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惡魔般的教義:“魂眠” (在基督裡死去的人是無意識的)

ChineseEnglishSpanish

有些人教導說,當我們死去時,我們會進入無意識或“靈魂睡眠”的狀態,直到復活時,當判決我們的最終狀態。這些人使用幾個經文來捍衛這個錯誤。例如,他們指出當拉撒路已經死了,耶穌對信徒說拉撒路睡了,要去叫醒他時,然後明確地告訴他們拉撒路死了! (約翰福音11:11-14)。

耶穌曾對那些不相信復活的撒都該人說:“經上有記載,『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而是活人的神” (馬太福音 22:32)。

耶穌對馬大說:「我就是復活,我就是生命。信我的人,即使死了,也將要活。所有活著而信我的人絕不會死,直到永遠」(約翰福音 11:25-26)。

所以我們可以對那些相信這個教義的人說:“上帝不是睡眠的上帝,而是那些因著信而從睡中被喚醒的人,永遠不會再睡覺。”

“祂不叫你的腳搖動,保護你的必不打盹!保護以色列的必不打盹,也不睡覺” (詩篇 121:3-4)。

即是祂唯一的那個保護我們的必不打盹,所以我們是以祂的形象被造的,也必不打盹。

新生命是我們從神而生的,由聖靈重生的人。上帝睡了覺嗎?如果祂不是睡眠的,而我們與祂合而為一,由祂的靈生的,那麼我們怎能睡覺呢?是的,我們在身體裡睡覺 — 我們外在的人死去 — 但我們在基督裡的新生命,排除了內在的人的死亡或睡眠。

只有那些沒有與基督合而為一的現實或理解的人,才會相信在基督裡死去是無意識的謊言,睡著的,就是死在靈裡。只有那些死在靈裡 (睡著了) 的人不能理解在基督裡基督永 (清醒) 的現實。

那麼如何解釋保羅以下的話語呢?:

“我們既然相信耶穌死而復活了,照樣也相信,那些藉著耶穌已經睡了的人,神將要把他們與耶穌一同帶來” (帖撒羅尼迦前書 4:14)。

對於那些在世的人來說,當他們氣絕了他們都是睡著了,但他們現在所處的世界都是有意識的。如果他們是在基督裡,他們非常清醒,無論他們生活在這個世界還是下一個世界。

如果他們不是在基督裡,他們對於祂和天國是死的,但卻在肉體意識中是活著,不得不被贖回、磨煉和潔淨。

真正的基督教不是宗教,而是現實。正是耶穌基督,上帝祂自己,千真萬確(約翰福音1:3-4; 歌羅西書1:17)。當祂來到並居住在信徒裡面,那個人再也不會睡覺了。他在肉體中睡覺 (死去),但在靈裡,通過重生與基督合而為一,他必不打盹在那唯一的那個裡,祂保護他也不打盹。

希伯來書的作者講到生命的現實和信徒從死裡醒來的狀態,作為在這個世界和今生的事實:

“但是你們是來到[已經來了]錫安山,永生神的城,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裏有千千萬萬的天使,有名字記錄在天上眾長子的盛會,有審判眾人的神和成為完全的義人的靈魂,並新約的中保耶穌,以及所灑的血;這血所說的信息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 (希伯來書 12:22-24)。

希伯來書作者是否有說我們被遺忘和無意識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當我們重生時,我們來到那裡的到底是誰?我們來到一個城市,到永生的上帝,到天使,到盛會和長子的教會面前

還有呢?那些重生的人來到?我們來到了審判眾人的神,祂是那個活人的神而不是死人的神 (正如耶穌指責撒都該人時所說的)。我們來到了得以完全的義人的靈魂面前,而不是睡著的靈魂。我們來到祂,祂是生命!祂是活著!在祂裡面的一切都活著。

我們進入與聖徒的相交不僅僅是一個理論事項,而是一個現實,正如希伯來書作者並不是在講理論上的人物或者是那些生存不在我們生活在地球上的時候的人。他是在講那些實際存在的、活生生的、現在的人,此時此地:

“所以,我們既然有這麼多的見證人,像雲彩圍繞著我們,就應該脫下各樣的拖累,和容易纏住我們的罪,以堅忍的心奔跑那擺在我們面前的賽程” (希伯來書 12:1)。

上帝是活著的真實的存在的嗎?天使是活著的真實的存在的嗎?耶穌,那新約的中保是活著的真實的存在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上帝為什麼要把死的與活著在這麼多的見證人盛會一起,通過重生進入王國時我們來到所見證的大會?祂沒有; 那些證人也是活著的、真實的、存在的。

