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火湖的大應許與第二次的死

Chinese – EnglishSpanish

雷·富蘭克玲給我們這封信:

從你給瑞伊·康福的信中:

“‘凡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人,就被扔進火湖裏’(啟示錄 20:15)。

那就是你要去的地方,瑞伊,不是沒有目的,就像你沒有復興的折磨教義,而是要潔淨和淨化你,教導你不要褻瀆和要按真理認識主。這不是神的道所說的嗎?:”

當然不是!火湖是為了非信徒 (啟示錄21:8),並且肯定不是把他們引向基督。我們來到基督憑信心,而不是在火中被潔淨和淨化。我們只能通過為我們受苦的基督的寶血來淨化和潔淨:

希伯來書 1:3:他是神榮耀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以自己大能的話語托住萬有。他 [就是基督] 藉著自己成就了潔淨我們罪孽的事,就坐在高天至尊者的右邊

彼得前書 3:18:因為基督也曾一次為你們的罪死了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為要領你們到神面前就肉體的方面說他曾死去就靈的方面說他復活了;

上帝的恩典教導我們過正直的生活,和“不褻瀆神”。

提多書 2:11因為神救眾人的恩典已經顯明出來 12教訓我們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慾在今世自守公義敬虔度日

“‘如果有人的工程被燒掉,他就將受到損失,而他自己卻將得救,但是會像從火裡經過的那樣’ (哥林多前書 3:15)。”

這段經文的上下文是對信徒工作賞賜的考驗。 “工作”是用火來經受考驗的,而不是人。救恩是一個恩賜。信徒為賞賜而不是恩賜工作。

加拉太書 6:14至於我除了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以外我絕不以別的誇耀因這十字架對我來說世界已經被釘十字架了對世界來說我也已經被釘十字架了

承蒙祂的恩典,

雷·富蘭克玲

保羅和維克多的回答:

“用鍋煉銀用爐煉金唯有主煉人心”
(箴言 17:3)

富蘭克玲先生,

你的來信提出了一些問題和需要注意的事。

對於瑞伊·康福被丟進火湖為了上帝在經上所宣稱的目的——結束人的不信並與祂和好了你對這個有問題 。你寫:

“我們來到基督憑信心,而不是在火中被潔淨和淨化。我們只能通過為我們受苦的基督的寶血來淨化和潔淨。”

祂的血比你意識到的要熱得多。但是,讓我們首先明確指出,我們不是在傳教通過行為的救恩或者是除了對基督的信心以外的任何什麼,哪些信仰在那些相信的人有效地工作,憑著他們結出來的果子是上帝可悅納的。康福先生,缺乏那些必要的成果,表明他非常需要能拯救的信仰和上帝為所有缺乏祂恩典的人所規定的補救措施:

“凡是名字沒有被記在生命冊上的人,都被丟進了火湖裡” (啟示錄 20:15)。

對於救主來說,耶穌基督按照祂認為合適的方式行事,無論是通過拯救的火還是其它任何祂認為合適和必要的。

你還寫:

“上帝的恩典教導我們過正直的生活,和“不褻瀆神。””

對此我們說,擁有基督的靈,我們並不傾向於褻瀆神,但那些褻瀆神的人卻是在肉體中以及以敵基督的靈行走。這樣的人使徒保羅有寫道:

“他們當中有許米乃和亞歷山大,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使他們受管教不再褻瀆” (提摩太前書 1:20)。

這些不是非信徒,而是那些信徒但又被認為需要嚴厲的審判。正如保羅所宣稱的,他沒有什麼可審判那些外面的人:

“審判教外的人,跟我有甚麼關係?教內的人不是你們審判的嗎?” (哥林多前書 5:12)

看來,除了你所考慮到的,上帝的能力還有其他方面可使一個人潔淨並從罪惡和不義中拯救出來。雖然你強調基督的恩典而不是上帝的火,我們問你一個簡單的問題:

關於基督,施洗約翰是否說:“祂要用聖靈祂的血給你們施洗”,或者是,“與火”?並不是說我們反駁那個事實,即罪的赦免是通過對祂流血的信心來自恩典 — 但願不會發生這事!

