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瓦實提—以斯帖的轉變

Chinese – EnglishSpanish

亞當和夏娃與上帝的和解

男人和女人,特別是那些奉主耶穌基督美妙名義的人,為自己做好準備,併計算相信或不相信將要揭示的內容的代價。真理開始總是像耶穌所說的那樣導致分裂,而不是像假先知經常聲稱的那樣引起人們團結起來。

耶穌說:因為我來是要叫『人與父親對立,女兒與母親對立,媳婦與婆婆對立。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裏的人。』(馬太福音 10:35-36)

我呼籲那些願意為祂的緣故而失去妻子的丈夫。

這篇文章的目的是揭示所有丈夫基本上都遵循他們的妻子,包括那些自稱有信仰與主耶穌基督同行的人。

無論你認為自己是基督徒還是事奉主多久都沒有關係。許多人與主有關係,但現在他們被召喚做最終的順從。我呼籲那些願意信靠並順服主耶穌的丈夫,祂用祂的血贖回他們的,為祂的緣故而失去妻子,捨棄自己,背起十字架,對於世界來說已經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並終止效忠那邪惡者。

“這些人沒有與女人在一起而玷汙自己,實際上他們是童身;無論羔羊到哪裡去,他們都跟隨祂;這些人是從人間被贖回來,做為初熟的果子歸給神和羔羊的” (啟示錄 14:4)。

耶穌基督來是要讓人人與祂自己和好。歸根結底,那些分裂的人將會被重新結合,不是在肉體中,而是在靈裡,是一心一意的,不是像目前表面上的,而是實際上的。

從那天起,人類陷入了徹底的敗壞。

我們將從頭開始:

“於是女人見那棵樹好作食物,又悅人的眼目,那樹令人喜愛,能使人有智慧,她就摘下果子吃了,又給了與她一起的丈夫,他也吃了” (創世記 3:6)。

從那天起,祗是因為有上帝的恩典,人類已經陷入徹底的敗壞。據推測,並有充分的理由是,地上及其中的一切,一開始在物質和外觀方面都更健康。人、動物、鳥類和水生生物更大、更強壯、更悅目、更健康; 植物更碧綠的、草木蒼翠的而產量多的; 天氣和氣候更有利於享受和生產。

這不只是猜測,而是我們的世界正在迅速惡化的記錄。例如,天氣模式變得非常不穩定。地震的頻率正在加速。

根據聖經的見證,一開始,人類活到將近千年,隨著時間的推移,壽數逐漸減少,直到預期的壽數為“七十”。事實上,在我們最近的歷史上,預期壽數已經大大減少,即使在今天,世界上許多國家的預期壽數也在減少。沒有理由相信同樣的退化模式在所有的創造中都沒有佔上風。

自從夏娃給了亞當吃以來,妻子就一直統治著他們的丈夫。

然而,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討論一般的罪及其後果,而是考慮更具體的觀點。這篇文章的宣言無疑會令人驚訝甚至激怒,特別是所謂的基督徒。通過聲明以下事實,作者將被譴責並指責與他正在做的事情正好相反。的確一直都是如此現在也應該是這樣。

事實是這樣:自從夏娃吃了知善惡樹的果子並給了亞當吃以來,妻子就一直統治著他們的丈夫。是的,你沒看錯字。女人將他們的丈夫治得服服貼貼的。是的,也許你有許多論據,假設的證據和經文來懷疑這個事實。例如,在墮落之後,上帝對夏娃說:“…你的願望對於你丈夫,他卻要管轄你” (創世記 3:16)。但請你等我一下,你們尋求上帝真理解放的人,男女。 “你們將明白真理,而真理將使你們自由…所以,如果子使你們自由,你們就真正自由了” (約翰福音8:32,36)。

主神吩咐亞當 (對那個男人 — 創世紀2:16) 說,他不可吃那知善惡樹的果子。那天到來,亞當離開了上帝的掩護和律法,去聽從他的妻子而不是上帝。因此,他正式放棄了在上帝之下的權利和權威的合法地位; 他交易頭換頭; 他犯了罪。

從那以後,男人一直在服從他們的妻子而不是上帝。那個肋骨在統治著而不是頭。

那個女人受騙了,離開了她丈夫的掩護,通過聽從了蛇的建議和影響,頂撞上帝。相信蛇,夏娃成為了他的從屬,及以聽從的夏娃,亞當通過他的妻子也成為了蛇的從屬。耶穌自己沒有稱撒旦作為這個世界的王子(統治者)嗎 (約翰福音12:31)?當他成功地誘惑夏娃時,而夏娃又誘惑了她的丈夫亞當,蛇得到了控制。

