙悅納。祂願意人人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提摩太前書 2:3-4

誰能抵擋祂的旨意?

那麼,你會對我說:「既然如此,神為什麼還要指責人呢?到底誰能抵擋祂的旨意呢?」(羅馬書 9:19)

當然不是罪人,他是罪的奴隸,完全依賴全能的救主,不僅要使他正確的事,而且甚至想要去做 (願意) 它:

「因為是神在你們裡面運作,使你們願意並且能行出祂的美意。」(腓立比書 2:13)

「那召你們的本是信實的,祂必成就這事。」(帖撒羅尼迦前書 5:24)

經上說上帝會為每一個曾經活著的人做這件事,因為所有人都犯了罪。除非通過耶穌基督的拯救工作,否則他們無法將榮耀歸給祂:

「因此神使祂升為至高,賜給祂那超越萬名之上的名,好使天上、地上和地底下的一切,因耶穌的名都屈膝,萬口為了父神的榮耀要承認耶穌基督是主。」(腓立比書 2:9-11)

如果一個不屈膝,或者如果一個不承認,那父神的榮耀就不會完整,會嗎?誰能否認呢?

主耶穌的一句美妙的話,摧毀了惡人被殲滅的觀念。祂在差派門徒出去傳道和服事時對他們說:

「如果有什麼地方的人不接受你們,也不聽你們,你們離開那裡的時候,要把腳底的塵土跺掉,做為對他們的見證。我確實地告訴你們:在那審判的日子,所多瑪和格摩拉所受的,將要比那城還容易受呢!」(馬可福音 6:11;還閱讀馬太福音 10:14-15 和路加福音 10:10-15)

什麼人比所多瑪人更應得永恆的詛咒或殲滅?所多瑪和蛾摩拉作為被神聖干預摧毀的城市而載入史冊,因為他們的邪惡如此之大 (閱讀他們的邪惡,創世記第十九章)。

讓我們考慮一下鑑於耶穌對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最終命運的話。如果所多瑪和蛾摩拉會受到永恆的折磨,或者更仁慈的是,被殲滅,那麼他們怎麼會有「耐受性」呢?為什麼甚至會有審判的一天?如果這些其它城市都將被殲滅,為什麼要將它們與所多瑪和蛾摩拉進行比較?

這些惡魔學說的支持者是否說所多瑪和蛾摩拉將在地獄中被燒或被殲滅,但不像那些拒絕聽福音的城市那樣嚴重?如果它是永遠的,那麼一些怎麼會比另一些更多更少嚴重地被燒?如果他們要完全被除掉,怎麼可能會一些比另一些更能忍受呢?這就是他們所說的仁慈嗎?

肯定地,使祂的造物無休止地受苦,上帝並沒有被服事,祂的榮耀沒有被提高。這「我告訴過你」的想法,對受難者沒有任何好處,因為沒有救贖的希望。如果他們的朋友和親人受到折磨或被毀滅,那麼被得救的人肯定沒有任何好處。

主的真理對於耐受性的比較級,總結地否定了任何永恆折磨或被殲滅的可能性。

堅固你們的心,親愛的讀者;主能把你從這樣的謊言和絕望中解救出來。我也相信愚蠢的胡說八道,直到主藉著祂的靈通過光照經文,把我從其中拯救出來。

讓我們看看這些經節:

「迦百農啊!你被高舉到天上嗎?你必降到陰間。在你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行在所多瑪,那城還會存留到今天。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所多瑪那地方所受的,比你還輕呢。」(馬太福音 11:23-24)

我聽過很多人說上帝是公平的、公正的、慈愛的,並且在祂施加懲罰或後果之前,祂讓人們沒有任何藉口辯護。但在這裡我們有主清楚的見證,如果上帝在所多瑪做了那些在迦百農所做的同樣的工作,所多瑪本來可以免於火的審判。為什麼?他們不會像他們那樣敗壞自己。

但祂補充說,所多瑪將還會有它審判的一天,那是超越迦百農的耐受性之日,而迦百農並沒有被上帝的干預所摧毀。再一次,如果所有人都將永遠被燒或殲滅,我們何以還需要耐受性及不義的對比程度?