但是當施洗約翰說這些話時,他究竟是在說什麼?:

“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們悔改;但在我之後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祂提鞋子也不配,祂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 (馬太福音 3:11) 。

那些信徒(領受聖靈)如何沉浸在火中,如果這樣的火只是為了非信徒,正如你所說的那樣?然而那些接待永生上帝的人怎麼能希望除了火之外的任何什麼呢?

“可是,祂來的日子,誰能當得起呢?祂顯現的時候,誰能站立得住呢?因為祂像煉金之人的火,又像漂布之人的鹼。祂必坐著,像熬煉和潔淨銀子的人;祂必潔淨利未人,煉淨他們像煉淨金銀一樣。這樣,他們就會憑公義獻供物給主” (瑪拉基書 3:2-3)。

(只有那些憑信心獻上的供物是公義的,就像亞伯拉罕一樣,他的信被算為他的義。) 那些屬於信仰的家人被告誡並規勸屈服於淨化之火,為了他們的幸福和救贖:

啟示錄 3:16-18
(16) 既然你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我要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17) 你說:我是富足的,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
(18) 我勸你向我買從火中鍛鍊出來的金子,使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使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抹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

現在到了一個關鍵點,鑑於我對康福先生所說的話以及他的工作所現出的缺乏真正的信仰:當耶穌說每個人必被火當鹽來醃時,祂究竟是在說什麼?

每一個人必被火當鹽來醃,各祭物必用鹽來醃” (馬可福音 9:49)。

祂還說:

“鹽是好的,但如果失了味,可以用甚麼使它再鹹呢?你們自己裡面應當有鹽,彼此和睦” (馬可福音 9:50)。

如果鹽是好的和可取的,並且火會帶來鹽想獲得的效果,那麼上帝的火是邪惡和它本身就是目的嗎?

聖經說,火本身並不是最終目的,正如哥林多前書第三章十五節所引述的那樣:

“如果有人的工程被燒掉,他就將受到損失,而他自己卻將得救,但是會像從火裡經過的那樣” (哥林多前書 3:15)。

換句話說,雖然作品不建立在基石上的,那根基就是耶穌基督,將會受到損失,但做這些作品的人將會得救,“卻要像從火裏經過一樣”。

你說,“‘工程’是用火來考驗的,而不是那個人。”有什麼區別,當聖經說工程的審判之後是做工的人的審判?主審判那些在祂白色的大寶座上被帶到祂面前的人,祂發現他們的作品缺乏之後:

“那時王要對在左邊的人說:『你們這些被詛咒的人!離開我!進到那已經為魔鬼和他的使者們所預備好的永遠的火裡去!』” (馬太福音 25:41)

這些自稱為信徒的人做了什麼應受這個判斷呢?他們在祂的僕人身上不承認或接待主:

“王要回答:『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沒有做在任何一個最小的[祂的] 弟兄身上,就是沒有做在我身上了』” (馬太福音 25:45)。

如果一個人 (例如瑞伊·康福) 不承認或接待主在祂的弟兄身上,他的工程不是建立在主身上​​,你不會這樣說嗎?這個人所謂的信仰基本上有些不對的。雅各不是說過,信心沒有上帝的工程是死的嗎?這不是主在這裡所說的嗎?

馬太福音 7:21-23
(21) 「不是每一個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天國;惟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
(22) 在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祢的名傳道,奉祢的名趕鬼,奉祢的名行許多異能嗎?』
(23) 我要向他們宣告:『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給我走開!』」

這些自稱信仰基督的無法無天的人去哪兒了?

“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在火” (馬太福音 7:19)。

被丟進火裡是好還是壞?我們剛才聽到經上說那些做這些作品的人將會得救,“卻要像從火裏經過一樣。”如果遭受火的那個人將會被拯救,那火怎麼能是邪惡並本身是最終的目的呢?

上帝是否對惡人的死感到高興,還是祂的旨意是惡人從邪惡方式和生活中轉變過來?哪一個給上帝榮耀?萬物不是都為了祂的榮耀而被造的嗎?

