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獸的印記和神的印記

Chinese – EnglishSpanish

這篇文章是回應那個詢問關於獸的印記。但她沒有問關於上帝的印記。許多人不考慮這個主題,因為他們認為上帝的印記肯定是他們的,但他們甚至不知道它是什麼。但是當他們知道上帝的印記是什麼時,他們就會知道獸的印記是什麼。

當摩西四十歲的時候,在他的心中幫助他的人民,以色列。但憑藉自己的力量,他失敗了,不得不逃命。四十年來,他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上,一直在荒野中。

然後上帝向他顯現並派遣他到埃及以拯救以色列。當摩西到達那裡時,他被法老的法術士反擊。他們能夠模仿上帝使摩西要做的第一個神蹟。他們有力量。為什麼?因為他們有獸的印記,但摩西克服了,因為他有上帝的印記。

上帝的印記是死刑。這是一個人把自己的生命釘在十字架上的條件。這是區別善與惡之間唯一確定的標誌,在上帝的兒女和地上的居民之間,在那些屬於神和非屬於神的之間。

光明和黑暗都可以做偉大的工作。兩者都行神蹟,從天上降下火來,行大奇事 (約伯記1:16; 帖撒羅尼迦後書 2:9-10; 啟示錄13:13-14)。但是黑暗的力量是有限的。摩西勝過法老王宮的法術士,因為他擁有上帝的大權。他是如何獲得這種力量的?他死去了。

他的志向已經沒有希望地被消滅了。他試圖用自己的力量做的工作很早就已經失敗了。然而,雖然他所種的權力是必朽壞的,但被提昇的卻是不朽壞的; 所種的是軟弱的,但被提昇的是有能力和得勝的權勢 (哥林多前書15:42-43, 53-55)。這是上帝在摩西的工作,正如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埋葬和復活一樣,如約拿也表示“死亡”,“埋葬”,三天之後,“他活了起來。” 死亡和復活是人子的象徵,是真實生命的象徵; 這是上帝的印記。

使徒保羅說因為他曾定了主意,在他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 (哥林多前書2:2)。他知道上帝的秘密,因為他的額頭上有上帝的印記。他對自己已判處死刑(羅馬書6:4,10-11; 哥林多後書1:9)。那是上帝的印記。這是主真正僕人的記號。這是成熟聖徒的標誌。這是基督成形在我們裡面 (加拉太書4:19)。

當子粒播種在地上發芽並生長,產生更多的粒穀,所以等到時候成熟,我們與基督在能力和榮耀中復活,在祂所揀選的工作中事奉祂 (加拉太書2:20)。當上帝給我們祂的印記時,世界和肉體的腦海將其視為失敗、虛偽、落空和羞辱。基督是被殺的 ー 祂是被公開羞辱的。但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是得勝的方式; 祂的死是世界的審判和救贖。

所以那些屬於祂的人都是如此。他們必須公開地、順從的、悄悄地、謙卑地受苦死去,他們必須耐心等待那肯定和即將到來的複活。與頭部一樣,與身體及其每個成員一樣。否則,我們不是屬於祂的。

作為基督身體的肢體,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死去。但了解真理有助於我們穿過我們的曠野,穿過我們的死亡,穿過在我們的額頭上接受上帝的印記,這是一種痛苦的經歷。用極熱的鐵烙印字樣在額頭上要容易得多。

一旦上帝召喚的靈魂成為祂的已經死去了,就沒有什麼可以傷害到他或對他做什麼的。他再也不在乎別人的想法或做法。他是個死人。

“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做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 (啟示錄 3:12)。

他承認除了上帝之外沒有什麼力量。他知道無論敵人多麼強大,他都無所畏懼。如果敵人一時佔上風並不重要。他知道一切都掌握在上帝手中。

以弗所書 2:4-7
(4) 然而,神既有豐富的憐憫,因他愛我們的大愛,
(5) 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
(6) 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
(7) 要將他極豐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施的恩慈,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

雖然在肉體之中仍然有痛苦彷徨,煩躁不安和擔心害怕 (羅馬書7:18),內在的人已經達到了日日平靜與安寧。

四十歲時,摩西是一個傲慢而精力充沛的人。他很自信。他想以自己的力量拯救以色列人。他一開始還在母胎裡,已有心贖回以色列。當時他還不知道他只是種子穀物而不是收成的穀物。他幾乎不知道他還有待種植,被蒙羞和破碎。他沒有意識到他是在依靠獸的力量,罪人的力量,第一個亞當,他一直被處於狡猾走獸的力量和領域之下,伊甸的蛇。

