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佛教從神聖和符合經文的觀點審視

Chinese – English

最近佛教的主題引起了我的關注。因此,最近去圖書館,一段錄影帶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決定去查看。起名為‘上帝與佛佗:一個對話’,以羅伯·特瑟曼和狄巴克‧喬布拉為特色。我經常聽到狄巴克,所以我想更多地了解他。我聽說他已經成為基督徒,或者他的信仰與基督教和諧一致。

你會注意到這篇文章的標題,指明了一個真正的基督觀點。令我感到驚訝以及不安的是,現在什麼是基督教的或與基督一致的。關於真正符合經文的基督教有許多錯誤的觀念,今日我要作個記錄,宣稱佛教和狄巴克‧喬布拉都沒有與基督有任何關係。他們在教學和哲學上都與祂、祂的教導和聖經的見證完全相反。

那些自稱是基督徒但相信佛教和各種宗教是可行的選擇的人顯然實際上不是基督徒。根據聖經的定義,基督徒是一位有上帝之靈居住在他裡面的人,一個直接地認識主耶穌基督,一個毫不懷疑聖經的真實性和聖潔靈感的人,因為他親自經歷了他們的力量。

聖經說了什麼 (正是指主耶穌基督)?

“「 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  (使徒行傳 4:12)

耶穌祂自己說了什麼?: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約翰福音 14:6)

要么耶穌基督是唯一的通往上帝的道路,要么祂不是。如果祂是,那麼所有其它途徑都誤入黑暗和毀滅,因為在祂那裡,並只有祂是生命。在巴力的名眾所周知並且巴力被崇拜受歡迎的時候,經上一位重大先知這樣說:

“以利亞前來對眾民說:「你們心持兩意要到幾時呢?若耶和華是神,就當順從耶和華;若巴力是神,就當順從巴力。」眾民一言不答。” (列王紀上 18:21)

所以我對那些宣稱信主耶穌基督的人說,對於今日所有的主要宗教。

我現在將討論與我看的錄影帶有關的這個主題。首先,錄影帶的標題是愚蠢的。上帝與佛陀之間沒有真實的或感知的對話。建議這個概念是相當無知和傲慢的。我說這是褻瀆。

特瑟曼以開玩笑的方式介紹了會議的內容,並說議事日程中有這樣的對話。對話由特瑟曼和喬布拉討論佛教和吠檀多(不二論),印度教主要思想體系之一,以及它們如何相似和諧。這顯然與聖經的上帝無關。

喬布拉開始說道:“佛教的本質就是離苦得樂。”他說佛陀只對兩個問題感興趣:

1)人苦的來源
2)滅苦的方法

他說,這是佛教的本質。現在,看到我們都不想遭受痛苦,而且我們不想看到其他人遭受痛苦,尤其是我們最愛的人,這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理念。我們也可以推測這種哲學如何可能地與基督和聖經相一致。

基督不是來拯救我們嗎?祂不是來拯救我們免受毀滅 — 所有形式的痛苦嗎?當然是。因此,假設佛教是相當光榮的,與基督教相一致 (至少對於那些“開悟的”),看起來似乎是合乎邏輯的。然而,如果我們談論上帝的真理而不是人的話,事實並非如此。

許多人把耶穌基督與佛陀兩者不相上下。讓我告訴讀者一個明顯的區別:佛陀試圖確定痛苦的根源並想出辦法。佛教的許多追隨者嘗試佛教的各種學科,去找那出路。如果只有他們致力於這個或那個紀律,他們被許諾就會擺脫痛苦。

但耶穌基督來受苦!是的,祂來受苦,祂這樣做了。祂在祂肉體的日子遭受了許多苦難,最後祂在羅馬十字架上遭受了殘酷的死亡,作為一個罪犯、說謊者、褻瀆者和騙子,死在祂自己的人民手中。祂並不是這些,但被指責如此。祂為我們做了這一切。

