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第三聖殿:實體的或靈性的?

Chinese – EnglishSpanish

“其實至高者並不住人手所造的就如先知所言主說天是我的寶座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怎樣的殿哪裏是我安歇的地方呢這一切不都是我手所造的嗎』” (使徒行傳 7:48-50)

上帝是否命定在聖殿山上應該有第三座聖殿,所羅門聖殿曾經建立在那裡,而穆斯林圓頂清真寺 (奧馬爾清真寺) 和阿克薩清真寺現在在耶路撒冷都是最顯著的建築物?那個地方應該有一個實體第三猶太聖殿嗎?重建的聖殿如何與上帝在公元七十年廢除了地上聖殿的信念符合,看到基督完成了所有的事情?

在祂被釘十字架上,至聖所的幔子從上到下裂成兩半。根據新約聖經,耶穌的死和復活成全了以色列過去的十五個世紀由利未祭司所執行的儀式祭祀和莊嚴的節日。這些祭祀和節日指向為以色列和世界的罪孽獻上神的羔羊。還有什麼需要重建聖殿,與祭司和獻祭?這不是對上帝的侮辱嗎?

基督在地上的日子過去四十年後,上帝的震怒完全傾倒在以色列,因為他轉離了祂到其它的神明。羅馬來到並摧毀了一切——聖殿、城市和國家。這是耶穌和以色列先知幾百年,甚至在祂之前的幾千年預言的。

但在這世紀,國家和城市已經恢復了給猶太人。 在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聯合國以多數票通過了為猶太人建立以色列原始民族的一部分,並在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以色列獲得了新生。經過一千九百年被趕散到地極四方,以色列人已經回到自己的土地上了。

耶路撒冷的以色列王位在經上被稱為大衛的王位。經文宣告耶穌基督會再來,不是作為罪的一個獻祭的羔羊,而是作為一個猶大支派的獅子,坐在大衛的的王位上。現代以色列第一任總理的名字是大衛·本古里安。本古里安的意思是“獅子之子”。

我並不是說本古里安是彌賽亞耶穌 (他不是),但我認為上帝不會不在歷史事件上留下祂的印記,以便讓人類明白祂掌控一切事物,無論大小。

我一直在閱讀施米特(Schmitt)和蘭伊(Laney)的《彌賽亞即將到來的聖殿:以西結書的未來聖殿預言異象 (Messiah’s Coming Temple: Ezekiel’s Prophetic Vision of the Future Temple)》。這本書宣稱聖殿即將重建。據報導,所有用於施工的材料都準備好,並且將進行儀式的人都安排好。更具體地說,作者認為它將是以西結的異象中所描述的聖殿,與前第一和第二聖殿有著截然不同的特徵,而且至今仍然沒有存在過。

怎麽回事?不是重生的信徒在基督裡是那個新而永久,不是人手所造的永生神的殿嗎?難道他們不是祂的身體,祂的教會,祂的會衆,取代已經廢除的舊的,為了實現真實和永久的,由天上決定的?約翰有記載一件耶穌與猶太人之間的事:

“祂的門徒就想起經上記着:「我為祢的殿心裏焦急,如同火燒。」因此猶太人問祂:「你能顯甚麼神蹟給我們看,表明你可以做這些事呢?」耶穌回答他們說:「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把它重建。」猶太人說:「這殿造了四十六年,你三日內就能重建嗎?」但耶穌所說的殿是指祂的身體” (約翰福音 2:17-21)。

他們殺死了耶穌,在三天之內,祂將祂自己從死裡復活,正如祂藉著父的靈所預言的那樣。但是現在有一個屬靈的基督身體,由信祂的人組成的,新約聖經教導的是神的殿。

“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來往;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哥林多後書 6:16)。

以弗所書 2:19-22
(19) 由此可見,你們不再是外人,或寄居的;你們是聖徒的同國之民,是神家裡的人,
(20) 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
(21) 在基督耶穌裡,全部建築互相連接,漸漸成為在主裡的聖殿;
(22) 在祂裡面,你們也一同被建造,藉著聖靈成為神居住的地方。

“你們來到那活石面前——祂雖然被人棄絕,卻是神所揀選、所珍貴的——你們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一座屬靈的殿宇,進入聖潔的祭司體系,好藉著耶穌基督獻上蒙神悅納的屬靈祭物” (彼得前書 2:4-5)。

我們能否將以西結對聖殿的異象與今日聖徒經歷的屬靈現實相協調?雖然施米特、蘭伊和其他許多人都希望以西結的聖殿建在奧馬爾清真寺所在的舊地上,但他們還表達他們所認為的以西結聖殿異象的實現的屬靈現實。那將是哪個——物理聖殿,屬靈現實,或兩者?

以西結對聖殿的描述包含了幾個與所羅門的聖殿建造相比的新特徵遺漏。這些特徵並沒有在第二聖殿中,當以色列從巴比倫被擄回歸時,它取代了所羅門聖殿。當希律王把第二聖殿翻修並改變幾個世紀之後,這些特徵就不存在了,那是在基督成立祂事工之前的時候。

施米特和蘭伊提出了重大改變的意義,我們下文列出那些我們同意的,以及進一步的想法、啟示和經文。當你讀到這個時,考慮一下:主是在說地上的實體第三聖殿,還是祂在提供一個神的殿的代表,其中所有那些重生的人全體的和個人的都是?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是以耶穌基督的形象被造出來的,那麼每個人都是神的殿就像祂一樣,具有以西結形容聖殿所有的在內靈性特徵。與此同時,我們共同組成基督的身體,會衆,屬靈的神的聖殿。

以下是以西結聖殿的一些挺有意思的特徵,代表了十字架的完成工作。獨特地缺少了所羅門聖殿的幾個物品:

