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虛假的愛 — 該隱的印記

EnglishAfrikaans – Chinese

耶穌對他說:「猶大,你用親嘴的暗號賣人子嗎?」(路加福音 22:48)

今日我們史無前例地成為別人仇敵,但我們不會視別人為敵反而盡可能辨認他們的真相。然而,我們相信使徒保羅的話: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以弗所書 6:12)。

今日,我們剝去撒旦的面具,發現並認出該隱的印記。

彼得·馬歇爾(Peter Marshall)曾經將撒旦描述為“人的化身”。許多小時的辯論和質疑都可以用來談論他的意思。他說的是有點道理。如同上帝進入那些祂通過肉身派遣的人時,撒但進入那些他在肉身中啟發的人。基督擁有祂的身體,撒但也有他的身體。

今天,我們替亞伯申冤。今日,我們反對撒旦的本質和他最後的極大的權力堡壘。我們抵抗他的首都和他的總部,他的中央指揮所和他的人。今天,我們反對他的最佳欺詐。使徒保羅寫到他和他的:

“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旦也裝作光明的天使。 所以,他的差役若裝作仁義的差役,也不算稀奇。他們的結局必然照著他們的行為” (哥林多後書 11:14-15)。

今日,我們剝去撒旦的面具,發現並認出該隱的印記。我們也要永遠記住,是上帝給了該隱這個印記。為什麼呢? 這是為了保護。 “為什麼上帝希望保護該隱?”我們可能會問。 “他不是奉上了不可接受的祭品嗎? 當上帝拒絕他的供物時,他不是沒有大大地發怒,變了臉色嗎? 他不是沒有拒絕了上帝對他的忠告嗎? 他不是沒有嫉妒和怨恨他的弟兄,他的弟兄是正直的,並且被上帝接受了嗎? 他不是沒有放開他的克制,殺死了亞伯,犯下最終的罪行嗎? 上帝為什麼希望保護他?” 事實上,上帝保護了他,正如聖經記載的那樣:

“該隱對耶和華說:「我的刑罰太重,過於我所能當的。你如今趕逐我離開這地,以致不見你面,我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凡遇見我的必殺我。」 耶和華對他說:「凡殺該隱的,必遭報七倍。」耶和華就給該隱立一個記號,免得人遇見他就殺他”  (創世記 4:13-15)。

上帝不僅保護他,還對任何試圖傷害他的人提出了七次判決。此外,上帝甚至使該隱興旺起來:

“該隱與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懷孕,生了以諾。該隱建造了一座城,就按著他兒子的名,將那城叫做以諾”  (創世記 4:17)。

虛假的信徒以他們的印記驅逐敵人並吸引許多人加入他們

無數的時間已浪費在猜測上帝放在該隱的印記的性質上。這篇文章將辨認這個印記,消除對靈魂的混淆,除去由這種混淆引起的懷疑和譴責,從而鼓勵真正的信徒:

“所以,你們要把下垂的手、發痠的腿挺起來,也要為自己的腳把道路修直了,使瘸子不致歪腳,反得痊癒。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並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 又要謹慎,恐怕有人失了神的恩;恐怕有毒根生出來擾亂你們,因此叫眾人沾染汙穢;恐怕有淫亂的,有貪戀世俗如以掃的 — 他因一點食物把自己長子的名分賣了” (希伯來書 12:12-16)。

這篇文章將揭露虛假的信徒,該隱的種子,他們不僅用上帝給予的印記抵消仇敵,而且甚至吸引許多人加入他們建立城市,除了主的存在之外; 那些與該隱一樣,向上帝獻上不可接受的祭品的人; 那些憎惡忠實的真正崇拜和祭獻的人。

我們這天對你說,保護該隱他的印記,不過是愛和虔誠的表現。這個外表是非常強大的,並且使該隱強大,受了上帝的保護,由於上帝祂神秘的目的。

蛇也使用這種愛欺騙了夏娃。從本質上牠說:“我正在為你做點事。對你來說,這將是偉大而光榮的,你的眼睛將被打開,你會看得到如同上帝。” 這豈不是篤信宗教的所顯示的愛嗎? 如果你加入他們,他們不是答應你的讚同和祝福嗎? 夏娃陷入陷阱,之後,她開始用新的目光看待事情,她被愛迷住了在其中她被困住了。