現在有關耶穌基督,經上宣告:

“祂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 (希伯來書 5:8)。

祂從自己遭受的苦難中學會了順從。經上也宣告所有跟從祂的人必須背起十字架,就當捨己,並且如果有必要,直到死去。耶穌應許他們遭受苦難、迫害,以及我們所憎恨的一切。

佛陀採取相反的方向,並導致我們避免或緩解苦難。我知道,跟從主,我不得不受苦。我明白除了那十字架,哪一個代表苦難和死亡之外,沒有別的辦法。聖經還教導說,如果我們不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我們就不能作祂的門徒,我們也不能得著生命。確實地,正如經上所證實的那樣:

“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 (提摩太後書 3:12)。

也就是說,他們會受苦。苦難乃是我們救主的日子的順序,也是那些相信祂並執行祂旨意的人的順序。我們現在不談論為我們的罪所受的痛苦,而是為了我們在一個所有人都恨祂的世界上與主祂自己的認同。佛教如何同意這一點,我沒有看到。

根據吠檀多的說法,喬布拉說,有五個煩惱(梵語為“根源”)的根源。它們是:

1)不了解現實的本質
2)深深地堅持、依附、依戀於那個轉瞬即逝的、虛幻的、非實體的,因此不是真實的
3)痛恨、厭惡、或避免那不真實的東西
4)用習慣性的、虛假的、束縛的自我的認同
5)對死亡的恐懼。

喬布拉說吠檀多和佛教教導:“就是這樣! 如果有任何形式的痛苦,它們就屬於這些類別之一。”

他接著說,有四條途徑可以釋放自己的痛苦:

1)業瑜伽 — 提醒自己,無論你做什麼,都不是你在做的,而是神。
2)愛奉瑜伽 —  這個喬布拉說是最簡單和最愉快的途徑。
3)王瑜伽 — 冥想和相關學科; 尋找自我,深入我們自己的深處。
4)智瑜伽 — 智力方法; 喬布拉說,“使用智力,去超越智力。” (是的,你沒有唸錯字!)

目前佛教和吠檀多的主要問題是人們可以通過某些選擇的方法來拯救自己的概念。沒有任何無能拯救自己的建議。沒有提到什麼神聖的救世主或者是人 (其中實際上沒有)。恰恰相反。

即使是佛陀也不能代表一個救世主,也不是他曾經聲稱是一個救世主的紀錄。他只是設想展向涅磐之路,至無上正等正覺,至與所有造物和超越的合一。據說如果我們追求,用自己的力量和理解和意志,通過這四條途徑中的一條或多條,那麼我們就會擺脫痛苦; 我們將征服自己,並發現我們的“真實自我”。

與聖經教導有多麼抵觸!聖經教導說,沒有義人,我們處於無助的墮落狀態,耶穌基督為了我們的救贖而死在十字架上,作為我們罪的完美獻祭,並從死裡復活,永遠活著,而且祂是我們唯一的希望。我們被賜予信心的恩賜,藉著耶穌基督通過悔改歸向神。相信和順從,如果我們藉著祂的恩典和憐憫堅持到底,我們就會被得救,一切榮耀歸給上帝。

佛教教導說,我們可以實現免於痛苦和苦難的自由幸福,這取決於我們。當我聽特瑟曼和喬布拉說的話時,我越發現到他們的“深思”和對理智之偏重的對一般的人、兒童、除了“聰明”之外的任何人,都沒有希望。大多數沒有受過教育的人甚至普通人都無法掌握這些人認為擁有而自豪的概念。我不能聲稱這樣做到。並且許多有智力的人沒有時間去專注於這些學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聽到坐在山頂上或沙漠中的俗話所說的古魯,他們花費了全時間和精力都是為了得到般若,當然,這些他們從來都沒有成就。

我看到觀眾也聽到他們提出的問題。有些人試圖證明他們是聰明和敏銳的,如此明智和受過教育的,使用大詞彙,如此自命不凡的。其他人提出問題,不知道問題是什麼,或無關緊要的。