中間的牆

基督就是我們的和平:祂使雙方合而為一,拆毀了隔在中間的牆….” (以弗所書 2:14)

曾經是有聖殿外院和內院之間的隔牆,在以西結是沒有記載的。外邦人和猶太人不再分開了。我們知道上帝打算將外邦人帶入祂的王國。

以賽亞書 56:6-8
(6) 「那些與主聯合,事奉祂,愛祂名,作祂僕人的外邦人,凡謹守安息日不予干犯,又持守我約的人,
(7) 我必領他們到我的聖山,使他們在我的禱告的殿中喜樂。他們的燔祭和祭物,在我壇上必蒙悅納,因我的殿必稱為萬民禱告的殿。
(8) 我還要召集更多的人歸併到這些被召集的人中。這是召集被趕散的以色列人的主神說的。」

羅馬書 15:8-12
(8) 我是說:基督為了神的真理,已成為受割禮之人的僕人,為要證實對祖先的各樣應許,
(9) 並且使外邦人因著所蒙的憐憫而榮耀神,正如經上所記:「因此,我要在外邦中稱頌祢,歌頌祢的名。」
(10) 又說:「外邦人哪,你們要與主的子民一同歡樂。」
(11) 又說:「列邦啊,你們要讚美主!萬民哪,你們都要頌讚祂!」
(12) 又有以賽亞說:「將來有耶西的根,就是那興起來要治理列邦的;外邦人要仰望祂。」

在我們之內,感謝耶穌基督願意流血的獻祭和祂信心的恩賜,在信徒裡面,魂(外邦人)和靈(猶太人)不再分開了。隔牆在很多裡面已經被廢除了,並且兩者和解了。在適當的時候,這種和解將在世界上顯現出來。

為婦女設的院

實際上,你們所有受洗歸入基督的,就穿上了基督,其中沒有猶太人或希臘人,沒有為奴的或自由的,沒有男的或女的,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合而為一了。而且,如果你們屬於基督,你們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照著應許的繼承人” (加拉太書 3:27-29)

在所羅門的聖殿,有一個朝向獻祭壇的男人內院,和在牆的另一邊為女人設的院。在以西結的異像,不再有男女隔離牆。

在基督裡,既沒有男的也沒有女的。

“其實這是先知約珥所說的:『神說,在末後的那些日子裡將是這樣:我要把我的靈傾注在所有人身上,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年輕人要見異象,你們的老年人要做異夢。是的,在那些日子裡,我也要將我的靈傾注在我的奴僕和婢女們身上,他們就要說預言』” (使徒行傳 2:16-18)。

“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要幫助這兩個女人,因為她們在福音上曾與我、革利免和我其餘的同工一同勞苦,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 (腓立比書 4:3)。

然後再次,在信徒裡面,女人代表魂而男人代表靈。這兩個藉著基督的血而一致。

洗盆

你們有些人過去是這樣,但是藉著主耶穌基督的名,藉著我們神的靈,你們已經被洗淨了,被分別為聖了,被稱為義了” (哥林多前書 6:11)

在以西結的聖殿,沒有提到內院的銅盆(銅洗濯盆),這表明不再需要它了。那些屬於基督的人被祂的血和祂的道洗淨了。

以西結書 36:24-27
(24) 我必從列國中領你們出來,從萬邦中聚集你們,把你們帶回故土。
(25) 我必用潔淨的水灑在你們身上,你們就潔淨了;我必潔淨你們的一切污穢,使你們遠離所有可憎的像。
(26) 我必把新心賜給你們,把新靈放在你們裡面;我必從你們的肉體中除去石心,把肉心賜給你們。
(27) 我必把我的靈放在你們裡面,使你們遵行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

“然而,到了神我們的救主顯明祂的恩慈和憐愛的時候,祂就救了我們,並不是由於我們所行的義,而是照著祂的憐憫,藉著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聖靈就是神藉著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豐豐富富澆灌在我們身上的,使我們既然因著祂的恩典得稱為義,就可以憑著永生的盼望成為後嗣” (提多書 3:4-7)。

希伯來書 10:19-22
(19) 所以,弟兄們!我們憑著耶穌的血,可以坦然無懼地進入至聖所。
(20) 這進入的路,是祂給我們開闢的,是一條通過幔子、又新又活的路,這幔子就是祂的身體。
(21) 我們既然有一位偉大的祭司治理神的家,
(22) 我們良心的邪惡既然被灑淨,身體也用清水洗淨了,那麼,我們就應該懷著真誠的心和完備的信,進到神面前。

耶穌對祂的門徒說,“現在你們因著我對你們所講的道,已經乾淨了” (約翰福音 15:3)。

在裡面已被洗淨時,還需要什麼象徵性的清洗?這適用於個人和基督的身體。

金燈檯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就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人,絕不會在黑暗裡行走,卻要得到生命的光。」(約翰福音 8:12)

儘管以西結對聖殿的異像中包含了許多細節,但他沒有提到在前殿的聖所內一個非常重要的設備——金燈檯,代表那個世界之光,耶穌基督。

耶穌來使我們的眼睛健全或單一的,對祂專心的:“眼睛是身體的燈,所以,如果你的眼睛健全,你的全身就光明;如果你的眼睛汙濁[邪惡],你的全身就黑暗。因此,光如果在你裡面成了黑暗,那是多麼大的黑暗!” (馬太福音 6:22-23)

耶穌是消除黑暗的方法:“萬有是藉著祂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祂造的。在祂裡面有生命,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約翰福音 1:3-4)。

“他們將要看到祂的面容,而祂的名字將要寫在他們的額上。那裡不會有黑夜,他們不需要燈光或日光,因為主、神將照亮他們。他們將做王,直到永永遠遠” (啟示錄 22:4-5)。

在基督裡,作為祂的弟兄,上帝所生的,我們成為光之子,所以我們在聖所內不需要任何燈臺,因為祂是我們的金燈臺。

這些都是施米特和蘭伊與我們分享以西結聖殿的奇妙啟示,不是嗎?