虛假的愛是操縱上帝和人為自己服務的工具。

這種愛是為了想獲得,而不是想給予,雖然給予是獲得的策略的一部分,就像蛇給夏娃一樣,所以牠可以得到牠想要的東西。蛇給夏娃帶來的愛是基於人不能委託給上帝給他需要的謊言,所以他必須採取必要的行動 (從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中) 以便要親眼看到和為自己做事。

人類的愛,特別是在其各種宗教表達方式中,已經來自,並繼續存在著,在一個不應該信任上帝的謊言,並且必須祂與祂所有造物一起被操縱,以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虛假的愛是操縱上帝和人為自己服務的工具。

當該隱向上帝獻上祭品時,該隱就在這種愛中獻出,以免給{他}[祂],而是從祂那裡得到。他的奉獻有一個自私的動機和目標。這就是為什麼他的祭品沒有被接受。這就是他發怒的原因。他被拒絕了,沒有得到他想要的東西。想想看。他的憤怒會有什麼其他原因? 如果他的意圖是服侍上帝並且執行祂的旨意,這是做出奉獻的唯一合理的動機,那麼他不可能對任何結果感到憤怒。他會成功地做好他應該做的事情,沒有任何可以阻止得了他。但是因為他的動機是為了服務他自己的意志而不是上帝的旨意,所以他發怒了,因為他的“好事”沒有被接受。

上帝唯一可以接受的愛,就是那種不考慮回報的愛,這是一種導致生命的愛。這就是上帝的本性,也正是屬上帝的兒子亞伯獻上了他的祭品。他愛上帝,就像上帝愛他一樣。如果該隱這樣做了,他就不會發怒。他和他的祭品都會被接受。上帝對他說:

“「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 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它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它。」”   (創世記 4:7)

該隱有上帝兒子的遺產。他聽到上帝的聲音,被告知要做什麼,並有權力去做。但他無法得到他想要的東西而憤怒了。通過殺害義人亞伯,他致力於“黑暗的一邊”。他種植自私自利,以便得到他想要的東西,並且獲得了終極獲取工具 — 人類的愛。這是神賜給他的印記,是欺騙夏娃的獸的印記 — 這種微妙而詭詐的愛,是個體貼而追求人的肉慾。該隱是屬於那惡者 (約翰一書3:12)。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主耶穌如何處理這種愛。想一想使徒彼得試圖拯救祂的肉體時所說的話,譴責主對於祂說會被宗教人士所殺害:

“耶穌轉過來,看著門徒,就責備彼得,說:「撒旦,退我後邊去吧! 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  (馬可福音 8:33) 。

體貼人類的心意或事情是上帝所警告該隱的罪,因為他拒絕了這個警告,在這種情況下就被罪控制了。他培育了他所播的種子 — 那種罪惡的心態,並成為虛假的愛,體現在他的渴望中,印記著愛,將有助於並保持他的動力,讓他人去做他的意志。

該隱被給予獸的印記,一種欺騙性的給予,我們稱之為“愛”。

該隱離開上帝之後,他建了一座城市。他怎麼聚集人一起去建立呢? 他不是采用強制。 他能夠這樣做是因為愛 — 通過給人他們想要的東西。對於人類來說,就是愛 — 助你能獲得或者能保持你想要的肉慾。在一個充滿敵意的世界中該隱,可以通過向人們提供他們想要的東西而生存。為了自己服務,他犯了罪,在上帝前面受到不被接受,但通過他為他人服務,他被人們所接受,並且這樣保持了他的生命。

“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  (馬太福音 16:25)。

刻意地為他自己保存生命,該隱卻失去了它。他離開了上帝的面前。他被給予獸的印記,一種欺騙性的給予,我們稱之為“愛”,這保存了他。這種愛真正是關於想要獲得的,而不是關於給予的如同真正的愛一樣。這是關於其他人如何能使你受益,以及你必須做些什麼才能獲得這種利益。這是關於別人如何讓你感覺到的。如果上帝讓你感覺不好,就像祂對該隱所做的那樣,祂不會受到尊重或者是被聽從,因為你希望你的義被認為是值得的。