如果她不覺得我應該,那麼,我認為我的想法不是上帝的,於是我不去。

從那以後,男人一直在他們的妻子的權力之下,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是。起初,它看起來似乎不是大體上的,但致命的種子已被播種。即使這個宇宙的所有事物都已經惡化了,死亡造成破壞是預言的,丈夫與妻子的關係也是如此。

人們,這不是一個解放的真理,就像所有的真理一樣嗎?實際上,男人要完全服從上帝,而妻子要服從丈夫,但兩者都沒有發生。在這裡,你一直在努力嘗試實現這一目標,假裝它正在發生,知道這是上帝的旨意,但在你心中,你知道這不是事實。

怎麼樣解決這個問題?這是認知和承認與上帝和夫妻雙方敬畏上帝的關係不是實際情況。從那裡開始,上帝接管,因為現在是時候了。到目前為止,不要因為沒有這種賜福而譴責自己。還不是時候。反而要喜樂,終於現在是時候了!男人,是時候轉身,相信並順從上帝。捨棄你的生命,捨棄那些曾經是你神明的妻子。

我以某種方式與上帝同行,直到我結婚一段時間。在我婚姻生活的某些時刻,我開始通過妻子與我是否意見一致來確定上帝在各種事務上的旨意。我在尋找“確認”。

“親愛的,我今天去城裡吧?你覺得怎麼樣?”如果她“覺得”我應該而我同意,那我去了,結論這是上帝的旨意。如果她覺得我不應該,我認為我的想法不是上帝的,那我不去了。我相信這是在一九七六年八月在艾伯塔省卡羅琳營舉行的神恩陣營大會上開始的,當時一名男子建議作為一個心靈上的保障,每當我打算做某些事情,妻子與我應該之前達成一致。(碰巧的是,當時我正在考慮做某事,我很高興我們沒有這樣做,那是拜訪卑詩省坎貝爾河的特里和朱莉莊士敦。特里是我在住宅加拿大公司,薩斯喀徹溫省艾伯特親王城三年前的老闆。)

這種尋求確認的方法有很多問題:

第一,我經常有想法,而不是上帝的指示。

第二,我們多用於思想和感情處理事情,而不是基於上帝的話語或啟發,並有祂的表明; 我們只是彼此應同或不應同。

第三,如果上帝在指示我,在服從之前尋求我妻子或任何其他人的確認是不對的。確認是相信並順從上帝之後才隨之而來的,而不是之前。在服從上帝之前尋求確認就是尋求一個神蹟。那是不信的; 這是自我保護的; 這是邪惡的; 這是對屬靈信仰的歪曲。耶穌說,一個邪惡、淫亂的世代會尋求神蹟,不會有神蹟給他們看了。

那個女人被造不是要成為男人的頭兒,而是幫手。

第四,我把我的妻子當作什麼是屬於上帝的審判者。在上帝的指導下,我有責任進行判斷,以確定她所聽到的是屬於上帝的而不是相反。我將責任加重給她; 從本質上說,我讓她成為我生命中的上帝。通過這種行為,我們陷入了地獄。二十年後,主使瑪麗蓮得到一個虛假的預言,祂用這個預言來糾正我們。

“實際上,你們當中必定也會有結派的事,好讓那些經過考驗的人在你們中間能顯露出來” (哥林多前書 11:19)。

明白,這不是的錯的問題,是妻子還是男人,而是錯誤是什麼。那個女人被造不是要成為男人的頭兒,而是他相配的幫手。

耶和華神說:「那人單獨一個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  (創世記 2:18)

如果妻子坐在首領錯的座位上,她就不會因為引導丈夫而得到賜福; 她不會聽到上帝的聲音,而是來自她自己的頭腦、思想、情感、傾向 — 來自那個在內的罪人,那個肉體的、蛇形的本性。上帝不會賜福非法的婚姻關係,一個男人和妻子之間的安排,而不是按照祂的旨意。祂不會賜福給一個男人在別處而不是從祂那裡尋求勸告。正如祂所說,“…不會有神蹟給他們…” (沒有指示,沒有指導,沒有話語)。

我在說自從我希望在妻子那裡找到確認一直以來都沒有聽到上帝的話語嗎?不是。上帝並沒有拋棄我們,也沒有拋棄那些同樣以這種方式行事的人。儘管他們的不信和叛逆,例如保留丘壇和崇拜其他神明,上帝並沒有放棄以色列人。祂繼續領導他們。祂繼續領導我們。這一切都是祂難以理解的計劃的一部分。上帝是憐憫和忍耐的。