陳設餅的桌子

耶穌說:「要知道,神的糧就是從天上降下來、賜生命給世人的那一位。」他們就對耶穌說:「主啊,請祢時常把這糧賜給我們!」耶穌對他們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人,絕不飢餓;信我的人,永不乾渴。」(約翰福音 6:33-35)

在之前的聖殿,每逢安息日,祭司準備了十二個餅,並將它們放在聖所內的纯金桌子上。這表明上帝是以色列生命糧食,是天上的。以西結聖殿的異象並未提及陳設餅的桌子。

施米特說:“在彌賽亞未來的聖殿中不需要一張陳設餅的桌子,因為耶穌祂自己會在那裡牧養和餵養祂的子民。

我說他是對是錯 — 對是因為不需要像徵或影子,但錯誤是因為聖殿不是未來; 這是現在的屬靈現實,耶穌在這裡,現在都在牧養和餵養祂的子民,祂身上的肢體,聖殿。

早在一九八二年,瑪麗蓮和我告訴宣道會一對夫婦拉茲洛夫,我們多年沒有返教會 (自一九七五年以來)。拉茲洛夫太太對此感到吃驚,問說:“那麼,你們在哪里或如何得到餵呢?”

我的直接回答是,“牧羊餵我們!”

祂如何餵養我們?祂是生命的糧,我們是祂的殿。我們有陳設餅的桌子在我們裡面; 祂是該餅在我們裡面。我們並不飢餓,而是飽滿。

畢竟,祂應許過,“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馬太福音 5:6)。

我們不需要“教堂建築”或殿宇。

約翰福音 6:54-58
(54) 吃我肉、喝我血的,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使他復活;
(55) 因為我的肉是真正的食物,我的血是真正的飲料。
(56) 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住在我裡面,我也住在他裡面。
(57) 正如永活的父差遣了我,我也因父活著;照樣,吃我肉的人也必因我而活。
(58) 這就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物,不像嗎哪,你們的祖宗吃過,還是死了;吃這食物的,必活到永遠。

金香壇

“因此,那些靠著祂進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為祂長遠活著,為他們代求” (希伯來書 7:25)

就像金燈檯一樣,以西結聖殿中的聖所也缺少香壇。為什麼?

我們知道每天早上和晚上獻香為祭,代表禱告:

“祂一接到書卷,四個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他們各拿著一把豎琴和盛滿香的金碗;這些香就是聖徒們的禱告” (啟示錄 5:8)。

“隨後,另一位天使來了,拿著金香爐,站在祭壇旁邊。他被賜予了很多香,要和所有聖徒的禱告一起獻在寶座前的金祭壇上。那香的煙和聖徒們的禱告,從天使的手中升到神的面前” (啟示錄 8:3-4)。

更具體地說,香代表了代求,因為祭司是以色列子民的中保。他們的工作是獻祭並為以色列祈禱。但是他們這樣只是暫時代表了將要來唯一的那個,完全的祭司和上帝與人之間唯一的中保。我們的大祭司耶穌基督一直活著為我們代求,為我們一勞永逸地將祂自己獻上給父。

在於祂,聖徒充當祭司,作為上帝對世界的使者:

“你們要歸我做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 (出埃及記 19:6)。

“又使我們成為國度,做祂父神的祭司。願榮耀和權能都歸於祂,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啟示錄 1:6)

施米特和蘭伊總結說:“在彌賽亞王國裡,聖殿裡不需要香壇,因為彌賽亞親自將出現在耶路撒冷,並且可以聽到祂子民的祈求。在以西結未來的聖殿裡,耶穌祂自己取代了香壇。

實際上,耶穌基督是在這裡,並通過在祂裡面的新生和成熟,在聖徒的心中建立了祂自己。我們現在已經來到了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永生神的城、錫安山 (希伯來書12:22),我們是神的殿,在我們裡面祂的禱告發出去:

“照樣,聖靈也在我們的軟弱上幫助我們。原來我們不曉得應當怎樣禱告,但聖靈親自用不可言喻的歎息,替我們祈求。那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心意,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 (羅馬書 8:26-27)。

以西結的預言,“這城的名字必稱為「主的所在”( 以西結書 48:35)。

這預言已經發生在基督裡。“所在”是一個屬靈的地方,天上的耶路撒冷來到一個人的裡面,通過祂的獻祭死亡和死裡復活使這個成為可能的。

“耶穌說:婦人,你當相信我,時候就要到了!那時你們敬拜父,既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 然而,時候就要到了,現在就是了!那時真正敬拜的人,要在靈裡和真理中敬拜父,因為父就是想要這樣的人來敬拜祂” (約翰福音 4:21,23)。

幔子

“我們既然有一位偉大的、經過了眾天的大祭司,就是神的兒子耶穌,就應該堅持所宣認的信仰。因為我們的大祭司並不是不能同情我們的軟弱,祂像我們一樣,也曾在各方面受過試探,只是祂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的是要領受憐憫,得到恩惠,作為及時的幫助” (希伯來書 4:14-16)

以西結在他對聖殿的異像中沒有提到覆蓋至聖所入口的幔子。一個可能想知道他為什麼會說這麼多比這些更細微的細節。既然這是上帝的異象,我們只能得出結論,排除這些重要的項目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信息。不再需要這些東西,因為它們已經完成了。