一直以來,跟隨著該隱的想法,人們將自己的心放在自己想得到的東西上,而不是放在上帝的要求上 (只有祂知道什麼是最好的)。人在外表上是篤信宗教的,而內心卻是獸的印記正在操作中。如今,一般的,名義上的基督徒用該隱的愛從頭到腳武裝著。他用愛束上腰,穿上愛的護胸甲,穿上愛在腳上,並且最重要的是拿起愛的盾牌。他拿著愛的頭盔和愛的寶劍,用神的話語“在愛內”。那些做得好的人被認為是最屬靈的和最敬虔的。

然而,因為他們追求自己的利益,他們不被上帝接受:

“惡人獻祭為耶和華所憎惡,正直人祈禱為祂所喜悅”  (箴言 15:8)。

這就是假冒基督徒的傳道人的工作方式:“獻上你們的金錢,我們會使用它為神做不同的事情,你會和祂保持一致因為你支持祂的工作,祂會獎勵你的奉獻。” 但上帝與傳道人或他們的計劃無關。如果你為了得到而給予,正如傳道人所做的那樣,並建議你這樣做,你最終會對結果感到怨恨的。當事情不好時,上帝會“揹黑鍋”; 祂會受到指責。但祂從來沒有參與這個騙局,若是你聽了祂的話,而不是走該隱的方向,那對你將會是好的。

“如果你做得好,你會不會被接受?”

真正令上帝憂傷的是人們對祂宣稱的愛是徒然的。如果人們是這樣對你 — 利用你,從你那裡得到東西,而不是去聽從你說什麼,特別當是為了他們的好處時,你會怎麼樣? 如果他們高度讚揚你,但直接地違背了你的意願,你將如何處理? 名義上的基督教世界猶如上帝的猶大,親吻人子的臉頰,但是卻背叛了祂處死。上帝被視為一種巨大的障礙,讓人類得到他們想要或認為他們應得的東西。

所有屬肉體的宗教行為都受到獸之愛的推動。

教皇是猶大背叛的一個典型。他談論基督和愛,影響了一個極大的虔誠和聖潔的姿勢,而許多人的血液都在他的手上。他偷盜窮人,卻靠人們的讚美過著奢華的生活。 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受苦,而天主教會在那裡顯眼地展示著祂 (或者他們這樣認為的),而他們貪婪的神職人員正在與屬肉體的人一起吞噬自己。 他們充滿了各種卑鄙的行為,妄稱上帝的名字,歪曲一切美好聖潔的,使他們的毛孔滲出死亡和腐爛的氣味。人們在享用美食時會與他們共同度過。為什麼? 因為他們被愛,得到他們喜歡的東西 — 人的讚美。

所有屬肉體的宗教行為,有形的教會和人的機構,都受到獸之愛的推動。雖然真正的基督教義說它歸結為愛 — “其中最偉大的就是仁慈” — 人類對他們的愛有著不同的定義和動機。動機使所有的差異。這將我們帶回亞伯和該隱。

當該隱殘殺亞伯,奧秘,大巴比倫 (自私的愛的化身) 在那裡。 據說,在她身上,被發現了地上一切被殺之人的血。虛假的宗教在一開始就在那裡,由自私的愛所生,似乎對人顯得有益,但對上帝是邪惡的,會殺害義人。 (稍後關於奧秘的更多信息。)

今日,整個世界充滿了慈善機構的受益者。 (教會不是有政府註冊為獲得收益嗎?)每個人都希望得到贊同,或者是為了希望得到它而給予,但誰願意為上帝貢獻出自己的生命呢? 假冒基督徒強調應該如何對待他們,而不是關於如何或者應該對待上帝和其他的人。這些偽君子在他們自己的眼中以為是正義的,所以讓他們按自己的意願行事吧! “你幫我,我也幫你;我們互謀其利。” 如果你這樣做,無論你做什麼,你都會被他們接受的。

今日,這種愛已經征服了整個名義上的基督教會世界,造成了一種無可救藥的混合,即使在挪亞時代,洪水氾濫在地上的那天:

“當人在世上多起來,又生女兒的時候,神的兒子們看見人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耶和華說:「人既屬乎血氣,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裡面,然而他的日子還可到一百二十年。」那時候有偉人在地上,後來神的兒子們和人的女子們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         (創世記 6:1-5)。

上帝不能容忍混合:“光明和黑暗如何共存?”