“看哪,這不都是出於萬軍之主嗎?萬民勞碌得來的被火焚燒,萬族辛苦建造的,歸於虛空。全地都必認識主的榮耀,好像水充滿海洋一般” (哈巴谷書 2:13-14)。

難道一個人死後上帝就不能使他從他的邪惡方式改變嗎?如果不是這樣,以色列將如何得救 (羅馬書11:26)?不是很多以色列人現在已經死了,無論是這個世界還活著還是身體上死了?不是與死亡所立的約——他們目前與上帝他們的救主的斷絕關係——被廢棄來讓他們得救嗎?

“你們與死亡所立的約要廢除,你們與陰間所結的盟必立不住;刑罰的鞭子掃過的時候,你們就必被踐踏” (以賽亞書 28:18)。

聖經稱死亡和地獄的毀滅為“第二次的死”:

“死亡和陰間也被扔進火湖裏,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 (啟示錄 20:14)。

你認為火湖的目的是什麼?

所有肉體,所有第一個人亞當,必須經過火,第二次的死:

“只是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啟示錄 21:8)。

然而,在基督裡得勝的是在末後的人亞當的形像中形成的,並且不會受到第二次死亡的傷害

“凡有耳朵的都應當聽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得勝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啟示錄 2:11)。

得勝的不會受到第二次死亡的傷害,因為沒有任何不潔的雜質要被火消除。火的洗禮已經完成了它在內的目的。死亡和罪惡的毒刺消除了!那個人通過無罪之子的血已經成了與上帝合而為一; 他在祂的殿中作柱子,絕不再出去 (啟示錄3:12)。

瑞伊·康福得勝了嗎?瑞伊·康福坐在基督的寶座上,與祂一同治理列國,用鐵杖粉碎他們嗎?通過信心之目光,我們看不到這樣。相反,我們看到他傳播褻瀆神的錯誤,他需要糾正。他和其他許多人一樣,有意或無意地對耶穌基督做了極嚴重的性格詆毀。

無論瑞伊·康福是否是一個真正的信徒 (而不是稗子),他還沒有得勝,這每個人都必須的如果他們要得救的話:“唯有堅忍到底的,必然得救。” 還沒有得勝的,他會受到第二次死亡的傷害,因為他的肉體仍然活著,而且沒有釘在十字架上,就像保羅經歷並表達的那樣: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而是基督活在我裡面;如今在肉身中活著的我,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的;祂愛我,為我捨己” (加拉太書 2:20)。

這是每個人必須經歷才能進入神的城,被稱為伊甸園,稱為天國,這是上帝早已命定了所有人都會進入的,根據耶穌基督的好消息

許多自稱信仰基督的人認為勝過死亡,保羅的話的實質,沒有克服,但僅僅因為他們經歷過逾越節 (悔改),也許還有五旬節 (領受聖靈)。但所有人都必須最終保守住棚節,這是第三也是最後的節日。正如經上所記,“唯有堅忍到底的,必然得救。”

所有的男丁都要一年三次朝見主 (出埃及記23:17; 34:23-24)。一兩次不夠好。上帝制定了三個節日,並非沒有用處的; 第三個,收穫豐滿的果子,與其它節日一樣重要。全部都要保守。播種者的工作有什麼價值,如果他不能獲得他工作的主要成果,那就是住棚節真實的意義?

為什麼你認為撒迦利亞在神的國度統治裡在末後的日子只提到住棚節?

“所有前來攻擊耶路撒冷的列國中剩下的人,必年年上來敬拜大君王萬軍之主,並且守住棚節” (撒迦利亞書 14:16)。

這最後的節日才是重要!第三個節日包括贖罪日,即七月初十,是莊嚴節日中最莊嚴的,也就是一年中唯一的一天,大祭司進入至聖所,代表所有以色列在施恩座上灑血。除非一個進入那裡,否則他無法得到豐盛的救恩被基督的血所贖回的:

希伯來書 10:19-23
(19) 因此,弟兄們,我們藉著耶穌的血,可以坦然無懼地進入至聖所。
(20) 祂為我們開闢了一條又新又活的道路,從幔子經過;這幔子就是祂的身體。
(21) 既然我們有一位偉大的祭司管理神的家,
(22) 既然我們的心被血灑過,脫離了罪惡感,身體也被清水洗淨了,就讓我們懷著真誠的心,以確信不移的信仰近前來;
(23) 讓我們毫不動搖地持守所告白的盼望,因為向我們應許的那一位是信實的。