我們看到上帝的印記就是打破一個人的死刑。那獸的印記是什麼?這是對肉體的表揚,一個人的吹捧,使他大膽和傲慢,使他能像雅尼和佯庇一樣模仿上帝的工作。這是肉體的驕傲和能量,是所有那些福音傳道者和牧師在電視和廣播中宣稱侍奉上帝的。

他們欺騙誰? 只有那些非死去的。他們欺騙那些選擇想救自己生命的人,那些逃避捨棄自己和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去跟從主的人。他們欺騙那些也接受了獸的印記的人,這使得他們能夠做一些出取悅人的事情。

“「他們是瞎眼領路的。若是瞎子領瞎子,兩個人都要掉在坑裡」” (馬太福音 15:14)。

宗教的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 他們活著,他們蓬勃發展,他們在笑…目前是這樣。在所有這些之中,他們都顯示出獸的印記。他們說話具有權力,並被世界所接受。他們被允許相互交換和接收,買賣。獸給了他們這個特權以他的印記。耶穌說:

“「但你們富足的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受過你們的安慰。你們飽足的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要飢餓。你們喜笑的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要哀慟哭泣。 人都你們好的時候,你們就有禍了!因為他們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這樣」” (路加福音 6:24-26)。

在所有這些事情中,當他們認為自己被證明是屬於上帝的時候,他們就會向那些有眼睛看得見的人證明並向他們顯示他們是屬於獸。他們有能力以耶穌基督的名義做偉大的事:

哥林多後書 11:13-15
(13) 這樣的人是假使徒,是詭詐的工人,裝成基督的使徒。
(14) 這並不希奇,因為撒但自己也裝作光明的天使,
(15) 所以,撒但的僕役裝成公義的僕役,也不必大驚小怪。他們的結局必按他們所作的而定。

他們是放肆無禮的、冒昧的、驕傲的、傲慢自大的、眼睛因體胖而凸出的、肚腹飽滿的、洋洋自得的、專愛自己的、貪愛錢財的、自誇的、褻瀆的、忘恩負義的、不聖潔的、沒有親情的、惡言中傷的、在他們的慾望中不能自律的、橫蠻兇暴的、不愛良善的、賣主賣友的、愛享樂過於愛神,有敬虔的形式,卻否定敬虔的能力;雖然常常學習,總不能充分明白真理(主耶穌基督),這些人你應當避開! (提摩太後書 3:1-7)

這些人總是抵制真理,即使雅尼和佯庇敵擋了摩西,心地敗壞腐的人,信仰也經不起考驗。但經上有記載,他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因為他們的愚昧終必在眾人面前顯露出來。但惡人和騙子必越來越壞,他們欺騙人,也必受欺騙 (提摩太後書 3:8-9, 13)。

這就是所有那些宣稱相信基督但與祂無關的人的命運。

獸的印記是該隱的印記 

創世記 4:8-15
(8)  該隱與他兄弟亞伯說話,二人正在田間,該隱起來打他兄弟亞伯,把他殺了。
(9)  主對該隱說:「你兄弟亞伯在哪裡?」他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
(10)  主說:「你做了什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
(11)  地開了口,從你手裡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
(12) 你種地,地不再給你效力;你必流離飄蕩在地上。」
(13)  該隱對主說:「我的刑罰太重,過於我所能當的。
(14) 祢如今趕逐我離開這地,以致不見祢面,我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凡遇見我的必殺我。」
(15) 主對他說:「凡殺該隱的,必遭報七倍。」主就給該隱立一個記號,免得人遇見他就殺他。

上帝給了該隱的記號是什麼?

約翰弟兄告訴我們該隱的事:“不要像該隱;他是屬那邪惡者,殺了自己的弟弟。為甚麼殺了他呢?因為自己的行為是邪惡的,而弟弟的行為是正直的” (約翰一書 3:12)。

這個邪惡的是誰? 豈不是上帝在伊甸園創造的狡猾的獸,牠誘惑了夏娃嗎? 在拒絕上帝悔改的勸告時,罪孽接管了,該隱成了那個邪惡人的僕人。但上帝給了該隱一個印記。那個印記就是人們用上帝的名義在宗教界中穿上,表現出來,假裝和推定的愛,使人感動的虔誠。

有虛假的愛就是力量,強大的力量。它令人印象深刻:它讓人感動和激勵、討好、安慰、縱容、收買和哄騙。對那個作法的人來說,它以其溫柔,充滿關懷的影響力去贏得一個人的心。

該隱離開主的面前之後,從哪裡獲得權力和影響力建造了一座城 (聚集人們)?