讓你們的女人在教會裡要安靜。

我是在說女人聽不到神嗎?不是。我是說關於聽神的話語,男人應該獨立於妻子。如果上帝選擇向妻子說出指示,那麼由丈夫來判斷這些話語是否來自上帝。問題不在於上帝在對誰說話; 關鍵是一個心的問題,信心的問題,一個確定所聽到的話語或來源的問題。

既然經文在靈性權威和行為方面明確地宣布了兩性之間的正確秩序,特別是在婚姻方面。保羅寫信給提摩太:

“照樣,我也希望女人衣著端莊,以廉恥和自制來裝飾自己;不以編髮、金飾、珍珠或極其貴重的衣裳來裝飾自己,反而(成為自稱敬虔的女人)要用美善的行為,與稱為敬神的女人相宜。女人要以完全的順服,安靜地領受教導。我不准許女人教導人或管轄男人;相反,女人要安靜,因為亞當是先被造的,然後才是夏娃;並且不是亞當受騙,而是那女人受騙、陷在過犯裡” (提摩太前書 2:9-14)。

他還寫道:

“婦女在教會應當保持沉默[不僅是丈夫/妻子的事,而一般婦女],因為她們沒有獲准講話;就像律法上所說的那樣[不是習俗或“時代”的問題,因為聖經的學術學生被錯誤地教導,認為他們在“看待時代的歷史和文化背景”時是明智的,但這是上帝的律法問題],她們要服從。如果她們想請教什麼,就應該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教會裡講話是可恥的。難道神的話語[注意 — 上帝的話,不是行爲準則]是從你們出來的嗎?難道只是臨到你們嗎?如果有人自以為是做先知傳道的,或是屬靈的,就應該承認:我寫給你們的是主的命令;但如果有人不承認,他也不會被承認” (哥林多前書 14:34-38)。

現在,妻子被稱為“更好的伴侶”或“做主。”

主的誡命。主對那些人說了什麼?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即使天和地都消逝了。看到天地還沒有廢去,因此,今日的立場就是如此。我們也不要相信耶穌的意思是,如果天地廢去,那麼律法將無效。不是這樣。上帝的律法是不可改變的,是永恆的,反映了祂的本性。

人們,環顧四周。你能夠老老實實指出現代人中的婚姻,甚至只有一個,你可以真實地說:“在那個婚姻中,男人是當家”嗎?你能否宣布自己的婚姻你是那個男人真正的當家嗎?現實一點!現在,半開玩笑地,即使不是這樣,妻子被稱為“更好的伴侶”或“做主。”

男人有時候會認為他們在家裡做重大的決定,但他們真的有這麼做嗎?確實,許多人甚至不再這麼認為。但是,如果他們這樣認為,他們是否被允許這樣做,由他們的配偶監督管理,無論是顯而易見的還是不易察覺的?想一想。如果妻子不做決定,例如當一個男人在工作時必須沒有妻子時,這是權威問題還是環境和方便問題?可能是妻子不能每時每刻做所有事情,或者僅僅是因為她不感興趣?但是讓她變得感興趣,讓她意識到她受到這些決定的影響,讓她意識到她有選擇,特別是那些比她更好的選擇,然後看看誰掌管一切。

社會,無論是“世俗的”還是“宗教的”或“基督的”,經常都把一個傑出人物的妻子稱為“幕後的實權人物。”多麼真實!丈夫一直是美國的總統,但是希拉里克林頓,南希里根,芭芭拉布什,貝蒂福特和羅莎琳卡特斯都是統治者。美國人通常在妻子的影響下投票支持這名男子,每次都讓女人擔任總統。儘管羅馬天主教會腐敗,但在其神職人員的獨身政策和實行中,羅馬天主教會是否仍然有合理的、精神原則的殘餘,無論多麼扭曲?