信徒與非信徒彼此相愛,結了婚。 這樣,產生了偉大的、令人欽佩的、英勇的、著名的、受歡迎的人 — 偉人,不僅是身材異常高大的,但也在性格、才能、權力、和影響力方面。他們有強大的能力,在他們的思想,言語和行為。他們在很多方面都是英雄。其中有那些自稱信仰上帝的人,他們的講道讓眾多人感動 — 就像今日一樣,更確切地說,今日就像是在那一天: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 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降臨也要這樣”  (馬太福音 24:37-39)。

上帝不會審判祂的兒子,祂會嗎? 祂會殺死他們嗎? 據記錄,祂做到了。祂無法容忍混合: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什麼相交呢? 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 基督和彼列有什麼相和呢? 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麼相干呢? 神的殿和偶像有什麼相同呢? 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在他們中間來往;我要做他們的神,他們要做我的子民」” (哥林多後書 6:14-16) 。

所以這就是祂為了我們的好處,我們的安全和救恩所做的教導:

“又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我要做你們的父,你們要做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  (哥林多後書 6:17-18)。

看到祂的指令如何被拋在風中(也就是說做事沒有恐懼或適當考慮後果的),難怪祂對祂的子民,祂的兒女們說:

“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 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 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 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  (啟示錄 3:15-20)。

我們已經公佈主要污染物 — 人的愛假扮為聖潔的。

上帝一直憎惡混合。一位聖潔的上帝,聖神,無法忍受它。今日,地球完全被污染了,不論是環境上、社會上、和心靈上。它太糟糕了,水不能將污染清除掉。地上的居民無法分辨虛假的信仰與真正的信仰之間的區別,還有區分做作的愛與真正的愛。所有的一切都必須靠上帝的火來潔淨。

“所以,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就當感恩,照神所喜悅的,用虔誠、敬畏的心侍奉神,因為我們的神乃是烈火”  (希伯來書 12:28-29)。

“但現在的天地還是憑著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審判遭沉淪的日子,用火焚燒”  (彼得後書 3:7)。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神的日子來到! 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熔化”  (彼得後書 3:10-12)。

今日,在你們面前,我們已經公佈主要污染物,撒旦的黑暗力量,他的欺騙,他的面具。它就是人的愛和義假扮為聖潔的。

人的愛無處不在世上的基督的教會中,更為明顯或更強大。人類以愛的名義建立自己的城市和王國。他們聚集在一起為團契,他們用祂的名義去做。他們所參與的愛對任何人都是有吸引力的,除非被聖靈辨別出和被抑制。這就是為什麼教會會員以及教堂建築數量增長的原因。他們的增長並不是因為上帝正在增添祂的身體。他們成長,因為他們被愛 — 就是他們十分追求的。 這還能有多少更具欺騙性和吸引力 (對於肉體的)?

除非我們拋棄一切並背起十字架,否則我們不配祂。

人情願從人中得到任意的讚美、安慰、和安逸,比起從上帝具有區別性的讚美。他們力圖拯救自己,而不是屈服於救贖的上帝通過十字架。保羅寫信給帖撒羅尼迦人寫道:

“其實這不法的奧祕已經在做工,只是要等到那現在攔阻他的不在其中,然後這不法之人要被顯露出來。主耶穌要以自己口中的氣殺掉他,藉著自己來臨的顯現除去他。這不法之人的到來,是出於撒旦的作為,對那些正在滅亡的人,使用一切能力、虛假的神蹟和奇事,並且使用一切不義的詭計,因為他們不接受那能使他們得救的真理之愛。為此,神就把一種迷惑人的力量送進他們裡面,使他們相信虛假之事, 好使所有不相信真理而喜悅不義的人,都被定罪。”  (帖撒羅尼迦後書 2:7-12)。