“於是,該隱離開主的面,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該隱與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懷孕,生了以諾。該隱建造了一座城,就按著他兒子的名,將那城叫做以諾” (創世記 4:16-17)。

該隱以他的愛心尤其是他的友好的微笑、親吻、溫柔的話語、幫忙、擁抱、撫摸和握手建立了他的城市。你不會預料殺人的是這樣的,不是嗎?該隱成為公關活動、外交活動、使人們聯合起來的專家。他出去聚集人們在一起,團結一致以…他的愛。這是他對那些可能試圖懲罰他或傷害他的人的保護。

該隱所有這些事情本身都是錯的嗎?一點也不是!我們被鼓勵友好,而聖徒自然地就是。我們被鼓勵用聖潔的親吻彼此問安,彼此接納,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給予,鼓勵,溫柔和用愛心彼此寬容,以我們被賜予的任何方式分擔聖徒的缺乏。屬於主的人不同之處在於他們在靈裡和真理中敬拜祂,並且他們說出真理,代價是被人接受 ー 而且總是如此,因為人們討厭聽到真理。所以我們所談論的是假冒與真實,那個真實與那個似乎真實相比。

憑藉這種假冒的愛,該隱與人有很大的力量。有了這個印記,他就能夠模仿上帝兒女的真愛和敬拜,從而得到他們的安全。的確,他會受到人們的歡迎。

因此,猶大寫了那些有獸印記的人:

“這樣的人是你們愛筵上的污點;他們無所懼怕地同你們宴樂,彷彿牧人只顧餵飽自己。他們是無雨的浮雲,被風飄蕩;是秋天沒有果子的樹,死而又死,連根被拔出來;是海裏的狂浪,湧出自己可恥的沫子來;是流蕩的星,有漆黑的幽暗永遠為他們保留着” (猶大書 12-13)。

上帝會讓該隱成為假冒的基督徒嗎?為什麼不呢?

神就把一種迷惑人的力量送進他們裡面:

帖撒羅尼迦後書 2:9-12
(9) 這不法之人的到來,是出於撒旦的作為,對那些正在滅亡的人,使用一切能力、虛假的神蹟和奇事,
(10) 並且使用一切不義的詭計,因為他們不接受那能使他們得救的真理之愛。
(11) 為此,神就把一種迷惑人的力量送進他們裡面,使他們相信虛假之事,
(12) 好使所有不相信真理而喜悅不義的人,都被定罪。

並且作說謊的靈:

列王紀上 22:19-23
(19) 米該雅說:「因此你要聽主的話!我看見主坐在寶座上,天上的萬軍侍立在祂左右。
(20) 主說:『誰去引誘亞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陣亡呢?』這個這樣說,那個那樣說。
(21) 隨後有一個靈出來,站在主面前,說:『我去引誘他。』
(22) 主問他:『用甚麼方法呢?』他說:『我要出去,在他眾先知的口中成為謊言的靈。』主說:『這樣,你去引誘他,必能成功。你出去,照樣做吧!』
(23) 現在,看哪,主使謊言的靈入了你所有的這些先知的口,並且主已經宣告要降禍於你。」

“但是,”你可能會反對,“不是獸讓所有人都接受這個印記嗎?”是的,正如上面所預定的那樣。

“彼拉多就說:「祢不與我說話嗎?難道祢不知道我有權釋放祢,也有權把祢釘上十字架嗎?」耶穌回答:「如果權柄不是從上面賜給你的,你就對我沒有任何權柄。所以,把我交給你的人有更大的罪」” (約翰福音 19:10-11)。

既然上帝交辦作說謊的靈並把一種迷惑人的力量送進他們先知裡面欺騙亞哈,以及上帝賜給撒但指示折磨約伯 (約伯記第一章和第二章),所以獸從上面被授予牠在牠想要的人身上留下印記。