如果一切都是在我們第一次來到基督面前完成的,而我們得救已經完成,那麼沒有必要勸告不要動搖。信心忍耐是必要的,以獲得基督在你裡面的應許和實現,榮耀的盼望。再一次,耶穌說必須堅忍到底才能得救。

瑞伊·康福並沒有堅忍到底。我們已經表明,他的作品在上帝面前是不悅納的。這就是他需要火和第二次死亡的原因。否則,根據上帝的道,他不會被得救。

康福先生有知識和敬虔的形式,但這些都不會帶來生命。事實上,通過吃知善惡之樹,第一次的死來到了人人身上。在這種狀態下,沒有人有資格吃生命之樹:

“主神說:「看哪,那人已經像我們中間的一個,知道善惡,現在恐怕他又伸手摘生命樹所出的來吃,就永遠活着。」主神就驅逐他出伊甸園,使他耕種土地,他原是從土地裏被取出來的。主神把那人趕出去,就在伊甸園東邊安設基路伯和發出火焰轉動的劍,把守生命樹的道路” (創世記 3:22-24)。

要克服第一次的死並分享生命之樹,人人都必須通過發出火焰的劍。發出火焰的劍是第二次的死正是火將釘死和淨化肉體的人通過基督的審判。這是生命的重新開始。這是那個自稱信仰基督屬肉體的,其朽壞的工作被上帝拒絕了,被火得救了。經上有記載:因為“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 (哥林多前書15:50)。

必須有第二次的死 (這是靈性的) 來消除第一次死亡的朽壞 (這也是靈性的)。這就是為什麼基督為人人經歷了死亡,並且十字架的道理被傳給所有人,以便他們向罪已經死了,而向上帝活著通過祂。這是上帝王國的通道和鑰匙。第一次的死是向上帝的正義; 第二次的死是向人的不義。

關於第二次的死,經上有記載關於上帝:

“祂又說:你不能看我的臉,因為沒有人看見了我還能活著” (出埃及記 33:20)。

沒有屬肉體的人可以看見祂並活著。然而,所有人都會看見祂,上帝已經命定了:

“「看哪,祂在雲彩中來臨,有人的眼睛都將看見祂,連那些刺祂的人也將看見祂;地上的萬族都要因祂捶胸哀哭」確實如此,阿們” (啟示錄 1:7)。

他們不會因此而死嗎?那是什麼的死亡,既然他們已經由亞當死了一次?這是第二次的死。

約珥預言這些事會發生在所有人身上,彼得在五旬節證實,當門徒領受了基督的靈時:

使徒行傳 2:16-18
(16) 其實這是先知約珥所說的:
(17) 『神說,在末後的那些日子裡將是這樣:我要把我的靈傾注在所有人身上,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年輕人要見異象,你們的老年人要做異夢。
(18) 是的,在那些日子裡,我也要將我的靈傾注在我的奴僕和婢女們身上,他們就要說預言。

在領受聖靈時,約珥也談到火:

約珥書 2:29-30
(29) 在那些日子,我也要把我的靈澆灌僕人和婢女。
(30) 我要在天上地下顯出神蹟奇事,有血、有煙柱

我們現在知道那天在樓上房間有一百二十人領受了祂的靈,然後,通過彼得的講道,又有三千多人相信並領受了祂的靈 (和火),但並非所有人都在那天 (或從那時起) 受洗歸入基督正如所預言的。自五旬節以來,那些以祂的靈歸入上帝的王國只是人類的初熟果子。其他人仍然要受洗,並以火受審判,在初熟的果子聚集之後,正如彼得後來寫道:

“但現在的天和地,藉著祂的話語得以存留,一直留到不敬神的人受審判和滅亡的日子,被火焚燒” (彼得後書 3:7)。

這末後的審判日以聖徒而來,那個成全的初熟果子和基督的身體,他們以火領受了祂的靈,已經得勝了,並且將那個在他們的道成肉身的見證帶到了世界各地:

“難道你們不知道,聖徒將要審判這世界嗎?” (哥林多前書 6:2)