我不能想到一個婚姻,其中我可以辨識出是個例外。

你經常聽到這樣的說法,“她掌權當家”?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那些沒有意識到同樣的真理適用於他們的人所說的話。二十五年來,我沒有意識到我就是其中之一。

那些自稱重生的基督徒不經常說這些話。為什麼呢?因為他們通常知道根據經文,作妻子要順服自己丈夫的命令。因此,根據這個勸告和律法,作妻子試圖順服自己的丈夫而作丈夫試圖愛自己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

事實是,雙方都慘敗了。他們可能在表面上看來是成功,但實際上他們是失敗。為什麼?因為男人信任他們的妻子超過上帝,並依賴他們而不是上帝,無論他們奉上帝的名義。上帝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現在承認並通過上帝的恩典向你們宣告,因為上帝賜給我這樣做。現在你需要認出、承認、認罪和悔改。是時候了。

許多婚姻似乎讓我出洋相或變成騙子。毫無疑問,在許多人看來,我自己過去的婚姻狀態是這樣。他們看起來似乎是這樣,不過經過仔細和更深入的觀察,誠實的考慮,你會發現我說的是真話。我也不相信我以自己的婚姻去判斷別人,以免任何人這麼想。我不能想到一個婚姻,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無論是我自己、朋友、鄰居、親人、父母、基督徒家庭還是其他,其中我認為今天寫在這裡的例外。我通過上帝的啟示說話,希望通過祂的恩典,讀者會知道我所說的以便被解放; 男人或女人…而且必須從男人開始。

許多“基督”婚姻顧問聲稱他們有個和諧的婚姻並擁有上帝規定的秩序。他們認為丈夫確實體諒妻子作為比較軟弱的器皿,為她捨己,然後妻子真正服從丈夫表現出感激之情。因此他們相信他們有資格成為其他夫妻的榜樣和導師。實際是相反的。無論是對還是錯,看到婚姻輔導夫婦在教導時,一直以來是一個小小的娛樂來源,看到女人說所有的話,而當男人說話,顯然他說的是“政治正確的話”,尋求她持贊成的態度。妻子仍在“套下關係”。

最佳範例,婚姻是“有限合作關係”,許多“基督”夫婦自豪地宣布,好像這是一種神聖的美德。但告訴我,經上哪裡甚至表明婚姻是一種合作關係,丈夫和妻子在平等的基礎上實行?答案很簡單,“無處”。

雖然它確實說上帝讓女人成為幫手,但它並不以任何方式暗示她應該是一個平等的伴侶,就像學生不與他的老師相等一樣。也沒有說丈夫被創造成女人的幫手,並不是說他不應該愛她並在需要時幫助她。

在祂安排事情的權威和地位方面,沒有人是相等的。

人們將他們的婚姻視為平等的合作關係這一事實表明,妻子已經統治了丈夫。從何時起要做出這樣的讓步呢?獲得這樣的權力表明了權力屬於誰。如果妻子沒有憑自己的力量獲得這樣的權利,那麼丈夫已經放棄了自己的地位,在上帝之下沒有權利從一開始給予她平等的地位。然而,亞當的罪在他的血管中循環,他別無選擇; 這種關係是一個自然問題。

你可能會問:“你敢說女人不與男人相等嗎?這不是“帶有性別歧視的”,甚至敵基督教嗎?使徒保羅不是說在基督裡不再分或男或女?耶穌沒有將女人從男性統治中解放出來嗎?”

我回答說:“就人格和個人價值而言,上帝決定祂偏袒什麼人和祂不偏袒什麼人; 然而,就人他們自己而言,並不分猶太人或希臘人,作奴僕的或自由人,統治者或被統治,富有或貧窮,明智的或單純的,皇室成員或平民,​​黑種人或白種人,男的或女的,已婚或單身,少年或年老,軟弱的或強壯的,上帝是不偏待人的。在祂安排事情的權威和地位方面,沒有人是相等的。”

考慮一下:根據經上所宣稱,上帝按照祂的旨意立王、廢王。加拿大總理,那個上帝激起的人,豈不是擁有許多人沒有的權力和特權嗎?當然。這個原則適用於我們存在的所有領域。企業管理者是否擁有員工所沒有的權力和特權?當然。(員工豈不是擁有企業主/雇主沒有的好處和特權嗎?) 難道四分衛和教練沒有因為他們的地位獲得權威和權力尊重嗎?是。因此,在地位、身分、特權和權力方面,及其收入和利益 (或責任) 等後果而言,根本就沒有平等。

權威不是性別的問題,而是由上帝決定的身分或地位。

婚姻也一樣。同一個人說,在基督裡不分希臘人或猶太人,也說猶太人有很多優勢 (羅馬書3:1-2)。因此,在基督裡,沒有價值差別,但猶太人有優勢; 各種各樣的不平等。