親愛的讀者,以下的經文是關於這一切所說的:

那時,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祢! 因為祢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 父啊,是的,因為祢的美意本是如此。」(馬太福音 11:25-26)

對於人的智慧和能力,上帝還有什麼要說的呢? 這是親愛保羅弟兄不得不對哥林多人說的話:

哥林多前書 1:18-31
(18)  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
(19)  就如經上所記:「我要滅絕智慧人的智慧,廢棄聰明人的聰明。」
(20)  智慧人在哪裡?文士在哪裡?這世上的辯士在哪裡? 神豈不是叫這世上的智慧變成愚拙嗎?
(21)  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認識神,神就樂意用人所當做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這就是神的智慧了。
(22)  猶太人是要神蹟,希臘人是求智慧,
(23)  我們卻是傳釘十字架的基督——在猶太人為絆腳石,在外邦人為愚拙,
(24)  但在那蒙召的,無論是猶太人、希臘人,基督總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
(25)  因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神的軟弱總比人強壯。
(26)  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
(27)  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
(28)  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
(29)  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
(30)  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裡,是本乎神,神又使祂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
(31) 如經上所記:「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

使徒保羅在皈依基督之前,也受過高度的訓練和教育。他對此有何看法? 聽聽他說:

腓立比書 3:3-11
(3) 因為真受割禮的,乃是我們這以神的靈敬拜,在基督耶穌裡誇口,不靠著肉體的。
(4) 其實我也可以靠肉體,若是別人想他可以靠肉體,我更可以靠著了。
(5) 我第八天受割禮,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憫支派的人,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
(6) 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
(7) 只是我先前以為於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做有損的。
(8) 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做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做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9) 並且得以在祂裡面,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義,乃是有信基督的義,就是因信神而來的義;
(10) 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
(11) 或者我也得以從死裡復活。

藉著神的啟示和他在神裡的經驗,他知道它(智慧)在哪裡。他並不害怕或羞愧地說出他寶貴的知識。正如他寫給羅馬人的那樣:

羅馬書 1:16-17
(16)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
(17) 因為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至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

是的,憑著信心被稱為義人活著,不是通過智慧或智力雜技或學科,不管是從東方還是從西方。狄巴克,在你的智慧中,你遠離上帝,並且遠離你認為你擁有的現實。為此我不譴責你; 我只是為你發出通告,你正在走錯路。

當然,這些哲學中有一些真理。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人會被受騙,儘管他們對基督教教學有些熟悉。耶穌沒有說過,那些蒙揀選的人會以虛偽的而經受考驗嗎?他們不是被公然謊言受考驗的。

現在讓我們仔細看看所謂的五個煩惱的根源:

1)不了解現實的本質

所有未被贖回或重生的人都是如此。耶穌基督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 這是現實; 祂是現實。不認識祂,我們怎麼能了解現實?

所羅門寫道: “敬畏耶和華是知識的開端,愚妄人藐視智慧和訓誨” (箴言 1:7)。

約翰寫道: “父愛子,已將萬有交在祂手裡。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 (約翰福音 3:35-36)。

因此,誰能在不知道或不擁有主耶穌基督的情況下了解現實?

2)深深地堅持、依附、依戀於那個轉瞬即逝的、虛幻的、非實體的,因此不是真實的

耶穌說我們不能又侍奉神,又侍奉瑪門 (馬太福音6:24)。聖經警告我們不要堅持或追求這個世界的財富。這個世界的東西確實會被毀滅。當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我們也不能帶著它們。所羅門寫道,我們不應該定睛在財富,因為錢財必長起翅膀,如鷹飛往天上。