這怎麼可能,除非所描述的聖殿是一個屬靈的——祂上天的身體不是手造的——而不是人由地上元素構造的?人的手不能完成上帝完成工作的點睛之筆。

我們知道在耶穌被釘十字架上,殿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表明它的作用已經完了。為了我們的緣故,耶穌在幔子之內代表並完成了完全的獻祭:

“因此,弟兄們,我們藉著耶穌的血,可以坦然無懼地進入至聖所。祂為我們開闢了一條又新又活的道路,從幔子經過;這幔子就是祂的身體” (希伯來書 10:19-20)。

經上也有記載:

希伯來書 9:6-12
(6) 既然這些東西都這樣預備好了,祭司們就常常進入第一間會幕行事奉禮。 (7) 至於第二間會幕,只有大祭司一年進去一次,沒有不帶著血的;這血是為自己和子民無意中犯的罪所獻上的。
(8) 聖靈指明這一點:只要第一間會存在,進入至聖所的道路就還沒有顯明出來。
(9) 這會幕是現今時代的一個象徵,在這裡所獻上的禮物和祭物,並不能使事奉者的良心得以完全,
(10) 因為這些只是關於飲食和各種洗淨禮,是屬肉體的規定,一直實施到更新的時候為止。
(11) 不過基督已經來到,做了那些已經發生的美善之事的大祭司,經過了那更大更完美的。那會幕不是人手所造的;就是說,不屬於這被造的世界。
(12) 祂也沒有藉著山羊和牛犢的血,而是藉著祂自己的血,一次性地進入聖所,成就了永恆的救贖。

希伯來書 9:24-26
(24) 基督不是入了人手所造的——那不是真所的象徵——而是入了上天本身如今替我們顯現在神的面前。
(25) 祂也不用再三地將自己獻上,像大祭司年年帶著牛羊的血進入聖所那樣,
(26) 否則,從創世以來,祂就必須再三地受難了。但如今,祂在萬世的末期顯現了一次,好藉著獻上自己為祭,把罪除掉。

“耶穌大叫一聲,就斷了氣。同時,聖所裡的幔子從上到下裂成兩半” (馬可福音 15:37-38)。

隨著幔子的撕裂,至聖所現在對所有被上帝揀選的人開放了。藉著耶穌基督和祂的血,所有的人在他們的預定日期都可以進入上天的至聖所來到恩典的寶座前。

提議主的寶座相當於至聖所和約櫃是符合經文嗎?這是耶利米預言的:

“你們在國中生養眾多的時候,那些日子,人必不再提說主的約櫃,不追想,不記念,不覺缺少,也不再製造。這是主說的。那時,人必稱耶路撒冷為主的寶座;萬國聚集在那裏,為主的名來到耶路撒冷,他們必不再隨從自己頑梗的惡心行事” (耶利米書 3:16-17)。

耶路撒冷是上帝國家的首都,以色列,聖殿是耶路撒冷的敬拜中心,上帝在至聖所與摩西相會:

“你要把施恩座安放在櫃頂,又要把我賜給你的法版放在櫃裡。我要在那和你相,也要從施恩座上面,從二基路伯之間,告訴你一切我命令你傳給以色列人的事” (出埃及記 25:21-22)。

約櫃

希伯來書 9:3-8
(3) 會幕第二層幔子後面,叫做至聖所,
(4) 裡面有金香壇和四周包金的約櫃;櫃裡有盛著嗎哪的金罐、亞倫那根發過芽的杖和兩塊約版;
(5) 約櫃上方有榮耀的基路伯,遮蔽著施恩座。 關於這些,現在就不——細說了。
(6) 既然這些東西都這樣預備好了,祭司們就常常進入第一間會幕行事奉禮。
(7) 至於第二間會幕,只有大祭司一年進去一次,沒有不帶著血的;這血是為自己和子民無意中犯的罪所獻上的。
(8) 聖靈指明這一點:只要第一間會幕還存在,進入至聖所的道路就還沒有顯明出來。

以西結沒有提到約櫃,施恩座和基路伯罩著施恩座,這是在至聖所裡。

約櫃代表了上帝的完全光臨。裡面有摩西收到的兩塊約板,上面寫著十誡(上帝的律法); 亞倫曾經擁有發過芽的,有果實活著的橄欖的木杖,還有一盆嗎哪,這些都代表了上帝的本性、生命、權力和權柄。一年一次,大祭司將進入至聖所,並將血灑在施恩約櫃上的施恩座上,為他的罪和以色列人的罪贖罪。

耶穌基督為我們完成了這些設備及其作用。這就是為什麼這些沒有出現在以西結的聖殿異象中。

一個可能會問為什麼甚至會有一座聖殿,其中包含以西結提到的所有細節。不是聖殿也完成了嗎?如果上帝的會衆,即基督的身體,是新的聖殿,為什麼我們還需要任何建築物的描述,雖然我們不再需要從中漏掉的重要作用和設備?