愛真理意味著不僅正在準備放棄妨礙走向真理的事物,而是要做到這一點。當耶穌宣布我們不配對祂時,除非我們拋棄所有的並背起十字架,祂真的就是這個意思。

奧祕,大巴比倫

讓我告訴你我幾年前的一個夢,在我悔改歸主後不久:

我夢見我和我過去的非信徒朋友一起在曲棍球場。我們站在看台上看到冰上奇觀。有一個身材高大 (也許十五英尺以上) 的美女,穿著白色衣服,我相信她的手裡拿著一根魔杖。她正在精心策劃整個體育場、演出、表演者、和觀眾。突然之間,我感覺到要下冰場的必要。她招手讓我來,不是憑聽得見的聲音,而是憑隱秘的力量。當我從看台上走下來的時候,我的同伴們看著我,就像我瘋了一樣。他們對我感到困惑和煩惱。

到達溜冰場,她給予了我力量去花樣滑冰。我開始做我從未做過的事情,我知道是她正在讓我做的。然後她向觀眾示意鼓掌。在她的咒語下,觀眾聽從了她的每一個命令。當我滑冰時,我享有勢力、吸引力、和掌聲,但是我感覺到它有些邪惡的。因此,我開始走向競技場的另一端,在冰面上,那裡更加黑暗,沒有人。我跪了下來,祈禱上帝幫助我擺脫這位女人的強大力量。我知道我無法抗拒它,就像是一隻蒼蠅在森林大火中。在我的膝蓋上祈禱,一支帶著三支點燃的蠟燭的銀燭台持有人出現在我面前。它似乎高約兩英尺。然後我獲得了力量離開了溜冰場。仍穿上溜冰鞋,我開始走向在沒有人的看台,然後回去找我的朋友。夢到此結束。

奧祕,大巴比倫,做世上的淫婦之母,都是關於愛的。

及時,我意識到這個女人就是奧祕,大巴比倫,做世上的淫婦之母,虛假宗教的化身。她非常有吸引力,非常強大,她統治著地球,她憑她的意志賦予人權力。經文中的箴言以及啟示錄宣稱她已經奪取了許多強壯的人。只有靠上帝的恩典我才能逃脫。

奧祕,大巴比倫,做世上的淫婦之母,都是關於愛的。這是她和她的方式,她的力量和她的成功的報告:

“「你來,我們可以飽享愛情直到早晨,我們可以彼此親愛歡樂。 因為我丈夫不在家,出門行遠路,他手拿銀囊,必到月望才回家。」(注意接下來的) 淫婦用許多巧言誘他隨從,用諂媚的嘴逼他同行。 少年人立刻跟隨她,好像牛往宰殺之地,又像愚昧人戴鎖鏈去受刑罰,直等箭穿他的肝,如同雀鳥急入網羅,卻不知是自喪己命。眾子啊,現在要聽從我,留心聽我口中的話。你的心不可偏向淫婦的道,不要入她的迷途。 因為被她傷害仆倒的不少,被她殺戮的而且甚多”  (箴言 7:18-26)。

關於她,愛她的人,經文記載:

“「而且先知們、聖徒們以及地上一切被殺之人的血,在你那裡都被發現了。 」”  (啟示錄 18:24)

這是一首詩,諷刺的是宗教愛好者會認為粗俗和不敬虔的,因為他們對這首詩的內容感到愧疚,這首詩正確地指明他們所喜歡和實踐的愛:

奧祕

奉承和美麗是非常強效的優勢,妓女很好地利用它們。不僅是年輕無知的,但也有許多強壯而明智的人已被完全俘虜她的誘惑力。即使所羅門王把他的生命屈服於她,因為她承諾的好處。