啟示錄 13:4-8
(4) 他們都拜那條龍,因為牠把自己的權柄給了獸;又拜那隻獸,說:「誰能比這隻獸,誰能與牠交戰呢?」
(5) 龍又賜給那隻獸說誇大褻瀆話的口,又賜給牠權柄可以任意行事四十二個月。
(6) 那獸就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和祂的帳幕,就是那些住在天上的。
(7) 牠又被准許與聖徒作戰,並且得勝,也賜給牠權柄,可以制伏各支派、各民族、各語言、各邦國。
(8) 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羔羊的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牠

啟示錄 13:11-17
(11) 我又看見另一隻獸從地裏上來。牠有兩個角如同羔羊,說話好像龍。
(12) 牠在第一隻獸面前施行第一隻獸所有的權柄,並且使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致命傷被醫好了的第一隻獸。
(13) 這隻獸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使火從天降在地上。
(14) 牠得了權柄在第一隻獸面前能行奇事,迷惑住在地上的人,告訴他們要為那受過刀傷還活着的獸造個像。
(15) 又有權柄賜給牠,讓那隻獸的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使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
(16) 牠又使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打一個印記;
(17) 這樣,除了那有印記,有獸的名或有獸名數字的,都不得買或賣。

這真是一個美麗,強大的印記!這是一種強烈迷惑人的力量,如此強大,即使那些蒙揀選的人可能受欺騙:

“因為假基督們和假先知們會出現,行大神蹟和奇事,如果有可能,甚至迷惑那些蒙揀選的人” (馬太福音 24:24)。

獸的印記是該隱上的印記(閱讀虛假的愛 ー 該隱的印記)。這是假冒的愛和肉慾的力量使人欽佩、激發、影響和激勵人類去遵從一個人的吩咐。

該隱得到了保護,同時也被賦予了實踐全人類篡奪者的統治和權力。上帝建立了這種能力並安排該隱做,不僅僅是為了該隱,而是為了聖徒的緣故。戰鬥是在陣列中配置的,與善惡的力量鎖定在衝突中,到彼此之間的死亡。該隱的種子是為了反對上帝的聖徒而建立的。但是讚美上帝,我們已經通過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獲得勝了!

在這場戰鬥中行使信心會使聖徒成熟,充分發揮他們作為上帝之子的潛力。在克服內在之後,上帝的兒子將會代表人類的其餘部分來征服敵人,在時期完成將所有人贖回並帶入他們的父和救贖主的國度。

那惡者的兒子們為了自己和他們自己的種類而保住了自己的生命,並通過上帝的權威接受他們的導師和先知的印記。 這是撒但的印記和力量,那個邪惡者、蛇、狡猾走獸、毀滅者、龍,那個多年來一直有權力對人類進行統治的人,甚至是上帝的兒子。要打敗這種權力和統治權,人必須死去。這是唯一的道路。必須用火撲滅火。死亡必須受到致命打擊,第二次死亡反擊第一次死亡。要與天父團聚,我們必須與人子一同死,因為只有通過神的兒子,人中唯一的中保,我們才能被得救,並恢復到伊甸園以及與上帝相交。

唯有通過在基督裡的死亡才能得生命。如果我們選擇在我們的工作中生活並佔上風,那麼除了死亡和地獄之外就沒有甚麼別的。我們可能取得了世俗的成功,人的讚賞和其它屬世的利益,但我們休想擁有上帝的權力,恩惠和榮耀。

保羅的生活與撒但的兒子不同。他的是苦難、迫害、正確的生活方式、信心、憐憫、愛心和忍耐。而且他說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裏過敬神生活的,都必遭受迫害 (提摩太後書 3:10-12)。

對於罪人,黑色是白色的,白色是黑色的; 光明是黑暗的,黑暗是光明的。對聖徒來說,正確是強權的,對世上的人來說,強權是正確的。對於肉體的人來說,上帝的印記似乎是獸的印記,而獸的印記則顯示為上帝的印記。

正如保羅說:

“因為無論在得救的人或在滅亡的人當中,我們都是基督馨香之氣,是獻給神的。對滅亡的人,這是死而又死的氣味;對得救的人,這是生而又生的氣味。這些事誰能當得起呢?”  (哥林多後書 2:15-16)

換句話說,誰能夠明白或了解這些事情?

“祂說:「但以理啊,你只管去,因為這話已經隱藏封閉,直到末時。必有許多人使自己清淨潔白,且被熬煉,但惡人仍必行惡。一切惡人都不明白,唯獨智慧人能明白” (但以理書 12:9-10)。

維克多·哈維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