問題不是指向自己的答案嗎?雖然現在有聖殿由上天造的,是由活石組成的,我們是活石,以前的地上聖殿的設備代表了不再存在的短暫的影子和需要,因為這些在上帝所希望的最終產品上得到滿足。 以西結的異象說的那個——天上的聖殿,而不是那個曾經是的並且只是用來形成是什麼的。

考慮實體聖殿是如何形成的。上帝沒有啟動它,就像祂指令摩西在曠野建造的帳幕一樣。聖殿最初是由大衛王提出的,他說他想為上帝建造殿宇。這是上帝通過先知拿單所回答的:

撒母耳記下 7:5-11
(5) 「你去對我僕人大衛說:『主如此說:你要建造殿宇給我居住嗎?
(6) 自從我領以色列人從埃及上來,直到今日,我未曾住過殿宇,卻在會幕和帳幕中行走。
(7) 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的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任何一支派的士師,就是我吩咐牧養我百姓以色列的,說過這話:你們為何不給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宇呢?』
(8) 現在,你要對我僕人大衛這樣說:『萬軍之主如此說:我從羊圈中將你召來,叫你不再牧放羊羣,立你作我百姓以色列的君王。
(9) 你無論往哪裏去,我都與你同在,剪除你所有的仇敵。我必使你得大名,好像世上偉人的名一樣。
(10) 我必為我百姓以色列選定一個地方,栽植他們,使他們住自己的地方,不再受攪擾;兇惡之子也不像從前那樣苦待他們,
(11) 並不像我命令士師治理我百姓以色列的日子。我必使你平靜,不受任何仇敵攪擾,並且主應許你,主必為建立家室。

上帝不需要人造的殿宇人們需要一個由上帝造的家,這是上帝應許大衛和祂的子民,以色列,一個永久和平與安全的地方。這顯然不是在形容聖殿的任何實物化身,一切對以色列都是以暴力為結局,而是談到一個靈性的,在以西結的異象和希伯來書:

希伯來書 3:1-6
(1) 因此,同蒙天召的聖潔的弟兄啊!你們應該想想耶穌,就是作使徒、作我們所宣認的大祭司的那一位。
(2) 祂忠於那位委派祂的,好像摩西在神的全家盡忠一樣。
(3) 祂比摩西配得更大的榮耀,好像建造房屋的人比房屋配得更大的尊貴一樣。
(4) 因為每一間房屋都是人建造的,只有萬物是神建造的。
(5) 摩西不過是個僕人,在神的全家盡忠,為以後要傳講的事作證;
(6) 但是基督卻是兒子,管理自己的家。如果我們把坦然無懼的心和可誇的盼望持守到底,我們就是祂的家了

上帝繼續對大衛說:“到了你的壽數滿足,你與你的列祖一起長眠的時候,我必興起你親生的後裔接替你,並且我要堅固祂的國。他必為我的名建造一座殿宇,我要永遠堅固祂的國位” (撒母耳記下 7:12-13)。

在所羅門時候,這個預言得到了實體的實現,但完全的實現只能通過耶穌基督來實現,耶穌基督也被稱為大衛之子。

“祂將要被尊為大,稱為至高者的兒子,主神要把祂祖大衛的王位賜給祂,祂要作王統治雅各家,直到永遠,祂的國沒有窮盡” (路加福音 1:32-33)。

神的殿是在裡面,是上帝通過基督得救的工作的結果,是一個行在敬畏上帝的新人:

主如此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能為我造怎樣的殿宇呢?哪裏是我安歇的地方呢?這一切是我手所造的,這一切就都存在了。我所看顧的是困苦、靈裏痛悔、因我言語而戰兢的人。這是主說的。」(以賽亞書 66:1-2)

所有這些事情都是如此,那麼,正如施米特和蘭伊所假設的那樣,耶路撒冷聖殿山上的物理聖殿可以在那個新生的之後形成嗎?我們的答案是,“這樣做目的何在?”不再需要獻祭或祭司; 那些由新聖殿組成的人藉著靈可以自由地來來去去,這完全符合主對撒瑪利亞婦人所說的話:

約翰福音 4:21-24
(21) 耶穌說:「婦人,你當相信我,時候就要到了!那時你們敬拜父,既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
(22) 你們敬拜你們所不認識的;我們卻敬拜我們所認識的,因為救恩是出自猶太人的。
(23) 然而,時候就要到了,現在就是了!那時真正敬拜的人,要在靈裡和真理中敬拜父,因為父就是想要這樣的人來敬拜祂。
(24) 神是靈,敬拜祂的人必須在靈裡和真理中敬拜。」

耶路撒冷聖殿的目的不是要敬拜嗎?施米特和蘭伊承認這一點。但是主說真正敬拜祂的人必須在靈裡和真理中敬拜,而不是在耶路撒冷的聖殿裡。

施米特和蘭伊也相信耶穌基督將肉體地居住在耶路撒冷,而實體聖殿是祂的運營總部。但是,如果不在耶路撒冷敬拜,根據唯一的那個獨自值得敬拜的,祂為什麼會以人的形式出現在那裡,而且這個敬拜場所會有什麼用處呢?

這導致我們得出結論,無論我們在哪裡,我們都要在靈裡和真理中敬拜祂:

“因為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集,我就在哪裡,在他們當中” (馬太福音 18:20)。

“風隨意而吹,你聽見風聲,卻不知道它從哪裡來,往哪裡去。所有由聖靈所生的,也是這樣” (約翰福音 3:8)。

施米特、蘭伊和數百萬名義上的基督徒都陷入了對彌賽亞以肉體的再度降臨人間的期望,即使猶太人期望並且當他們想像中的政治/軍事英雄沒有出現時,他們感到失望。所有這些人,無論是“基督徒”還是“猶太人”,都期望敬拜那個肉身的彌賽亞,但保羅說了什麼?