同一個人說,在基督裡不分作奴僕的或自由人,也說:“你們做奴僕的,要懷著敬畏和戰兢,以忠實的心順從自己在世上的主人,就像聽從基督一樣…”。

同一個人說,在基督裡不分男的或女的,也說:“作妻子的,你們要順服自己的丈夫” (以弗所書 5:22, 歌羅西書 3:18)。

權威不是性別的問題,而是由上帝決定的身分或地位。因此,當保羅說在基督裡不分男的或女的,作奴僕的或自由人,希臘人或猶太人時,保羅並不是指權威地位。只有那些行在罪孽路徑上的人才會選擇這樣想法,堅持要有自己的作法而不了解真理。

保羅也不是在說女人一般都不會對男人有權威。毫無疑問,有男性僕人的女性主人,因此這些女人有責任指導他們。

祂決定全男性使徒並任命男性領導人在祂的教會。

因此,如果我說經上宣稱作妻子要聽從並服從自己的丈夫,我是帶有性別歧視,那就是基於性別的區別對待嗎?不,我只不過說出上帝在經上所命定和讓我們知道的事,那些自稱信仰基督的人正確地稱之為最終權威。

因此,這個男女權威地位也不是敵基督。如果上帝沒有權利去決定和安排祂所創造的,誰有?祂叛逆的生物?那些無知的人?我們想要救恩與和平,還是毀滅和折磨?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決定。任何一種決定都不會逃避賞賜或後果,我們不止於此可以遠離上帝。

耶穌是否將女人從不正當的男性統治中解放出來?是的,祂做到。祂賜祂的靈給女人和男人,在天上永恆的繼業。並且考慮到祂這樣做,祂激勵使徒保羅教導上述事情。祂還決定全男性使徒並激勵他​​們任命男性領導人在祂的教會,祂的身體。

當我同意有男性統治時,我是否自相矛盾?野蠻的,男人盡可能地對女人施加權力,即使強壯的動物可能會轉向反戰他們的管理人,但由於筆字比刀劍更強大,所以精神比肉體更強大,而女人有能力不以身體力量而是精神來統治。

考慮參孫,他不僅相信還有超自然力量和上帝的恩膏,而大利拉,一個不信的女人,注定通過她,上帝會賜下祂的審判,以及參孫。在不服從上帝的情況下,參孫失去了對她的權力和權威。

眼淚、柔和的聲音、溫柔、親吻、芳香、美貌、智慧、說服力、堅持不懈、虛弱和無助、性誘惑、靈感、食物 (據說,“要想獲得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激情都是女人強大的武器,制服一個男人的意志,以滿足她的慾望和目的。

參孫,有史以來最強壯的男人,屈服於這種力量; 所羅門,有史以來最明智的人,不服從上帝,祂警告以色列不要娶不信的妻子,以免他們轉向偶像崇拜。他娶了許多妻子,然後藉著撒但的力量,轉變他去敬拜她們的神明。最明智的人成為最愚蠢的傻瓜,易受愚蠢的女人擺布。

為什麼洪水臨到地上?難道不是因為有一種可惡的本性相混,一個混合,神的兒子和人的女子的結合 (靈性與肉體)?為什麼他們娶她們為妻並違背上帝?因為即使在那時,女人也擁有來自蛇,這世界的王的力量。動機是什麼?正如經上所記:“神的兒子們看見人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 (創世記6:2)。身體美麗勝過神聖的堅貞,克服了靈性上的純潔。

女王是強大的,在此過程中保護國王。

聖經提到雅各是一個被拉結利用的棋子。利亞希望雅各與她同寢,所以拉結為曼陀羅草 (或譯「愛情花」,有人說用來引起性慾和女性生育的麻醉植物) 和她討價還價,之後雅各與利亞同寢 (創世紀30:14-16)。

談到棋子!對於所有熟悉西洋棋的人注意,雖然國王每次只能移動一空格,但女王可以隨心所欲地移動許多空格。女王是強大的,在此過程中保護國王。所以它一直在這世界上是這樣,而在設計象棋遊戲時,有人有足夠的智慧去理解它。

既然經上說在基督裡不分男的或女的。在基督之外呢?難道我們應該說只有在基督裡,而不是在肉體或世上,才有男女相等嗎?顯然,保羅在談論信徒在基督裡的承業,這是世界所不知道的。在基督裡,我們都是繼承人,就得分享神的本性,無論男女。在基督之外,無論我們是男的還是女的,我們都沒有在祂的本性上有份。

還有,你有沒有注意到,雖然耶穌有呼籲男人捨棄妻子,但我們卻找不到任何呼籲妻子要捨棄丈夫的經文?這有兩個原因:

  1. 耶穌呼召男人而不是女成為教會牧師。就在這一天也是這樣。因此,如果他們已婚或者打算結婚但被上帝呼召侍奉祂,他們必須準備好捨棄他們的妻子,而不僅僅他們,而所有的人和東西。
  2. 正如已經宣布的那樣,男人不僅僅需要捨棄妻子從某種意義上需要放棄所有的人和東西; 他們需要轉身,從一個頭轉向另一個頭,他們合法的頭; 他們被召喚棄對妻子的服從和效忠,從他們妻子那里以意見一致或確認的名義尋求上帝的旨意和聲音,到直接尋求上帝,祂的旨意,祂的聲音,這最初是由祂決定這樣並發生在一開始的 (創世記2:16)。他們被召喚悔改,因為放棄了他們的責任以及他們對上帝應負的直接責任。他們被呼籲回到他們應有的定位,為祂的緣故、福音和他們的妻子捨命,以實現一切正義。

因此,不僅是那些被召喚事奉的男人必要捨棄他的妻子,而是呼籲每個人在末後的日子恢復至與上帝的合法關係。亞當沒有“事工”,但這並沒有給他跟隨妻子的權利,服從她而不是上帝。他犯了罪。今天,我呼籲“亞當”悔改並恢復到他的合法頭(主)和他應有的頭(領導)權。現在就是那一天。

這是幾千年來形成的事件序列,並且還在形成:

  1. 上帝並且宣告祂對祂的創造的權威,男人。
  2. 夏娃受騙和墮落了。
  3. 亞當跟隨夏娃墜落了。

(這些事件發生在大約六千年前,從此以後一直持續)。

  1. 耶穌基督介入,捨棄祂的生命作為完美的獻祭,將人從這個世界中拯救出來,脫離罪惡的力量和來自這世界王子的蛇的能力,而蛇是從女人那裡篡奪了這種力量。

(這個事件發生在大約兩千年前,從此以後一直持續)。

  1. 亞當(男人)興起,由基督為他捨命,而恢復了。男人捨棄他的妻子,恢復至上帝,並且這樣做,以順從捨棄自己的生命,從而擺脫這世界的王子的束縛,由女人。
  2. 夏娃恢復了,通過她服從他,捨棄自己的生命的那個男人。
  3. 上帝並且被榮耀為萬有之主。

我們現在處於第五和後續階段。這是主的日子。這是亞當興起的表現日子,他悔改假神(他的妻子),以及恢復到他合法的地位作為女人的頭,即使基督是男人的頭,而上帝是基督的頭。

這天是男人從篡奪的蛇中恢復權威,並恢復他原本的地位,作為上帝所造的主人。這是上帝在萬有之上的日子。這是人子降臨的日子,祂的徵兆是捨棄生命。

是的,在亞當的第二十代,我們有記載撒拉稱亞伯拉罕為“主” (彼得前書3:6)。但是我們也有記載撒拉說服亞伯拉罕與埃及女僕的夏甲同寢,以從她得孩子。他這樣做了,生了以實瑪利,現今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的父。直到今日,我們還有許多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有著致命的敵意,以撒的種子。(以撒是上帝應許亞伯拉罕和撒拉的神蹟兒子。) 撒拉認為他們需要以某種方式幫助上帝實現祂的應許,看到他們似乎不能生殖。撒拉的不信和她對丈夫的指揮導致將來嚴重的後果,儘管所有這些事情並非毫無目的。

正在下一代,利百加勸告她的兒子雅各撒謊並欺騙自己的父親,她的丈夫。女人對丈夫的統治也表明,當拉結想要有利亞的曼陀羅草時,她就容許利亞與雅各同寢一晚。女人有過的力量!一切都在上帝的主權之下,祂按著自己旨意的計劃來運作萬事,無論善惡。這些事都是上帝所預定的。

使徒不是捨棄他們的妻子嗎?

儘管以利亞藉著上帝的力量殺死了他那個時代的宗教精英,但他很快就自己在逃命。那個追殺他是耶洗別,是以色列王亞哈的妻子。耶洗別也影響了她的丈夫亞哈殺害拿伯並霸佔了他的土地 (列王紀上 21-16)。她統治了她的丈夫,並做了許多邪惡的事情,直到最後,靠近她的盡頭,她試圖用她女性的權力施加在王位的繼承人耶戶身上,但卻失敗了。耶戶熱愛耶和華,並沒有屈服 (列王紀下9:30-33)。

在啟示錄中,一個耶洗別的類型被描述為困擾其中一個教會,教導和引誘主的僕人行淫亂,吃祭過偶像的食物和與她犯姦淫 (啟示錄2:20-22)。

對於一個猶大王,約沙法的兒子約蘭,經上有記載:“他行以色列諸王的道,正如亞哈家所行的,因他娶了亞哈的女兒為妻,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列王紀下 8:18)。

我不是與聖經的見證相矛盾嗎?例如,使徒們不是捨棄了他們的妻子嗎?顯然,聖經宣稱他們確實有這樣做 (馬太福音19:27)。那麼如何說,從一開始,丈夫就一直服從妻子呢?