“直到亙古常在者來到,為至高者的眾聖者伸冤,眾聖者得到國度的時候就到了” (但以理書 7:22)。

就像挪亞通過受水的洗定了世界的罪 (希伯來書11:7),所以在基督裡的聖徒通過受火的洗定世界最終和必要的審判。

“不過,主的日子要來臨,就像在夜裡賊來臨那樣。在那日,諸天要轟然一聲地消逝,天體將被火焚燒而廢除,地和地上的作為也都將被燒掉” (彼得後書 3:10)。

注意,經文沒有說人們會被燒毀,但他們的作品將會被燒毀。再次:

哥林多前書 3:13-15
(13) 每個人的工程將來要顯露,因為那日子要把它顯明;原來它要被火顯現出來,這火要考驗每個人的工程是怎樣的。
(14) 如果有人在那根基上面所建造的工程能存留得住,這個人就將得到報償;
(15) 如果有人的工程被燒掉,他就將受到損失,而他自己卻將得救,但是會像從火裡經過的那樣。

上帝的審判 (基督的來臨!) 帶來痛苦,不是為了痛苦它本身,而是為了人類從殺害和摧毀的事物中解脫出來。

你認為第二次死亡的傷害是什麼意思?那些沒有得勝的人仍然需要上帝的審判來糾正和拯救他們。糾正不使痛苦嗎?

“但是一切管教,在當時似乎不覺得快樂,反覺得痛苦;後來卻為那些經過這種操練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來,就是義” (希伯來書 12:11)。

我們相信並受到上帝的管教 (我們作為祂的兒女所受的管教 — 希伯來書12:8) 是從罪的本性和死亡的身體中拯救出來的。是的,基督的血為我們的罪贖罪,但只有信心的行走,才能讓祂的血液在我們循環,忍受上帝的糾正之火,這使得從罪性中解脫出來:

“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祂又鞭打所收納的每一個兒子。為了接受管教,你們要忍受,因為神待你們好像待兒子一樣;哪有兒子不受父親管教的呢?作兒子的都受過管教。如果你們沒有受管教,就是私生子,不是兒子了” (希伯來書 12:6-8)。

兒子是血的兒子,他們繼承了他們父親的本性。上帝的兒子繼承了上帝的本性。

“所以,基督既然在肉身上為我們受過苦,你們也應該以同樣的心志裝備自己,因為那在肉身上受過苦的,就已經與罪斷絕了,以致不再順著人的欲望,而是順著神的旨意,在肉身中度餘下的時間” (彼得前書 4:1-2)。

那些被處置於火湖的人需要額外的教訓、鞭打和淨化,這將使他們從服從他們的罪性中得釋放,並將他們帶到最後在上帝裡面得以完全,結出在基督裡的正義的和平果實。那些扔進火湖的作品被認為是不可悅納的,因為他們本身是不可悅納的。他們在肉體中行走,其中,保羅說 (憑著對上帝的確切認識),在肉體中,沒有良善 (羅馬書7:18)。

肉體的工作是通過火來審判和處理的,但是那些工作人,他們自然地做這些工程,卻被那個同樣的火糾正(拯救)了。此後,他們將不再行在人的意誌和肉體中,而是會被帶到上帝面前,在聖潔中敬拜祂:

啟示錄 7:9-10
(9) 這些事以後,我觀看,看哪,有一大群人,沒有人能夠數過來 [那麼一個相當大的數字!]。他們來自各國家、各支派、各民族、各語言群體。他們身穿白袍,手裡拿著棕櫚枝,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
(10) 大聲呼喊說:「救恩屬於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屬於羔羊!」

他們將經歷大患難沒有這個大患難沒有人會看到上帝

啟示錄 7:13-14
(13) 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身穿白袍的是誰?他們是從哪裡來的?」
(14) 我對他說:「我主啊,你是知道的。」他就對我說:「這些人都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他們用羔羊的血洗淨了自己的袍子,使它們潔白了。

如果火湖不是為了糾正,那麼你如何解釋死亡和地獄被丟進其中?