“所以,從今以後,我們不按肉體看任何人了。雖然我們曾經按肉體認識基督,但現在我們不再這樣認識祂了。因此,如果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看哪,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哥林多後書 5:16-17)。

施米特寫道:“在未來的聖殿中缺少約櫃的原因是因為有了主的寶座在那裡。主耶穌,那正義的,將在以西結聖殿中作為彌賽亞王坐在祂的寶座上。

在啟示錄第二十一章,約翰寫道基督聖城的聖殿,從天上降下來聖城新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是上帝聖徒的家,那些重生的人。主居住在裡面——“基督在你們裡面成了榮耀的盼望。”這就是那個耶路撒冷耶利米預言的 (耶利米書3:16-17)。主在以西結的聖殿內,並坐在祂的寶座上,感謝神,我們是。

燔祭壇

你若為我築一座石壇,不可用鑿過的石頭,因為你在石頭上動了工具,就使壇污穢了。你不可用臺階上我的壇,免得露出你的下體來” (出埃及記 20:25-26)

彌賽亞即將到來的聖殿指出,位於前聖殿內院的燔祭壇是從南面通過一個坡道接近的,而以西結的異象顯示了臺階朝向東面 (以西結書43:17)。

所以現在有臺階,而以前這些是因為露出下體而被禁止。這意味著主已經去掉了我們裸露的身體,或者更好地說,我們現在處於赤裸裸的狀態,就像亞當和夏娃在他們犯罪之前一樣,他們並不是羞恥。我們不再害怕地從主那裡隱藏自己,因祂的捨命而被稱義。我們在新生活中行走,理解和接受所有的事物在祂面前是赤裸裸的。我們被恢復了敬虔的忠誠和內在的誠實,純潔的意、性和靈魂。

注意這是祂的工作,而不是我們的——祂塑造石頭。任何以我們的智慧和工夫建造祭壇的工作,不僅是主所不能接受的,而且祂稱之為污穢。石頭上動了工具是該隱的祭壇。

施米特和蘭伊指出了一些挺有意思的事。在舊約的每一個例子中,希伯來文翻譯的“祭壇”是“mizbach”(意思是“祭壇”),但在這種情況下翻譯為“祭壇”的希伯來文是“ariel”,意思是“上帝的獅子”。作者指出耶穌基督在舊時代為我們的緣故作為以羔羊爲祭品而來,但在末後的日子裡,祂最後終確定了祂作為猶大支派的獅子的工作:

可是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了!看哪,那出於猶大支派的獅子、大衛的根已經得勝,可以打開那書卷和解開那七印。」(啟示錄 5:5)

作者說,以西結談到將要來的地上聖殿,但我們說以西結說的是現在的聖殿。以西結書第四十三章十五和十六節的祭壇是新的屬靈的神之殿的祭壇。

蘭伊和施米特還指出,在地上的聖殿裡,祭司在燔祭壇上祭獻時,是從南方接近祭壇。主在至聖所裡將會在他們的左邊。以西結的祭壇是以這樣的方式設立的,所以台階朝東,而祭司面向西方,朝向至聖所,或直接朝向主。這是真正的祭獻,在祂裡面,藉著祂的靈,在靈裡和真理中敬拜祂。這就是克服了:

“那得勝的,我將要讓他在我神的聖所中做柱石,他絕不再出去。我要把我神的名,我神之城的名——就是從我的神那裡、從天上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的名,和我的新名,都寫在他身上” (啟示錄 3:12)。

我們現在面對面地看著祂:

“我們現在是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現在所知道的只是一部分,到那時就完全知道了,好像主完全知道我一樣” (哥林多前書 13:12)。

要理解物理殿宇的虛榮是應該不難。人們真的相信主會真正坐在至聖所裡的寶座上,眼不見崇拜者在外面的祭壇上獻祭嗎?這簡不是荒謬嗎?

想像一下耶穌從字面上和身體上以人形在耶路撒冷的殿宇裡的一派荒謬的概念,從祂的“總部”統治整個世界。想想如果祂在那裡,那將是一個純粹的奇蹟,或許至少很多人想要證實的奇觀。很多人都會聚集在那裡想得治癒。假設地上有六十億人。那些期待耶穌復臨,以肉身再來的人數,將達到數億甚至數十億個。

想想後勤保障工作。將一年中的分鐘數除以十億個人,看看與耶穌一起在聖殿裡度過多少個人時間。計算吧 — 用你的電腦計算器。

有多少大型客機可以帶人們到那裡?他們 (沒錯,人和客機) 將逗留在哪裡?什麼機場可以處理這樣交通流量?有幾多人想過這些事情?

當祂為他們完成了大獻祭時,他們是否真的認為還要獻上血的贖罪給祂嗎?祂如今不是在尋找真正的敬拜,在靈裡和真理中,每時每刻,各處各地都在與祂相交嗎?

“我們應當藉着耶穌,常常以頌讚為祭獻給神,這是那宣認祂名的人嘴唇所結的果子”(希伯來書 13:15)。

你期待以祂的肉身那樣看到祂嗎?真的嗎?這就是保羅所說的那件事:

“所以,從今以後,我們不按肉體看任何人了。雖然我們曾經按肉體認識基督,但現在我們不再這樣認識祂了” (哥林多後書 5:16)。

“我又觀看,就聽見在寶座、活物和長老們的周圍,有許多天使的聲音;他們的數目有千千萬萬。他們大聲說:「那被殺的羔羊配接受權能、財富、智慧、力量、尊貴、榮耀和頌讚!」” (啟示錄 5:11-12)

當所有的事情都得到滿足時,物理上的獻祭會有什麼意義呢?基督不是廢除了這些嗎?