那個上帝與天使在天堂,而亞伯拉罕和所有其他去世的信徒都是無意識的觀念是荒謬的。他們為什麼應該是無意識的、睡著或死的?司提反為什麼應該是無意識的,實際上他在未來的世界裡看到耶穌基督活著?難道他不是在復活生命上,也是在耶穌基督裡祂自己有份的嗎?他當然是!這就是為什麼司提反能夠看到人子站在神的右邊的道理。他在內已有份在復活的生命裡,正是祂耶穌基督。

當摩西和以利亞在山上與耶穌會面時,他們是在夢遊,在睡夢中說話嗎?在懷愛倫及其自封的接班人的魔鬼啟發的領導下,複臨信徒相信死者是無意識的,把這個事件視為僅僅一個景象,彷彿上帝的異像不是真正或真實的。要不然,他們宣稱以利亞和摩西從未死過。當指出經上有記載摩西確實死了 (申命記34:5-8),他們說他是一個例外 — 在所有死者中,他並不像其他人一樣無意識的。

他們斷言的依據是什麼?他們必須不斷地解釋經文的證言,以維持和捍衛他們的教義,這種教義沒有上帝的根據。他們通過守他們的傳統和人的教條使律法和先知無效。

現在讀這個:

1) “我約翰,是聽見又看見這些事的人。我聽見又看見了以後,就俯伏在那位指示我這些事的天使腳前,要敬拜他。 可是他對我說:「你要注意,不可這樣!我和你,以及你的弟兄先知們,還有那些遵守這書上話語的人,都是同做奴僕的。你應當敬拜神!」” (啟示錄 22:8-9)

那談到的天使做上帝奴僕的是活躍的、不是死的或睡著,正如耶穌對撒都該人說的那樣 (馬太福音22:32)。

還有其他經文表明,那些今生在基督裡去世的人並非無意識的或在“魂眠”中:

2在掃羅吩咐找一個招魂的婦人時,先知撒母耳 (那時撒母耳已經死了) 出現在掃羅那裡,並告訴他明天以色列必交在非利士人手裏,掃羅和他的兒子們必與撒母耳在一處了 (撒母耳記上第二十八章)。

一個可能會爭辯說,那個交鬼的婦人正在欺騙掃羅,使他相信他正在與撒母耳說話。那麼,為什麼那個婦人對她看到的就懼怕了?是的,惡魔可以受驚; 但為什麼撒母耳所說的全都成了事實?惡魔有說話的權力對於即將來臨上帝的審判嗎?

除了上帝的僕人之外,掃羅怎麼被責備對於他的罪惡呢?是的,魔鬼可以假裝正義並譴責罪犯者,但他們沒有上帝的權威來支持他們的指責,正如撒母耳在這裡證明的那樣。

這段經文清楚地證明了一個已故的人。撒母耳在上帝裡是清醒的,並對掃羅說了他應該聽的。

3還有一個例子,耶穌向那些被監禁的靈魂講道,那些死在洪水中的人。

彼得前書 3:18-20
(18) 因為基督也曾一次為了贖罪而受苦,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為要把你們帶到神的面前。照著肉身說,基督固然被處死了;但照著靈說,祂卻得以復活了。
(19) 藉著靈,祂也曾去傳道給那些被監禁的靈魂,
(20) 就是從前在挪亞建造方舟的那些日子裡,在神耐心等待的時候那些不肯信從的靈魂。當時進入方舟,藉著水獲救的人很少,只有八個人。

耶穌對那些靈魂傳道非無意識或沉睡的。

4祭壇底下的靈魂怎麼樣?

“羔羊打開第五個封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那些為了神的話語、為了自己所持守的見證而被殺之人的靈魂。他們大聲呼喊說:「神聖、真實的主啊!祢不施行審判,不為我們的血向住在地上的人討回公道,還要多久呢?」於是他們每個人都被賜予了一件白袍;有話吩咐他們還要安息一些時候,直到那些與他們同做奴僕的和他們的弟兄,就是那些將要像他們一樣被殺的人,滿足了數目” (啟示錄 6:9-11)。

5經上有提到集會:

“亞伯拉罕壽高年老,享盡天年,氣絕而死,歸到他的先人[他百姓]那裡去了” (創世記 25:8)。

“以實瑪利一生的歲數,是一百三十七歲;他氣絕而死,歸到他的先人[本民]那裡去了” (創世記 25:17)。

“以撒年紀老邁,安享天年,息勞而終,歸到他祖先[他百姓]那裏。他兩個兒子以掃和雅各把他安葬了” (創世記 35:29)。

“雅各又囑咐他們,對他們說:“我快要歸到我的親族[本民]那裡去,你們要把我埋葬在赫人以弗崙田間的洞裡,與我的祖先在一起” (創世記 49:29)。

“雅各囑咐眾子完畢後,就把腳收在床上斷了氣,歸到他祖先[他百姓]那裏去了” (創世記 49:33)。

上帝對摩西說,“你必死在你所登的山上,歸到你祖先[你百姓]那裏,像你哥哥亞倫死在何珥山上,歸到他祖先[他百姓]那裏一樣” (申命記 32:50)。

這是說將塵灰集成一個巨大的永恆堆,胴體集成的胴體,還是說活神主持活的,而不是死的,在一個維度,其中凡人在沒有基督的生命和靈在他們裡,幾乎沒有理解?

“關於死人復活的事,你們難道沒有讀過摩西書『荊棘篇』上,神怎樣對摩西說的嗎?神說『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而是活人的神。你們完全錯了!」” (馬可福音 12:26-27)

6約翰在天堂看見了一大群人:

啟示錄 7:9-17
(9) 這些事以後,我觀看,看哪,有一大群人,沒有人能夠數過來。他們來自各國家、各支派、各民族、各語言群體。他們身穿白袍,手裡拿著棕櫚枝,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
(10) 大聲呼喊說:「救恩屬於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屬於羔羊!」
(11) 所有的天使都站在寶座、長老們和四個活物的周圍;他們在寶座前,把臉伏在地上,敬拜神,
(12) 說:「阿們!願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能、力量都歸於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13) 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身穿白袍的是誰?他們是從哪裡的?」
(14) 我對他說:「我主啊,你是知道的。」他就對我說:「這些人都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他們用羔羊的血洗淨了自己的袍子,使它們潔白了。
(15) 因此他們在神的寶座前,日夜在祂的聖所中事奉祂。那位坐在寶座上的也將庇護他們:
(16) 他們將不再飢餓,也不再乾渴;太陽或任何炎熱也不會傷到他們;
(17) 因為在寶座中的羔羊將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要從他們的眼中抹去一切淚水。」

7保羅談到與身體分開並與主同住。如果我們與那個復活和生命的主同在,那麼無論是在今生還是在下一世,我們怎能是無意識呢?

“我們既然一向都是坦然無懼的,又知道住在身內就是與主分開。因為我們行事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眼見。現在還是坦然無懼,寧願與身體分開,與主同住” (哥林多後書 5:6-8)。

一個可以讓聖經說出幾乎任何什麼。我跟基督復臨安息日信徒和其他人爭論,使用許多經文來繼續表達他們的觀點。他們共同的評論是:“即使是孩子也可以看到這一點!”這一評論暴露了他們死亡和黑暗的狀態。他們錯了,靠他們的觀察力以肉體來解釋經文,受到魔鬼教義的影響,既不明白藉著上帝之靈經上的話,也不明白神的大能。

主的見證是清楚的:除非從上面向他顯示,否則最明智的人不明白經上所說的話。直到那時,他對經文的任何事情都蒙在鼓裡。正如耶穌所說,“父啊,天地的主,我讚美祢,因為祢把這些事向智慧和聰明的人隱藏起來卻向嬰孩顯明。 父啊,是的,這就是祢的美意” (馬太福音 11:25-26)。

為什麼人對死者陷入無意識的被遺忘吵吵嚷嚷的是怎麼回事?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他們似乎比其他傳講永無止境的折磨的人更開明,更善良。與永遠不結束折磨的前景相比,將靈魂陷於被遺忘的狀態似乎更加比較人道的。但這是對上帝的謊言,謊言總是殺人的或讓你睡著。

“再者,你們已經看見了這個時代,是你們早應該從沉睡中醒過來的時候,因為比我們初信的時候,我們的救恩現在更近了” (羅馬書 13:11)。

這種惡魔般學說的傳教士都沒有體驗現實的生活。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們是那些睡著了,無意識的人,在他們行走和說話,對上帝的王國是死的。但那些相信祂的人現在分享生命,從死亡和地獄中被解救出來。

“所以祂說:「醒過來!睡著的人哪,從死人中起來吧!基督就要光照你了!」” (以弗所書 5:14)

考慮一下相信這個教義的另一種選擇:知道從地上開始在基督裡有永無止境的生命。耶穌的許應:“凡住在我裡面的人,永遠不要死[睡覺]。”真理是多麼有福的啊!相信的人是多麼有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