但是,這些好處非常淺薄,只是短暫的,有時甚至是如此強烈,並且留下一個空殼,迷惑他們認為他是活著的,並且是主耶穌基督的僕人。實際上,他是一個妓女販子,與妓女一樣,是耶穌基督明確的敵人。

她的力量真棒

她的面容著魔的

她觸碰了石頭

輕輕撫摸

他們的回應是即時的

他們興奮起來

他們移動

並放大自己

她確立地位了

輕輕但堅定

賦予快樂

幾乎不可能抵擋

“為我服務,我會給予

永遠的快樂 –

拒絕我,我會粉碎你。”

一個很難拒絕的提議

他們說:“這是天堂

她玩弄他們

他們射出

四面八方

他們的體物到地上

她的名聲傳到各地

他們告訴這個消息

並成為帶信人

於死亡和毀滅

花費他們自己

並如此熱愛它。

以下是撒但的愛從中自稱信徒的一些話語(我們還有很多類似的例子):

所以,對我的心非常親愛的,該基督徒不再使用經文作為刀劍來相互傷害; 因為上帝的話有足夠的能力,無需用刀劍深入我們的內心。這就是為什麼我帶他們走向光明,為了他們在愛心中成長…而撒旦並不是關於愛心的。

過分多情的,自以為是的,並且受騙的。

帖撒羅尼迦後書 2:7-12
(7) 因為那不法的隱意已經發動;只是現在有一個攔阻的,等到那攔阻的被除去。
(8) 那時這不法的人必顯露出來,主耶穌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
(9) 這不法的人來,是照撒旦的運動,行各樣的異能、神蹟和一切虛假的奇事,
(10) 並且在那沉淪的人身上行各樣出於不義的詭詐,因他們不領受愛真理的心使他們得救。
(11) 故此,神就給他們一個生發錯誤的心,叫他們信從虛謊,
(12) 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愛不義的人都被定罪。

真理確實並且能夠擊傷,尤其是在切入心臟時。

確實,數百萬人沒有使用他們應該那樣使用經文,他們無知的,自私的,不愛真理的。然而,事實仍然是,神的話語一把寶劍,正如經文所說的(以弗所書6:17,希伯來書4:12)。真理確實並且能夠擊傷,尤其是當切割到內心時,正如上帝派出去做祂的工作一樣。因為人們被定罪而苦痛並不意味著它來自撒旦。對於這個來信的女人,保羅·科恩(Paul Cohen)以下的回答,是用真愛說出真相,雖然痛苦而顯然是譴責,但如果以溫順和謙卑的心接受他的話,他的話是救贖的:

你對撒旦的理解也是錯誤的。他完全是關於愛心,是你所表現出來的虛假類型,以及你所希望的。你的愛心是肉體的愛心,它保存了第一個亞當,使他避免神的寶劍,祂的旨意和真理。

那些虛假地宣稱信仰基督的人渴望被愛,並且總是會被這些話感到被冒犯,而轉離他們情願稱之為毒液的解藥。真愛他們稱仇恨,蔑視上帝他們稱之為愛。他們想要仁慈、友誼、關心、愛慕、安慰、舒適、接受、支持、同情、認可、讚美、和欽佩。他們想得到寬恕,但不以犧牲自我和悔改為代價。他們想拼命地想得生,可是憎恨十字架。正如有人所說,“每個人都想進入天堂,但沒有人願意為死去到達那裡”。耶穌說得很清楚,每個人都必須通過十字架,正如他鋪平並展示道路一樣。沒有可替代的。

上帝的愛不是關於被愛,而是去愛; 這不是關於接收,而是獻出; 它不是集中關注內在的,而是向外伸展:

路加福音 6:32-35
(32) 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可酬謝的呢?就是罪人也愛那愛他們的人。
(33) 你們若善待那善待你們的人,有什麼可酬謝的呢?就是罪人也是這樣行。
(34) 你們若借給人,指望從他收回,有什麼可酬謝的呢?就是罪人也借給罪人,要如數收回。
(35) 你們倒要愛仇敵,也要善待他們,並要借給人不指望償還。你們的賞賜就必大了,你們也必做至高者的兒子,因為他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