誠然,這個世界的東西並不是真正的財富,但這些東西是非常真實的。如果沒有,上帝不會賜這些給祂選定的人 — 所羅門、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約伯,和其他許多人。上帝不是如此愚蠢和會耍手腕的,祂會賜給不真實的東西作為對祂所愛的人的祝福。這些東西確實是真實的,但似乎佛教和吠檀多教導這些東西不是。

佛教教師充滿了矛盾。他們使用和重視虛幻的東西,好像它們是真實的,但他們說其實這些都不是真的。當他們反對真理,該真理的體現耶穌基督時,為什麼不會是這樣呢?當然,他們會否認他們反對祂,但他們確實是,正如我現在給你看。

他們也認為耶穌基督是個“看破紅塵的人”,但他們並不認祂為上帝。這正是他們犯的大錯,不僅佛教徒,而且還有伊斯蘭教徒,甚至耶和華見證人和摩門教徒(“末世聖徒教”)都認為他們是基督徒,認為他們對聖經及其證言有真正的理解。僅僅相信耶穌基督是一個好人或者祂是一個非凡的榜樣是不夠的。祂上帝和萬主之主。

僅僅相信祂是一位先知是不夠的,因為許多其他人也是一樣的。祂是差遣所有真正的先知的那個。祂是他們所說的話。只有上帝能拯救我們,而耶穌基督就是上帝。 (請閱讀我們的部分耶穌基督是上帝。)

3)痛恨厭惡或避免那不真實的東西

人是很真人的。不管怎樣,他們都可以並且被所有人所恐懼。但是,耶穌說我們不應該害怕他們,而是敬畏上帝。我看到狄巴克和特瑟曼恐懼人,而不是上帝。他們對佛陀和所謂的“看破紅塵的人”的寫作和教導是多麼欽佩。這是對人的尊重或“積極”的恐懼,違背了上帝和祂的旨意。正如聖經宣稱,如果敬畏上帝是智慧的開端,那麼這些人陷入了錯誤的恐懼。

4)用習慣性的虛假的束縛的自我的認同

佛教徒以他們的途徑實現這些痛苦的原因!他們在這裡說的是真實的。諷刺地是,他們通過拒絕主耶穌基督的福音並堅定地將自己確定為得勝的途徑來欺騙自己。根據經文,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一個救主,主耶穌基督就是那受膏的唯一的那個,該彌賽亞,是全人類的救主。

經上有記載:「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 4:12)

我知道這一點:直到主耶穌基督在我身上完成祂的工作,我才能成為我的真實自我。這花了很多年。只有祂能做到。

5)對死亡的恐懼

在我看來,人們努力履行紀律是因為,我們接下來要討論的,他們恐懼死亡!他們不希望有生命嗎?而什麼人勝過死亡?經上明確地宣稱生命只在那個說自己生命本身的唯一的那個身上。

“生命在祂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約翰福音 1:4)。

人的光?佛教徒是不是想要獲得「開明的」嗎?基督的生命就是人的光。他們沒有自己的光,卻認為憑借自己的能力成為開悟的。而死亡怎麼樣?這是經上宣告的:

哥林多前書 15:55-57
(55) 「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
(56) 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
(57) 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

希伯來書 2:14-18
(14) 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祂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
(15) 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
(16) 祂並不救拔天使,乃是救拔亞伯拉罕的後裔。
(17) 所以,祂凡事該與祂的弟兄相同,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
(18) 祂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通過苦難,主耶穌基督為我們得勝了。佛教徒可能會鄙視或不了解為他們完成的肯定的得勝途徑,並減輕苦難,以達到幸福。雖然起初看起來與基督教及其原則相當一致,但佛教與基督的對立有多大!這是上帝的方式與人的方式,上帝的智慧與人的智慧,上帝的大能與人的能力之間的問題。但是人的力量是徒勞的,因此不是能解決辦法的。考慮到雖然上帝創造了所有的東西,但是人尚未找到創造頭髮的方法,儘管他有一個模仿的模型!但他認為自己是多麼的聰明和強大!