希伯來書 10:4-12
(4) 因為公牛和山羊的血,不可能把罪孽除去。
(5) 所以,基督進入世界的時候,祂說:「神哪,祭物和供物不是祢所希望的;祢為我預備了一個身體。
(6) 燔祭和贖罪祭不是祢所喜悅的;
(7) 於是我說:『看哪,我來了!關於我的事,經卷上已經記載了。神哪,我來是要遵行祢的旨意!』」
(8) 上文說:祭物、供物、燔祭和贖罪祭不是祢所希望的,也不是祢所喜悅的,儘管這些都是照著律法獻上的;
(9) 接著又說:「看哪,我來了!是要遵行祢的旨意!」神廢除前者,是為了確立後者。
(10) 我們憑著這旨意,藉著耶穌基督身體做供物,就已經一次性地被分別為聖了。
(11) 所有的祭司天天都站著服事,再三地獻上同樣的祭物,但這些祭物絕不能把罪孽除掉,
(12) 而這一位為贖罪孽獻上了一個永遠的祭物,就在神的右邊坐下了。

許多人認為這些獻祭會提醒我們那些主為我們做了什麼。但我們新的聖潔本性不就是祂的圓滿完成任務嗎?一顆活生生的樹是否需要影子來提醒它現在是什麼嗎?它會忘記它自己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它的影子確實會啟發它嗎?

這是證詞,不需要什麼提醒:

哥林多後書 5:16-20
(16) 所以,從今以後,我們不按肉體看任何人了。雖然我們曾經按肉體認識基督,但現在我們不再這樣認識他了。
(17) 因此,如果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有新的創造;的已經過[包括影子],看哪,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18) 這一切都是出於神,祂藉著基督使我們與祂自己和好,並且把這勸人與祂和好的服事工作賜給了我們。
(19) 這就是說,在基督裡,神使世人與自己和好,不把他們的過犯算在他們的身上,又把這和好的福音託付了我們。
(20) 因此我們是基督的特使,就像神藉著我們在勸告人——我們代替基督請求說:「與神和好吧!」

當永久的已經來臨時,舊的就會被廢除,永遠不會被恢復:

希伯來書 8:4-13
(4) 既然如此,如果祂在地上,就不會做祭司,因為地上已經有照著律法獻祭物的祭司。
(5) 那些祭司所事奉的,是天上事物的模型和影子,就如摩西將要完成會幕的時候,得了神的指示,說:「你要注意,一切都要按照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去造。」
(6) 但如今,耶穌得了更尊貴的服事工作,就像祂也是更美好之約的中保那樣;這約建立在各樣更美好的應許之上。
(7) 原來,如果那第一個約是無可指責的,就沒有尋求第二個約的必要了,
(8) 因為神指責說:「看哪,時候就要到了!主說,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訂立新約。
(9) 這約不像從前我拉著他們祖先的手,在領他們出埃及地的日子裡與他們所立的約。因為他們沒有持守我的約,我就不理他們——這是主說的。
(10) 主又說,在那些日子以後,我要與以色列家訂立這樣的約:我要把我的法則放在他們的意念中,刻在他們的心上;我將要做他們的神,他們將要做我的子民。
(11) 他們絕不需要教導各自的同胞、各自的兄弟,說:『你要認識主』——因為他們所有的人,從卑微的到尊貴的,都將認識我;
(12) 又因為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絕不再想起他們的罪孽。」
(13) 當神說到「新約」,就已經把第一個當做舊的;而那漸漸變舊、漸漸變老的,很快就要消逝了

我們不再處理影子了。我們不再是影子。聖徒在祂到來不再需要影子,祂在我們裡面通過新生。我們的工作現在在現實中,正如原初的目的。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是祂的提醒,非常感激的心意專注於祂,在靈裡和真理中聽從祂。這是祂向我們許諾的。

那些尋找一個肉身耶穌的人從未認識祂。他們從來沒有重生過。

從神的寶座流出來的生命水之河

“然後,他帶我回到聖殿的門口。有水正從殿的門檻往下流出來,向東流去,因為聖殿是朝東的。這水從殿的右邊,從祭壇的南邊下面流出來…他再量了五百公尺,水已成了一條河,以致我不能走過去,因為水勢高漲,成為只可供游泳的水,而不能走過去的河…在河這邊和那邊的岸上,都必有各種果樹生長,可作食物,樹上的葉子不枯乾,果子也不斷絕。每月必結出新果子,因為樹所需的水是從聖所裡流出來的。樹上的果子可作食物,葉子可以治病” (以西結書 47:1,5,12)

啟示錄 22:1-3
(1) 天使又指示我一道明亮如水晶的生命水的河流,從神和羊羔的寶座那裡流出來,
(2) 經過城裡的街道。河的兩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次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葉可以醫治列國。
(3) 所有咒詛都不再有了。城裡有神和羊羔的寶座,祂的僕人都要事奉祂。

神的新聖殿是在內的,此時此地在那些基督的身體的裡面。從哪裡流出一道生命水的純淨河?耶穌告訴我們:

“節期最後一天,也是最盛大的日子[表示新的一天和基督在我們裡面的實現],耶穌站起來呼喊說:「如果有人渴了,就到我這裡來喝吧!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的,他的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耶穌這話是指著信祂的人所要領受的聖靈而說的。當時,聖靈還沒有賜下來,因為耶穌還沒有得榮耀”(約翰福音 7:37-39)。

可癒合的生命之水是真理之道,從人的新心傳出來藉著上帝之靈。

“他們將要看到祂的面容,而祂的名字將要寫在他們的額上”(啟示錄 22:4)。

“將來不再有黑夜,他們不需要燈光或日光,因為主、神將照亮他們。他們將做王,直到永永遠遠。隨後,他對我說:「這些話是信實的、真實的。主——眾先知之靈的神,差派了祂的天使,要把這些必須快發生的事指示給祂的奴僕們」” (啟示錄 22:5-6)。

地上的聖殿需要燈光嗎?我應該這麼認為。約翰不是說內在的那個光,那個所有人的光嗎?