當耶穌在世上時,祂對祂的門徒說祂已經勝過了這世界 (約翰福音16:33)。一切都已經完成了,是的,但工作才剛剛開始。所以婚姻關係也一樣。上帝各處的工作在歷史上,有高峰,例外,反向,以及進步和倒退的例子。但是今日,我向你們宣布,這是高潮的時間,即“萬物復興的時候” (使徒行傳3:21)。

只有邪惡的女人而沒有邪惡的男人嗎?當然不是。雖然夏娃受騙了,但亞當卻犯罪了。該隱殺害了亞伯; 掃羅王不聽從; 大衛犯了他自己的錯而不是拔示巴,所羅門因為娶了異教女人而被上帝追究責任…聖經充滿了有關男人犯罪的記載,有還是沒有女人的影響。甚至亞伯拉罕,我們的信仰之父,也為了保護自己的生命而害怕地採取了對他妻子不利的行動。

這兩個女人的敘述象徵著今日正在發生的事情。

沒有忠實和聖潔的女人嗎?有很多。儘管前面提到的人的弱點,我們確認撒拉是信仰的女兒,虔誠,正如利百加和利亞一樣; 喇合 (曾是妓女); 亞比該 (和“彼列的兒子”結婚 — 按照今日的說法,“絕對的混蛋”); 底波拉是以色列唯一的女士師,忠於她的召喚; 以斯帖將猶太人從哈曼的惡謀中救了出來; 路得,波阿斯的妻子; 雅爾殺死了以色列的敵人西西拉; 哈拿,先知撒母耳的母親; 伊利莎白,她生下了施洗約翰;  瑪利被上帝召喚而是和忠實的,她生下竟然是以色列的彌賽亞,全人類的救主。我們還有抹大拉的瑪利亞、馬大和馬利亞,福音書中突出提到的三位女人; 非比、呂底亞和其他人。

但是現在請閱讀以斯帖記,第一章和第二章,然後本書的其餘部分的要故事,讓我們研究兩個女人。這兩個女人的敘述象徵著今日正在發生的事情,在這主的大日子。

如果你翻到以斯帖記,你會看到一個造反,至少是難對付的女人,瓦實提,亞哈隨魯王的妻子。當他要求她作為妻子到他面前,在為自己的城堡中大設筵宴時,她不遵命赴筵。

為什麼瓦實提拒絕了她的丈夫,帝國之王?它沒有說。它確實說亞哈隨魯王希望各民族和官員觀看她的美貌,“因為她容貌美麗。”也許她不想在公眾場合露面; 也許她很害羞; 也許是她的月經期!誰知道?我知道,如果她尊重她的頭(首領),她可能會向他解釋一些事情,或者請求諒解,引用一些合理的理由,如果有的話。但在這裡除了她自己意志之外,沒有其他任何表明。結果王把她王后的位分賜給另一位比她好的人。

那個另外的女人是以斯帖。與難以控制的瓦實提形成鮮明的對照,她是一個“可真另外”。以斯帖向國王致敬; 她尊重他的為人,他的地位。是出於恐懼嗎?或許,在某種程度上,但我相信,是出於謙虛和敬虔的尊重對亞哈隨魯王的敬畏,而不是多於恐懼。我相信這是她的品格和尊重,而不僅僅是她的身體美麗蒙了王的寵愛。

雙方一直在尋找對方而不是上帝。

瓦實提不尊重丈夫或權威; 以斯帖害怕並尊敬她的丈夫和君王; 瓦實提不在乎國度的和平和良好的榜樣; 她為自己保留了自己的生命; 以斯帖為了別人捨棄了自己,為了她的國家,為了上帝。

在這個歷史記載和寓言中,上帝為我們的榜樣所確定,一個舊的和新的形象; 對於到目前為止發生的事情以及現在將要發生的事情; 關於至今妻子的樣子以及他們現在將成為什麼樣子。