這些人宣稱,“當我們明白我們是神的時候,我們通過成佛連接所有眾生。”讓我引用先知以西結的話:

“「人子啊,你對推羅君王說:『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心裡高傲,說「我是神,我在海中坐神之位」,你雖然居心自比神,也不過是人,並不是神…。在殺你的人面前,你還能說「我是神」嗎? 其實你在殺害你的人手中,不過是人,並不是神。”  (以西結書 28:2,9)

先知以賽亞的預言對於人:

以賽亞書 14:13-15
(13) 你心裡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
(14) 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
(15) 然而你必墜落陰間,到坑中極深之處。

一個聖經諺語: “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 (箴言 16:18)。佛教是否與基督和聖經一致嗎? 絕不!

特瑟曼說:“上帝的意思是’愛上一切。’”我認為證明他和喬布拉不是上帝並不那麼難。我真的相信招惹他們並不會太難。出乎意料地扭擰他們的鼻子,看看這些教師在他們進化到啟蒙過程上有多遠。

然而惹上帝發怒不能嗎?祂愛上一切嗎?聖經宣稱祂憎恨許多事情 — 如驕傲、撒謊、作假見證、偶像崇拜、和惡計的心。經上有記載:

箴言 6:16-19
(16) 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祂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
(17) 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
(18) 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
(19) 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分爭的人。

那些追求佛教或吠檀多來釋放自己都是捕風的人。

是的,經上肯定地教導說上帝就是愛(約翰一書4:8,10,12,16),而那些彼此相愛的人是上帝所生的。但是,愛是什麼?愛如何進入一個人?這是什麼樣的?人通常可以試圖描繪愛,有些人可能會做出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但最終,沒有人能夠愛,祗是上帝的愛通過他而已。這只有以一顆新的心而只有上帝才能賜予的。

經上有記載:

以西結書 36:26-29
(26) 『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將新靈放在你們裡面,又從你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你們肉心。
(27) 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裡面,使你們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
(28) 你們必住在我所賜給你們列祖之地,你們要做我的子民,我要做你們的神。
(29) 我必救你們脫離一切的汙穢,也必命五穀豐登,不使你們遭遇饑荒。

當耶穌基督接管時,那些話就會實現,只有這樣才會發生。

喬布拉說:“愛是創造核心的終極真理。”這是真的!但他繼續說:“如果我開始剝離我的靈魂層層,我開始超越我束縛、虛構的自我,並發現我真正的自我。”上帝對此有何評論?聽聽耶利米的話:「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做事的結果報應他」(耶利米書 17:9-10)。

是的,人用自己的心欺騙自己,或者說是被自己的心所欺騙。誰能剝離他的靈魂層?誰能憑自己的能力了解他自己?沒有人,這是肯定的!我們每個人都需要一個救世主,聖經對救主是誰非常清楚。

乍看之下,事情可能看起來很相似,經仔細研究,我們發現它們非常不同。

讓我們看看四條所謂的釋放自己途徑:

1)業瑜伽 — 提醒自己,無論你做什麼,都不是你在做的,而是神。

聖經清楚地教導罪的概念和現實。上帝不會犯罪,人會犯罪。上帝不撒謊,人會撒謊。上帝不違反祂的律法,人會這樣做的。上帝告訴人們不要做很多事情,但他們做了,並為此而受苦。現在,喬布拉和特瑟曼教導說,獲得正等正覺正有四條途徑 — 與神合一,成為神。我們已經討論過,只有一個道路,耶穌基督,藉著相信祂、祂的死亡和復活。不是上帝通過喬布拉和特瑟曼教導的,同樣他們這樣想的。

2)愛奉瑜伽 —  這是最簡單和最愉快的途徑

狄巴克說:“愛是創造核心的終極真理。”那為什麼愛被列為第二?我們如何才能練習結束才能到最後?如果我將海洋遊行到倫敦,倫敦是海洋還是船隻?如果我在鋪著鵝卵石的街道上走向花園採摘番茄食,我可以食鵝卵石嗎?或者我可以品嚐番茄在我的腳步嗎?如果愛是最簡單和最愉快的途徑,為什麼要費工夫自我分析、學科和另外三條途徑呢?這些人有多混淆!