名義基督教世界讓它倒退。有很多人建立城市和領域準備為那些追求被愛的人提供地方,而那些愛的追求者將會被他們所愛戴。

我們已宣佈棄絕了相愛的面容 — 既給予又接受。

使徒約翰寫道:

約翰一書 3:11-18
(11) 我們應當彼此相愛,這就是你們從起初所聽見的命令。
(12) 不可像該隱,他是屬那惡者,殺了他的兄弟。為什麼殺了他呢?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兄弟的行為是善的。
(13) 弟兄們,世人若恨你們,不要以為稀奇。
(14) 我們因為愛弟兄,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沒有愛心的,仍住在死中。
(15) 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你們曉得,凡殺人的,沒有永生存在他裡面。
(16) 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
(17) 凡有世上財物的,看見弟兄窮乏,卻塞住憐恤的心,愛神的心怎能存在他裡面呢?
(18) 小子們哪,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

約翰提到該隱屬於邪惡的一個。這個惡者是誰,牠就是那個誘惑夏娃的蛇 (獸)?

“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走更狡猾。蛇對女人說:「 神豈是真說,你們不可吃園中任何樹上所出的嗎?」”  (創世記 3:1)

撒但,我們不是確定了你的號碼,獸的數目,這是人的數目(啟示錄13:18)?

這是獸,撒旦的印記:

“牠還強迫所有的人,無論卑微的或尊貴的、富有的或貧窮的、自由的或為奴的,都在右手或額上接受印記;這樣,除了有這印記的人,誰都不可以買或賣,這印記就是獸的名字或牠名字的數目” (啟示錄 13:16-17)。

這個印記是該隱的印記,這是人稱為愛的獸的微妙之處。讓我們稱它為它實在是什麼的東西,因為它是屬肉體的狡猾詭計。它是具有欺騙性屬肉體的最高威力。沒有這個印記,任何人都不能買賣。

我們沒有被允許發言,因為我們沒有這個印記。我們因為讚美上帝而放棄了人的榮譽和聲望。 我們的言語和行為上都 (額頭跟右手),已宣佈棄絕了相愛的面容 — 既給予又接受。

我們公開地譴責這個印記,這種愛,這種虔誠的舉止,這種帶有一切隱約難辨和欺騙的形象,是個上帝的真正聖徒,藉著信心行事,在靈裡和真理中敬拜上帝。我們和那些與我們一起認清到了上帝的愛,並且辨認出祂的愛與人們的愛之間的區別,上帝在祂僕人額上的印記與該隱的印記。那位獻出不可接受的祭品者的額頭上的印記,基於人自己的正義。

獸的印記和上帝的印記

有人類的虔誠和愛,並有聖潔。屬於人的是約翰所說的那個形象:

“牠因賜給牠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做個像。 又有權柄賜給牠,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  (啟示錄 13:14-15)。

然而,上帝的僕人卻是有額頭上的印記。雖然獸的形像對屬肉體的人是可見的,但上帝的印記卻不是:

“因為你們已經死了,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神裡面” (歌羅西書 3:3)。

我們不允許去買賣,因為我們沒有該隱的印記。

除非我們臉上滿有笑容,與他們握手,眼中閃現出某些溫和的光芒,並互相支持,否則我們不會在人的王國冒充是上帝的之中被認為是合理的或可接受的。當我們拒絕隨從他們的遊戲時,他們會自動變了臉色,就像當時該隱被拒絕一樣。該隱和亞伯的事件無數次地在無數的地方和無數的方式中重演。

除非我們支持該隱的敬奉的共同教義,並且本著他的精神行事,否則我們將被排除在外。除非我們像死魚那樣隨著溪流流動,否則我們會被避而遠之。像活魚由逆水而上游的,我們被視為惹是生非者,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躲開。我們被誤解、被曲解、誹謗、被指責、批評、和譴責為可惡的、為引起分歧的、為異教徒、狂熱分子、邪教領袖、和假先知。我們不允許去買賣,因為我們沒有該隱的印記。我們不被允許成為該隱兒子建立的城市的一部分。

但這不是問題。我們的友愛之情是與亞伯拉罕:

“因為他等候着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設計和建造的”  (希伯來書 11:10)。

我們對人的城市一點都不感興趣。

偶像崇拜

該隱的後裔以自己的形象塑造了基督和祂的聖徒 (真實的或想像的),這是偶像崇拜。宗教中的光環,瑪麗、耶穌、和其他“聖徒”的“基督徒”的照片描繪了一種異教的虔誠和愛的,如同“太陽的孩子們”。領導人在表達他們的個性時也表現出同樣的表情。

為什麼羅馬教皇用姿態自命不凡地表現自己,彷彿他有一些神秘的虔誠,個性和權力? 他為什麼握住他的手,低著頭, 並像他一樣凝視和微笑? 他想告訴你他是神聖的。這是可憎惡的自以爲是的行為。

為什麼神父和修女也同樣做這些事情? 為什麼在一般人的普通非正式情況下講話時,他們有沒有 (他們豈不是有) 縮短動詞嗎? 這是否低於他們這樣做? 為什麼他們如此地居高臨下、如此屈尊俯就、如此“自以為道德上高人一等” 、如此好出風頭的樣子呢?

羅馬天主教是唯一的嗎? 一點也不是! 就像母親,女兒也一樣。英國國教徒、聖公會教徒、衛理公會教徒、救世軍、摩門教徒、五旬節派教徒、浸信會教友、耶和華見證人派、和福音派的每一個正式軍階條都有他們自己的外在的愛和敬虔,一種假裝的聖潔和舉止。這是外在的宗教,為了肉體的擴大,這是偶像崇拜。那些被這種神秘的力量所陷阱,並且參與其中的人,很多,不然大多數是真誠的,並且完全相信這是基督徒行為或應該行事的方式。

然而,這不是真實的,而且在許多情況之下進行了少少的測試時,它被證明是不真實的:

“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就大大地發怒,變了臉色” (創世記 4:5)。

然後我們被指責與該隱相同,在譴責亞伯。我們被那位真正行該隱的人所追問:“我是不是信神嗎? 我是不是有祈禱,禁食,幫助他人,閱讀經文,返教會,傳道和為他人作見證? 我有沒有“接受耶穌為我的救主”嗎? 我是不是相信耶穌嗎? 你怎麼能說你所說的話呢? 你竟敢說反對上帝!”

各位讀者,我們問:“因為你沒有看到所做的事,這是否意味著它們不存在? 因為你看到行為,這是否意味著它們就是了嗎? 你用什麼眼目去觀察?”

“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不叫人看出你禁食來,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見,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  (馬太福音 6:17-18)。

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找到自己從知善惡的樹到生命之樹的道路。

經文也記載了該隱:

“有一日,該隱拿地裡的出產為供物獻給耶和華” (創世記 4:3)

該隱帶來了供物。他帶來這些產品並不是因為得到報酬,也並不是要獻給偶像; 他帶來了供物唯要獻給上帝。但請注意雅各所說的:

“你相信神只有一位,但隨後觀察你自滿得意地坐著,好像你做了一件美妙的事情? 你就做得很好! 連鬼魔也相信,但對他們有什麼好處呢? ”  (雅各書 2:19)。

我們都被人的愛迷惑了。我們都被阻止去傷害那些有該隱的印記的人。這是上帝賜給了他的保護。該隱對印記所做的是另一回事。他可以被期望去做正確的事情嗎?

雖然我們沒有正當權利去譴責該隱,但我們有責任辨認他的印記並不構成虔誠,並且才不是在靈裡和真理中表現出敬拜。神的兒子不得與人的女子相互混合 — 上帝禁止 — 因此祂在挪亞時代摧毀了世界並在今日也要被毀滅。我們每個人,作為罪人,都必須找到我們的路遠離從知善惡的樹得到印記,並且通過發火焰的劍以致於死,除去該隱的印記,除掉自我,得以分享生命之樹。

“所以主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跟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東西,我就收納你們。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  (哥林多後書 6:17-18)。

閱讀: 被號召出來的情況

維克多 哈維克
保羅 科恩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