瓦實提代表那自私、叛逆、頑固、不尊敬的心靈的罪人,那個堅持自己的方式的屬魂本性,人選擇獨立於上帝。以斯帖象徵那個憂傷的靈,那對上帝是積蓄寶物的,全心全意在謙卑和順服中說:“祢的旨意在地上,而不是我的意志。”在以斯帖被證明是人子降臨(光臨、揭開,顯現)的徵兆,捨棄自己的生命。

本文的重點是宣佈到現在為止,男人與上帝沒有正確關係的啟示,而女人與丈夫沒有正確的關係。女人一直掌握權力,現在上帝要將一切事物與祂自己和解,並按順序設置它們。

現在我們來討論一下,在開始的時候,男人似乎比女人 (那些記載在歷史上的人 — 亞伯拉罕比撒拉,雅各比利亞) 的壽命更長,今天女人的預期壽命比男人更長?為什麼是這樣?可能是這樣,與女權主義文學相反,男人一直是那個被屈服的人,而不是女人,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更是如此?

如果不被屈服,至少對一個沒有條理的婚姻關係感到煩惱和沮喪,即使上帝因同樣的原因而對男人感到沮喪,男人向他的妻子尋求指導、安慰和滿足,而不是向上帝尋求同樣的?

女人希望在丈夫身上能夠實現她們的夢想和抱負,強迫、咄咄逼人的、操縱、鼓舞人心的,只會失敗,並對他們感到不滿和沮喪。雙方一直在尋找對方而不是上帝,而只有祂才能真正解決和實現所有。

男人和女人不應該是分裂,而是相一致。

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在惡化,現在我們在過去的一兩個世紀中,女權主義在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地增強 (女權主義者寧願讓我使用“人”或“人格”或“女人”這個詞)。

女權主義有有什麼不對?一切。在男人的支持下稱之為女人的最後一班崗。這是對上帝所決定的秩序的反叛。女人不應該被高舉,男人也不應該被高舉。任何與對方一較高下都是惡魔般的,無論是女權主義,“男權主義”還是其他的。

男人和女人不應該是分裂,而是相一致。在上帝的創造中,有許多雙重性的地方。我認為其中一些是:

男人和上帝//魂和靈//妻子和丈夫

由於男人還沒有按照應有的秩序服從上帝的權威,所以妻子也沒有被服從丈夫,魂也沒有被服從靈,因為在領導上,魂依舊超越了靈的地位。

我們一直在吃知善惡之樹的果子,而不是靠生命樹為生; 我們,作為“在主耶穌基督重生的信徒”,一直都在做自己的事; 我們都按“第一個人亞當改為基督徒的方式”而行,那屬血氣的人。事實上,它預期是這樣的…直到現在。

這是神的眾子顯出來的一天; 這是“第一個基督徒”離去的那一天,那個罪人,那個虔誠的亞當本性,為主耶穌基督的這些軟弱器皿中顯現(降臨)祂的大能和榮耀讓路。

每個人的魂終將建立在合法的地位,完全服從他們的靈,因為他們的靈服從上帝的靈。人的靈終將建立在他原舊合法的狀態和地位,與妻子(魂)團結,和兩個完全服從上帝,與上帝和諧一致。妻子將最終建立在聖潔、屬靈的婚姻中,完全服從她們的丈夫,直到男人將成為在萬物之中,在萬物之上。即使上帝將成為在萬物之中,在萬物之上,祂完成了以祂的形像造人的大工作:

哥林多前書 15:22-28
(22) 在亞當裏眾人都死了;同樣,在基督裏眾人也都要復活。
(23) 但各人是按着自己的次序復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然後在祂來的時候,是那些屬於基督的。
(24) 再後,終結到了,那時基督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權能的都毀滅了,就把國交給父神。
(25) 因為基督必須掌權,等神把一切仇敵都放在祂的下。
(26) 祂要毀滅的最後仇敵就是死亡。
(27) 因為經上:「神使萬物都服在祂的下。」既然萬物都服了祂,那使萬物屈服的,很明顯地是不在其了。
(28) 既然萬物服了祂,那時,子也要自己順服那叫萬物服祂的,好使 神在萬物之中,在萬物之上。

這將是最後、明顯的消滅蛇對上帝的創造的力量和影響,而且上帝的榮耀從未像現在一樣顯露出來。多麼美好的一天!新天新地的新一天,並揭示上帝為祂的兒女所預備的,那以祂的本質和形像造出來的兒女。不是質劣價廉的,而是最好的東西!

維克多‧哈維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