當上帝說死亡被扔進火湖時,殲滅,該死亡的縮影,怎麼會是結束呢?

死亡和陰間也被扔進火湖裏,這就是第二次的死。」(啟示錄 20:14)

換句話說,死亡是有一個結束,該第二次的死,哪也是罪惡和陰間的結束。肉體的死亡根本不是最終的,只是它結束了我們在地球上短暫而痛苦的生存期。耶穌基督是俄梅戛或我們的最終。因此只有祂才是最終的。死亡不是最終的,但它是被結終的

經上有記載耶穌來是要戰勝死亡,最後的仇敵:

「因為基督必須掌權,等祂把一切仇敵都放在祂的腳下。祂要毀滅的最後仇敵就是死亡。」(哥林多前書 15:25-26)

考慮這節之前的經節:

「原來,就像在亞當裡所有的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裡所有的人也都將得以復活,不過每個人要按著自己的次序:初熟的果子是基督;然後祂來臨的時候,是那些屬於基督的人;再後才是結局。那時候,基督要把國度交給父;同時,基督要廢除一切統治的、掌權的、有勢力的。」(哥林多前書 15:22-24)

「所有的人也都將得以復活,」意思是死亡不是最終的。耶穌,祂是生命的本質和人類之光,將是並且是最終的。萬有靠著祂而存在,「所有的人也都將得以復活」!

此外,如果死亡是最終的 (意味著有罪人被殲滅),祂為什麼會有它鑰的匙呢?

我看見了祂,就仆倒在祂腳前,像死人一樣。祂用右手按着我說:「不要怕。我是首先的,是末後的,又是永活的。我曾死過,看哪,我是活着的,直到永永遠遠,阿們。並且我拿着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啟示錄 1:17-18)

死亡是在沒有上帝之下的——上帝就是生命。祂不會讓自己永遠在沒有祂之下。祂是…復活!這就是祂在十字架和復活到新的、不朽壞的生命的工作的全部意義所在。

這必朽壞的既穿上了不朽壞的,這必死的既穿上了不死的,那時,經上的話就應驗了:「死亡被勝利吞滅了!死亡啊!你的毒刺在哪裡?墳墓啊!你的勝利在哪裡?」(哥林多前書 15:54-55)

當那導致死亡的墮落本性被耶穌基督除去時,死亡就被吞滅了。這是確實發生的殲滅,當舊人被除去,新人在祂不朽壞的生命中復活:

「因此,如果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看哪,新的已經來臨。」(哥林多後書 5:17)

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的。他是由完美祂本身創造的。因此人將被帶到完美——他「不是從血生的,也不是從肉身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而是從神生的。」(約翰福音 1:13)

應該將那些旨在完美的扔進通用垃圾堆或焚化爐嗎?難道這不是對那位的一個明顯無能和徹底失敗的證明嗎?而就祂的本性而言是不能失敗的?

哦,在他稱之為光的黑暗中,人類如何無法清楚地用上帝賜予他的那些能力進行推理。但這也是上帝的完美設計:

「因為被造之物屈從在虛妄之下,並不是出於自願,而是出於使它屈從的那一位;被造之物自己也盼望著從使之敗壞的奴役中得到釋放,歸入神兒女榮耀的自由。」(羅馬書 8:20-21)

殲滅教義與永恆的折磨背後心意上的性情是一樣的——這完全是關於人通過他們的自以為是義的選擇和行為來控制自己的命運。你會以為「信徒」聽到上帝的憐憫拯救所有罪人而欣喜,但當祂的慷慨以他們的公義為代價時,他們拒絕並反對。

有人爭辯說:「但是,上帝不希望一群機器人奔忙,殭屍被迫去愛祂。所以,以祂的智慧,祂給了我們自由意志,以便我們可以自己選擇。」這聽起來很寬宏大量的,但有一個問題:這些想法表達了這個世界王子的「寬宏大量,」一個極爲出色的反叛者,堅持我們是行動自由的人,能夠根據自己的權利像上帝一樣,自由地行使自己的權利獨立於上帝,甚至決定如何敬拜祂