啟示錄 21:22-26
(22) 我看見城裡有,因為主全能的神和羊羔就是城的
(23) 這城 [天上的耶路撒冷] 不需要日月照明,因為有神的榮耀照明,而羊羔就是城的燈。
(24) 列國要藉著城的光行走,地上的 [天上的聖殿是在地上] 要把他們的榮華帶到這城來。
(25) 城門白天決不關閉。在那裡並沒有黑夜。
(26) 列國的榮華尊貴都被帶到這城。

撒迦利亞書 14:6-9
(6) 在那日,必沒有光,榮光被凍結了。
(7) 主所知的那一日,沒有白天,沒有黑夜,到了晚上仍有亮光。
(8) 在那日,必有活水從耶路撒冷出來,一半往東海流,一半往西海流;冬夏都是如此。
(9) 主要作全地的王。那日,主必為獨一無二,祂的名也是獨一無二 [不是兩個或三個]。

神的城

“相反,你們卻是來到了錫安山、永生神的城、天上的耶路撒冷面前;來到了千萬天使的盛會面前;來到了長子們的教會面前——他們的名字已經登記在天上;來到了神面前——祂是萬人的審判者;來到了義人的靈魂面前——他們得以完全;來到了耶穌面前——祂是新約的中保;來到了所灑的血面前——這血比亞伯的血所述說的更美好。” (希伯來書 12:22-24)

希伯來書 11:8-10
(8) 因著信,亞伯拉罕蒙召的時候,就順從出發,往他將要得為繼業的地方去。他出發的時候,還不知道往哪裡去。
(9) 因著信,他做為外人客居在應許之地,住在帳幕裡,與同一個應許的共同繼承人以撒、雅各一樣,
(10) 因為他等待著那座有根基的城;那城是神所設計、所建造的。

我們在哪裡可以找到約櫃,但在至聖所?我們在哪裡可以找到至聖所,但在聖殿?我們在哪裡可以找到聖殿,如果不是在耶路撒冷——該神的城?這個城市在哪裡,每一個信仰的兒女,亞伯拉罕的兒女,從一開始就一直在追求?

希伯來書 11:13-16
(13) 這些人都懷著信仰死去,沒有得到那些所應許的,卻遠遠地看見並且歡迎它們,又承認自己在地上是異鄉人,是寄居的。
(14) 實際上,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他們在尋求一個家鄉。
(15) 如果他們真是想念自己所離開的地方,他們還有機會回去;
(16) 但如今,他們所嚮往的是一個更美好的,就是在天上的家鄉。因此,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來祂經為們預備了一座城

撒迦利亞 (尤其第十四章) 談到主的降臨。如果我們用物理方式說話,肯定時間必須在等式中。在啟示錄第二十二章六節,據說是“這些必須快發生的事。” 兩千年是“快發生”嗎? 對於約翰以及那些他被派遣去傳達啟示錄信息的人來說,是否夠快?但這些事情真的很快就完成了。這些在他們裡面完成了:

“有一次,法利賽人問耶穌:「神的國什麼時候到來呢?」耶穌回答說:「神國的到來,不是眼所能見的。沒有人能說『看,在這裡!』或『在那裡!』因為看哪,神的國就在你們中間 [在裡面]」” (路加福音 17:20-21) 。

祂說祂將快來了:

「看哪,我快要來了!那遵守這書上預言之話的人,他是蒙福的!」 (啟示錄 22:7)

“看哪,我快要來了!你應當持守你所擁有的,免得有人拿走你的冠冕。那得勝的,我將要讓他在我神的聖所中做柱石,他絕不再出去。我要把我神的名,我神之城的名——就是從我的神那裡、從天上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的名,和我的新名,都寫在他身上”(啟示錄 3:11-12)。

祂宣稱祂將快來到那些不悔改的人那裡,並保證快來到那些需要鼓勵必繼續下去的人。這些不是上帝的事情在內,在祂適當的時候,每個人都及時得到的嗎?

祂遵守諾言,還是所有人仍然在等待?我們作證說祂遵守祂的諾言,很快就來到了那些在約翰時代的人和在我們這個時代對我們。我們有並且是祂的應許——“基督在你們裡面,祂是榮耀的盼望” (歌羅西書1:27)。祂已經來了,祂現在來,祂會來的:

“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今在、昔在、將要來臨的那一位,是全能者」” (啟示錄 1:8)。

“四個活物各有六個翅膀,遍體內外都長滿了眼睛。他們晝夜不住地說:「聖哉!聖哉!聖哉!主—全能的神;昔在今在、將要來臨的那一位」” (啟示錄 4:8)

那些在基督裡得勝的人已進入神的城。在天上的耶路撒冷是神的聖殿,這是由亞伯拉罕的每一個重生的兒子和女兒,我們信仰的父和上帝的朋友組成的。

希伯來書的作者說,他的聽眾來到了永生神的城——天上的耶路撒冷——每個屬靈寄居者所尋求的城市。但後來他說:

“那麼,讓我們也出到營外到祂那裡去,擔當祂的凌辱。因為在這裡我們沒有長存的城,我們卻是尋求那將要來的” (希伯來書 13:13-14)。

所以憑著信心,聖徒已經到達了; 憑著信心,他們尋求到達; 並憑信心,他們會到達。聖徒是否在尋找一個在耶路撒冷物理聖殿,在其中耶穌說我們將不再敬拜——在地上,那裡“沒有持續不斷的城市”,還是我們尋找從天而降的城市?

祂來了嗎?是的祂來了!祂要來嗎?是的祂要來!祂會來嗎?是的祂會來! 「我是自有永有的」、「我將是有永有的」、我是萬有的創始成終者、耶穌基督、全能的上帝、萬物之上、萬物之主。阿們!

維克多‧哈維克和保羅‧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