3)王瑜伽 — 冥想和相關學科; 尋找我們自己的深處。

如果一個人可以愛的話,還要尋找什麼?為了獲得釋放自己的痛苦需要多少冥想?誰有時間擁這一切?愛怎麼了?

我告訴你,尋求者,這裡有一個暗示,由列舉四條途徑,愛不是那麼容易,但很難,甚至不可能。否則,他們不會建議還有選擇的餘地。為何不可能?只有上帝,祂是愛,才能在人身上完成祂的旨意。人完全無能為力。

正如耶穌所說:「在人這是不能,在神凡事都能」(馬太福音19:26)。他們應該聽從並相信他們稱之為一個看破紅塵的人的話。他們的話語只是對耶穌基督無知的奉承。在他們黑暗中,他們稱黑暗為光明,而光明為黑暗。禍哉!看著他們的結局,但為了他們輕蔑地拒絕的上帝的恩典。

4)智瑜伽 智力方法 — 使用智力,去超越智力!!!

你想飛嗎?沒有翅膀? 飛吧!而你會有翅膀飛的!全力以赴去試試吧!真是個旅程!

這是上帝對這些想法的人所說的話:

羅馬書 1:21-25
(21) 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做神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
(22) 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
(23) 將不能朽壞之神的榮耀變為偶像,彷彿必朽壞的人和飛禽、走獸、昆蟲的樣式。
(24) 所以,神任憑他們逞著心裡的情慾行汙穢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體。
(25) 他們將神的真實變為虛謊,去敬拜侍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稱頌的,直到永遠!阿們。

這些人說,當一個人達到無上正等正覺時,這是不朽的經驗知識,解決所有的痛苦。這裡有道理。他們說了幾件真實的事情。當耶穌基督帶到我開悟時,祂是開悟的,我得到了永生或不朽。耶穌說,藉著信祂,我永遠不會死。因此,我正在解決所有的苦難,不僅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別人。然而,這些人沒有意識到的是,他們只能通過耶穌基督來達到這個狀況。沒有別的辦法。他們不承認他們需要一個救世主,該救主,那個唯一的救主。沒有祂,他們只有理論,沒有現實。

他們說,西方只是開始復興,而印度兩千年前開始。多麼可笑啊!西方如何在世界上占主導地位,無論財富和權力,而印度充滿迷信、貧窮和信奉異教?他們崇拜牛、各種動物和神明,以及恒河; 他們有種姓制度,貧困和疾病猖獗等等。

毫無疑問,基督教在哪裡,都有著積極的影響,而在基督教少的地方,我們看到了各種的匱乏、墮落、沮喪、死亡和詛咒。我是在說獲利是敬虔嗎?我不是。我只是在問,如果印度人有復興和啟蒙,領先我們兩千年,他們為什麼會有這樣糟糕的結果?如果他們是復興和啟蒙的,讓傻子明確指導,他們會更好。

在這一點上,狄巴克和特瑟曼不同意。儘管特瑟曼讚揚印度的“深層靈性”,但狄巴克溫和地敦促特瑟曼考慮印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相當落後和野蠻的。我認為他說這些話是值得讚揚的。

他們說喜馬拉雅文化教導死亡是解放。我知道,當我背起十字架跟從基督,捨棄自己的生命時,我被釋放了。因此,他們再次說出那是真的。不過話又說回來,只有藉著基督的十字架,死亡才能被解放。我看到許多沒有被釋放的死亡。確實,因罪而死是一種後果,而不是一種解放 (罪的工價乃是死 — 羅馬書6:23)。只有在基督裡死亡才有解放。所以,他們再次真的不對。

他們說人類歷史一直是一種折磨。沒錯! 但現在他們說他們有希望。為什麼?