事實上,當我們相信蛇而不相信上帝時,我們就失去了最初發現在第一個人亞當身上的所有權利。在那一天,我們死去,失去了一切,包括我們的自由意志。我們成了罪的奴僕。我們墜下了「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我們受制於說謊者,他在我們的腦海裡填滿了所有關於上帝和上帝的旨意和方式的所有錯誤觀念。

人非但沒有統治,反而成為蛇統治下的奴隸。自己的權利,是嗎?! 向任何奴隸詢問關於自由意志。他很快就會教你。他會明確地告訴你,他幾乎沒有選擇任何東西的權利。然而,宇宙的大奴隸主,人類的騙子、殺人的和篡位者,卻欺騙了他的臣民,讓他們相信他們有自由意志。確實,這不就是欺騙的全部意義——相信與真實相反的東西嗎?

但在時機成熟的時候,上帝差遣祂的生子來將亞當和他的後裔從束縛中得釋放,帶我們進入真正的自由,在其中,因著耶穌的名,我們都要屈膝,並且口裡承認耶穌基督是主 (是的,…換句話說,我們屈服於更高的權力,不能自由地為所欲為)。閱讀惡魔般的教義:人有自由意志

殲滅?不,永恆的折磨?不。對所有人的絕對救贖?是的,榮耀歸於父神,通過祂的兒子,主耶穌基督,祂愛我們,並捨棄了祂自己,不僅是為了罪人中的首惡 (大數人掃羅),也是為了我們所有人。耶穌基督是正確地稱為我們的救主和主,該受極大的相信,配受極大的讚美。耶穌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進一步了解有關全人類得救的聖經知識,參閱我們萬物的復興部分的書信和文章。

考慮一下相信殲滅教義的另一種選擇方案:罪在哪裡增多,恩典就在哪裡格外增多。所有人有一天都會在主裡喜樂,他們的救主,滿載榮耀全歸於祂。阿們!

Related posts:

Pulsion sexuelle et tentation
Je peux regarder une délicieuse assiette de ma nourriture favorite et être excité, tout particulièrement quand j'ai faim. Je peux apprécier un beau paysage ou tout ce qui excelle en puissance, ou en beauté, ou en d'autres caractéristiques désirables. J'ai été impressionné par des écrivains qui ont de si merveilleuses capacités à s'exprimer. J'ai souvent souhaité pouvoir écrire comme eux. Mais ces excitations et ces désirs, tout en étant légitimes ou neutres en eux-mêmes, ne peuvent avoir carte blanche. Je ne peux me permettre de convoiter les biens de mon voisin ou toute autre chose, bien que je puisse apprécier ce qui est là.
La Verdad
¿Quién ha sabido que el Día del Señor, el Gran Día del Juicio llega en el siervo ungido de Dios que viene sin advertencia, fanfarria u observación? ¿Quién ha sabido que Él no solo viene como ladrón, sino que también permanece y actúa como tal y deja los hogares que ha visitado con sus debidos juicios, mientras que la mayoría no lo sabe hasta mucho después?
Die gute Nachricht
Was wir (bisher) als „gute Nachricht“ oder „Evangelium“ gehört haben, muss als das gesehen werden, was es ist,… in der Tat eine schlechte Nachricht. Stattdessen muss die wahrhaft gute Nachricht verkündet werden. Unsere Selbstsucht bringt uns dazu, dass es eine gute Nachricht ist, solange es für uns eine gute Nachricht ist, selbst wenn es keine gute Nachricht für jeden anderen wäre. Ob man es mag oder nicht, niemand von uns kann lange eine Insel für sich selbst bleiben, wenn man es trotzdem versucht gibt es nur Verstopfung und Gestank, wie wenn Wasser zu fließen aufhören und einen schwarzen Morast bilden, darin nichts leben kann.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Provide your email if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periodic correspondence from us.



0
You can leave a comment here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