“然後,死亡和陰間被丟進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亡” (啟示錄 20:14)。

火湖和第二次的死消滅了死亡和地獄

那些在基督裡得勝的人不再受到死亡和地獄的影響,因為火已經完成了它的工作。他們現在在樂園與上帝同住:

“凡是有耳的,就應當聽聖靈向各教會所說的話!那得勝的,我將要准許他吃神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 (啟示錄 2:7)。

“我看見彷彿有攙雜火的玻璃海;又看見那些勝了那獸和獸像,以及牠名字的數字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神的豎琴” (啟示錄 15:2)。

那些克服了肉體和這個邪惡的世界的人從生命之樹吃,並且不再受制於死亡和地獄。那些行在基督之外的人仍然受制於肉體,這個世界,死亡和地獄。但是,如果那些在基督之外的人被預期著無限期地繼續這些事情,那麼為什麼他們,隨著死亡和地獄,一起投入上帝吞噬的烈火,廢除一切冒犯和反對祂的東西呢?正如經上所說:

“再後,終結到了,那時基督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權能的都毀滅了,就把國交給父神。因為基督必須掌權,等神把一切仇敵都放在祂的腳下” (哥林多前書 15:24-25)。

如果廢除了死亡和地獄,怎麼會依然有痛苦呢?

“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祂要和他們同住,他們要作祂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痛苦,因為先前的事都過去了」” (啟示錄 21:3-4) 。

當所有的仇敵和仇恨被廢棄時,上帝的帳幕將與所有的人同在,而不僅僅是與現在這個時代的信徒中間,那些生活在這彎曲乖謬的世代中 (申命記32:5)。火湖和第二次的死消滅了對所有受其折磨的人的第一次的死,所有這些人目前沒有與基督同釘十字架並生活在靠著復活大能克服死亡中。

“這樣看來,因一次的過犯,所有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所有人都被稱義得生命了” (羅馬書 5:18)。

讚美; 第二次的死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第二次的死消滅了最後的仇敵,死亡,那毀滅者統治人的工具!第二次的死是基督拯救的解決工具,祂為此以祂的血付出全價。上帝會以祂兒子的血付出的代價,在任何事上虧待祂自己嗎?

這樣說吧:基督的血為我們在祂手中的糾正和成聖鋪平了道路,藉著祂的恩典通過祂信心的恩賜; 否則,我們將沒有希望。通過火和患難的路程是必要的,是至關重要的,以達到預定的目的地:

“我正是深信這一點:就是在你們裡面開始了美善工作的那一位,將會完成這工作,直到基督耶穌的日子” (腓立比書 1:6)。

路程從耶穌基督的啟示和認出開始,這也是祂將為其他人發起的事情,祂對我們做了同樣的事:

“「看哪,祂在雲彩中來臨,所有人的眼睛都將看見,連那些刺祂的人也將看見祂;地上的萬族都要因祂捶胸哀哭。」確實如此,阿們” (啟示錄 1:7)。

你假設了,因為在第二次的死有與審判過程相關的痛苦,因此沒有好處嗎?這不是一個保留肉體的概念嗎?基督裡的聖徒是否被火當鹽來醃沒有好的結局嗎?上帝的鞭打管教用來糾正所帶來的痛苦,沒有其它目的,只有傷害嗎?它本身就是最終的一個目的,俄梅戛——被正統的基督教世界錯誤地相信,無知和褻瀆神的傳言——而不是主耶穌基督?我們知道答案,不是嗎?

莊嚴地考慮彼得的話:“親愛的,有火一般的考驗臨到你們,不要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使你們在祂榮耀顯現的時候也可以歡喜快樂” (彼得前書 4:12-13)。

但是你會說那些名字沒有寫在生命冊上的人被扔進火湖,而不是彼得所指的信徒。這是事實,正如我們一直在告訴你的那樣,因為今生在基督裡召喚和揀選的聖徒,正在經歷上帝的火,為了他們的完美。一旦工作完成,就不需要火湖。我們受了祂的靈火的洗,我們被上帝所吞噬並被允許進入天堂:

“因此,我們既然在領受一個不能被震動的國度,就讓我們懷有感恩的心,藉此以虔誠和敬畏,照著神所喜悅的來事奉祂。要知道,我們的神實在是吞噬的烈火”(希伯來書 12:28-29)。 (注意這些粗體的字詞不是針對異教徒,而是針對上帝的家裡的人,並宣稱上帝祂自己就是火。無論是誰來到上帝,或祂來到任何人,都將被吞噬。)

並且考慮到耶穌在對信徒說話,當祂說那得勝的,絕不會被第二次的死亡(火湖)所傷害。由此得出結論,那些信徒但沒有得勝的受到火湖的傷害?