1)科學進步
2)互聯網
3)全球大眾傳媒

他們說集體啟蒙就是答案,並且由於這些因素它是阻止不了的。他們說“有了所有的技術,它將顯而易見!”他們說,有許多神明和女神監視我們,引導我們到我們的港口。他們說這些生物一直在培養我們因為我們太無能了。

他們的思想如何充滿黑暗和矛盾!上帝在整個歷史上,無需要科學、電腦、大眾傳媒,拯救了人。祂是無所不能、無所不知、有豐盛的慈愛、無所不在,但祂需要人類無能的進步來拯救他們?!

他們把這些東西例如技術和物質說成是轉瞬即逝的、不是真實的、短暫的、虛幻的、非實體的; 然後,他們說那些東西是我們開悟的真正希望!所以他們認為,希望不在主耶穌基督裡。他們甚至在這裡也沒有給佛陀任何榮耀,雖然他應該是被開悟的人,在兩千五百年前沒有電腦或全球大眾傳媒的輔助之下,為他人啟蒙鋪平了道路。

“他們自稱是有智慧的,卻成了愚拙,甚至用偶像,就是會朽壞的人、飛禽、走獸、爬行動物的形像,來取代那不朽之神的榮耀” (羅馬書 1:22-23)。

他們宣稱有七層意識:

1深度睡眠 — 沒有或很少有’我’的感覺,每個人都經歷過的。
2夢想 — 非常真實,他們說。
3另一個夢 — 我們喚醒意識的狀態。他們說我們不知道這是短暫的、虛幻的、轉瞬即逝的、非實體的,因此不是真的。
4心靈的初次瞥見 — 從非物質現實中醒過來,瞥見心靈。“佛陀”的意思是“覺醒”。據說他是“被覺醒的人”。
5宇宙意識 — 剝離所有層後始終存在意識。他們說,我們現在可以做到。在這種狀態下,通過了解未知的,不再有對死亡的恐懼。

我們稍微偏離主題。早在一九七一年,哈利·羅德舉辦了一些關於特瑟曼·弗萊特教導的昂貴周末概念療法研討會。在這些研討會上,如果天天參加了那個會議,我們被發誓可以進入“宇宙意識”。哈利在前牆上掛了一張圖表,展示了這個幸福狀態的許多步驟。在我們看來,我問他達到了什麼程度。他無話可說。

經過一段時間的尷尬沉默,好奇的觀眾中有人說:“先生,那個男人問了你一個問題。”他突然憤怒地脫口而出,“他會等很長時間才能得到答案!”我們都對他的反應感到驚訝。“我做了什麼?”我們都想知道。對我而言,一個承諾可以擁有“宇宙意識”的人應該已經擁有它,不是嗎?如果他擁有它,他為什麼會對一個無辜的問題感到怒火呢?

只有一個答案:這些人有很多理論和想像,但是很少有實用性或實質性。因此,在他們的智慧裡他們無把握的。他們把房子蓋在沙土上,而不是蓋在磐石上,它們往往不需要風吹雨打就可以倒塌那結構體或至少暴露其弱點。

6看出凡事在所有,始終存在的意識。我不知道這個與宇宙意識有什麼分別,但是,他們知道嗎?
7正自覺 — 所有的知覺。知覺的主體和客體實際上是一樣的存在。我不明白。

現在,那些教導這種意識狀態的人,只有達過那裡,才能合法地,權威地說話。我還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但我遇見了主耶穌基督!祂把我帶到一個意識屬肉體的人一無所知的。

祂把我從墳墓裡帶出來,永遠活著。我看到並且聽到並且察覺那屬肉體頭腦無法想像的東西。我知道哪個最大的知識分子無法掌握,因為它不是由智力所掌握的,而是由靈掌握的。靈不能掌握這些,除非藉著聖靈使必死的身體又活過來。生活在基督裡給了我一個新的層面,一個新的生命、權力、理解和目的,對基督以外的人是陌生的。

是的,我有那第七層的狀態。我那個第七層狀態,雖然還有虛弱。然而,對我身邊屬肉體的人來說,我是難以察覺的。

我的狀態或性質並非來自我所做的或我是任何什麼。這來自對主耶穌基督的信仰,是上帝的恩賜,憑藉祂的主權旨意。這來自祂的工作,而不是我自己的。

所有相信祂的名字的人都被應許同樣的狀態。他們不需要互聯網或電腦或大眾傳媒到達那裡。他們只需要悔改他們的罪惡,並且信耶穌基督,承認祂是主和救主,相信祂是為我們的罪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並從死裡復活。凡信靠祂的人必不蒙羞,我可以向你保證。就這麼簡單,如此簡單一個小孩可以得到它。

我能譴責喬布拉和特瑟曼或是其他人嗎?一點也不!我曾經在那裡,做過他們所做的一切。我也以為我是如此的聰明和有見識的,超越了那些愚蠢的人宣揚聖經,講道耶穌是人人的主和救主。我有多錯!主耶穌抓住我,向我展示了權力在哪裡!祂是。這件事到此為止。讚美主!

我能把所有的歸功於自己嗎?一點也不。讚美主!我比喬布拉或者是特瑟曼更聰明更好嗎?絲毫不。這些男人可以用他們的智力在我周圍迅速轉說他們的理論。也許這是他們失敗的地方。這肯定是一個障礙。世上有智慧和有財富的人都認為他們擁有一些什麼而被蒙騙了。

狄巴克和羅伯,我已經到達了,我與你們分享,告訴你們途徑,我希望有一天能在這裡見到你們。遠離你們的黑暗、受騙和愚蠢!將所有的讚美和榮耀歸給主耶穌基督,祂為你們捨命!

維克多·哈維克

Related posts:

La Amorosa Esencia de Satanás
Teaching on The Path of Truth - The Lovely Essence of Satan
Buße
Was ist Buße? Wir alle denken, wir wissen es, aber tun wir? Reue ist, von unserer gerechtigkeit umzukehren zu Gottes Gerechtigkeit . Es ist eine Erkenntnis, dass wir in uns und für uns selbst keinen Wert haben. Wahrlich, nur durch die Gnade Gottes können wir dies erkennen, sowohl die Definition als auch die Realität. Eines Tages wirst du es wissen, weil du es erfahren hast.
Tin Tốt Lành Tin Lành Cứu Rỗi
Những gì mà tất cả chúng ta đã được nghe nói đến bấy lâu nay, như là "tin lành" hay phúc âm, lẽ ra phải được nhìn nhận như những gì mà nó thể hiện... đó phải là tin t�"i tệ thì đúng hơn! Thay vào đó một tin tức thực sự tốt lành cần phải được công bố. Sự vị kỷ của chúng ta sẽ thổ lộ ngay rằng nếu một tin tức là tốt lành cho chúng ta, thì nó sẽ phải là một tin hoàn toàn tốt lành, mặc dù nó có thể không là tốt lành cho tất cả những người khác. Vậy nếu nó không là tin tốt lành cho tất cả, thì nó cũng không là tin tốt lành cho một cá nhân nào. Dù muốn hay không, không ai trong chúng ta có thể thu mình lại và sống một cách biệt lập như một hòn đảo hoang trong một thời gian dài được, và nếu có một người nào đó ra sức cố gắng để đi theo một đường hướng khác, thì anh ta chỉ làm phát sinh tình trạng trì trệ và mùi hôi thối, cũng giống như là khi một dòng nước ngừng chuyển động vậy, điều này sẽ tạo thành một đầm lầy đen mà trong đó không một sinh vật nào có thể sống sót.

Leave a Reply

You have to agree to the comment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