審判(火)從神的家開始 ー 彼得前書4:17。我們經過很多患難進入王國:

“堅固門徒們的心,鼓勵他們持守信仰,說:「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過很多患難」” (使徒行傳 14:22)。

對你的問題:你是否經歷許多苦難,進入了神的王國?如果沒有,你能用知識和權威說話嗎?你要考慮的事情?

我們為自己說話,特別是鑑於上帝為我們所做的事,我們已經得勝了通過羔羊的血。我們的名字已在生命冊上被記錄並確立。然而,其他尚未得勝的人可以從祂生命冊上抹去他的名字:

“那得勝的,將要同樣穿上白衣,我絕不從生命冊上抹去他的名字;而且我將要在我父面前、在我父的眾天使面前,承認他的名字” (啟示錄 3:5)。

從祂的生命冊上抹去意味著你的名字必須首先被寫在它上面; 那不是這樣嗎?因此,主警告那些相信的人,比如你和康福先生,你不應該如此自信和放心你作為信徒的地位,因為你可以從祂的生命冊上抹去,失去你所擁有或以為有的:

“所以,你們要留心怎樣去聽;因為凡是有的,還要賜給他;凡是沒有的,連他自以為有的也將從他那裡被拿走” (路加福音 8:18)。

瑞伊·康福一直不小心他是怎麼聽到的。他誤用聖經,通過他的誤用濫用別人,不正確地分解真理的道,拒絕上帝之靈藉著祂的僕人所賜的生命責備。上帝的道,就像火在我們的口中,已經來燒毀他 (和邪惡的人) 的工作:

“因為陀斐特那燒著的火早已安排好了,是為君王預備的,又深又寬;其中所堆的,是火和許多的柴;主的氣像一股硫磺火,把它燃點起來” (以賽亞書 30:33)。

主的氣帶來生命 (約伯記33:4),也帶來了火:

“主說:我的話不是像火,不是像能打碎巖石的大鎚嗎?” (耶利米書 23:29)

火是祂的審判,使肉體死亡,以便通過祂的靈賜予生命:

“因此,那些死人也曾有福音傳給他們,好使他們的肉體受了人要受的審判,他們的靈卻靠神活著” (彼得前書 4:6)。

你呢?你的審判是否完成?

你已經克服到底了嗎?

你是否按照希伯來書作者的勸誡進入安息(住棚節)了?

你不再說自己的話或做自己的事情了嗎?

你是否同基督釘在十字架上並以祂的靈復活,永遠住在神的聖殿嗎?

你是否在靈裡行走,而不是任何時候在肉體裡嗎?

你是否表現了基督的工作,那個更大的事,耶穌在祂復活和升天之前所說的,祂說那些相信祂的人會做?

如果沒有,那麼主沒有在父和祂眾天使面前承認你的名字。如果沒有,那麼你還沒有堅忍到底為了你的得救 (馬太福音10:22)。

如果你走在真理的道路上並接受上帝的教訓,這不一定是個問題。但是,如果你正在做自己的事情,以為比上帝知道得更好並判斷祂所派遣的在基督裡的弟兄,那麼你就有問題:

“弟兄們,你們不可彼此誹謗。誹謗弟兄或評斷自己弟兄的,就是誹謗律法、評斷律法。如果你評斷律法,你就不是實行律法的人,而是個審判者了” (雅各書 4:11)。

那些沒有確立律法的人 (羅馬書3:31) 與王和祂的王國相反 (馬太福音5:17-20)。想想一下你對瑞伊·康福的辯護根據這些話:

“定惡人為義的,定義人為有罪的,都為主所憎惡” (箴言 17:15)。

每一個人必被火當鹽來醃,而上帝已經滿足,正在滿足,並將滿足這個需要,藉著祂的恩典通過耶穌基督。祂賜給祂的靈和火來做一個完整的工作。這是祂的工作,完全靠藉祂的恩典,任何人都得到必要和有效的審判,這不僅僅是為了痛苦和懲罰的緣故,正如你被人們錯誤地教導。這是為了所有人的救贖

哥林多前書 15:21-26
(21) 因為死亡既然是由一個人而來,死人的復活也是由一個人而來。
(22) 原來,就像在亞當裡所有的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裡所有的人也都將得以復活,
(23) 不過每個人要按著自己的次序:初熟的果子是基督;然後祂來臨的時候,是那些屬於基督的人;
(24) 再後才是結局。那時候,基督要把國度交給父神;同時,基督要廢除一切統治的、掌權的、有勢力的,
(25) 因為基督必須做王,直到神把所有的敵人都放在祂的腳下。
(26) 最後被廢除的仇敵就是死亡。

死亡是否永遠與祂含有萬物的那位同住?你是否能告訴我們,那個上帝之火並不能完全消滅死亡嗎?當死亡被廢除的時候,那個導致死亡的罪惡也不是消滅了嗎?如果不再有罪,就不再需要憐憫或寬恕,因為這些藉著上帝所賜給每一個人不應得的恩賜已經被成全了:

“因為神把所有的人都圈在不信從之中,是為了要憐憫所有的人” (羅馬書 11:32)。

當死亡被廢除了之後,將不會為罪惡而再遭受痛苦,不像傳教士在名義上的正統基督教世界上褻瀆和欺騙性地反映的那樣。

哥林多前書 15:55-57
(55) 「死亡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裏?死亡啊!你的毒刺在哪裏?」
(56) 死亡的毒刺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
(57) 感謝神,祂使我們藉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

我們有些文章供你閱讀,一種荒謬和褻瀆神的教義,宣稱火湖的存在理由是對罪人的永恆,永無止境的折磨:一個對地獄的神聖啟示被揭穿

你知道主要在新教福音派圈子裡傳講的名義上的正統基督教福音是什麼問題嗎? 不,你不知道,所以我們說:

這是一個沒有火,沒有十字架的福音 (十字架只是在字面上傳講),他們稱之為“恩典”。這是一個假冒的福音,它承諾並鼓勵以另一種方式重新進入伊甸園,從而肉體保持不變。這個虛假的福音使用與真實相同的話語,但錯誤地應用——沒有十字架 (除了字面上) 沒有火

這個福音是非常危險的,如果可能的話,甚至欺騙上帝所揀選的人。它是以耶穌基督的名義傳講的,以便賦予它可信靠並使那些簡單而任性的誤入歧途,那些想兩者兼得。這是蛇以完美的微妙成功地在工作,播種和澆灌稗子。

因為你無法辨別我們的福音,即該福音,不是行為作品,不是罪孽被稱為“恩典”,而是真正的恩典,同樣的福音保羅和使徒所傳講的,我們必須得出結論,或者至少非常懷疑你已經被毀滅者如此絕妙地所擄去。他是一個傑出的靈魂吞噬者,即使他在摧毀他們時也正在取悅他們。整個世界都在黑暗中,但特別是宗教的基督教世界:

“眼睛是身體的燈,所以,如果你的眼睛純淨,你的全身就光明;如果你的眼睛汙濁,你的全身就黑暗。因此,光如果在你裡面成了黑暗,那是多麼大的黑暗!” (馬太福音 6:22-23)

宣告耶穌基督以祂的聖血如此巨大的代價獲勝的得勝有多大?主和祂的經文說不夠大。你對得勝的看法是祂對悲慘和可恥的失敗的看法。

我們問你:“什麼樣的軍隊將軍會對「勝利」名義上的基督教世界歸於基督,其中敵人的摧毀遠遠超過獲勝將軍能夠拯救,甚至是他自己的?”

這是假設你相信絕大多數人會遭受永恆的折磨,而相對較少的將被贖回。也許我們在這個假設中錯了?如果我們錯了,你肯定沒有注意我們與康福先生的通信內容或提供給他的網站鏈接作為他的錯誤的證據。

閱讀萬物的復興第二次的死

保羅·科恩
維克多‧哈維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