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惡魔般的教義:所有肉都是潔淨可以吃的

Chinese – EnglishSpanish

我是把你們從埃及地領出來的主要作你們的神你們要成為聖因為我是神聖的是走獸飛鳥水中一切游動的生物和地上一切爬行的動物的條例為要使你們能分辨潔淨的和不潔淨的可吃的和不可吃的動物” (利未記 11:45-47)

問題:為什麼你認為名義上的基督世界在大多數情況下慶祝復活節並吃火腿而不是羊肉或牛肉?想一想。

正被教導並相信的是基督徒不受摩西律法的束縛,可以吃任何他們所選擇的東西,因為使徒保羅說,“因為凡神所造的,都是好的,只要存感謝的心領受,沒有一樣是可以棄絕的;都因著神的道和人的祈求成為聖潔了” (提摩太前書 4:4-5)。

如果你樂意信守對經文的那個解釋,那麼吃一些烤臭鼬怎麼樣?還是一些老鼠、田鼠、蛇、貓頭鷹、老鷹、鸛、禿鷲、蟑螂或蒼蠅?對於蔬菜配菜,有毒常春藤沙拉或新鮮的花葉萬年青葉子配氰化物怎麼樣? (要明白,“生物”或“被造之物”這個詞不僅包括動物,還包括植物。)

如果這聽起來不夠荒謬 (不是說我的想法很荒謬,而是要向你展示吃所有東西的概念是多麼荒謬),讓我進一步地說。你用餐時的一份飲料,可以取一頭牛的產品。不,不是牛奶…尿。現在你有根據你的教條的一餐。你們與上帝的意圖和忠告爭論,吃你們的一餐或吃你們的話(承認自己錯了); 你們的選擇。

根據經文,吃臭鼬並不比吃豬、蝦、貽貝、扇貝、蛤蜊、鯊魚、龍蝦、螃蟹或章魚更糟糕。然而,雖然許多人不會吃臭鼬,但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吃掉其它一些。

這是一個文化的問題嗎?可以肯定的是,其它文化會吃掉所有存在的生物。但為什麼西方、猶太教與基督教共有的文化不吃其中一些呢?對於那些領受並相信經文的人來說,飲食方面的差異有一個基本原因。

從營養的角度來看,許多專家會告訴你甲殼類水生動物是食腐動物,底層飼養者; 牠們吃水域各種生物的遺骸和廢物 (是的,排泄物)。當你吃掉牠們時你是吃掉牠們吃的東西。

可靠的營養學家會告訴你,豬肉是可能你吃的最糟糕的肉類之一,這些是西方人經常食用的。注意他們如何處理豬肉產品對抗寄生蟲,不像牛肉、羊肉、鹿肉、水牛或其他被聖經斷言為潔淨的肉類。豬肉也是難以消化的。

我們住在養豬場附近,認識在那裡工作的人。他們經常在野外扔豬胴體,土狼來吃它們。土狼是骯髒的,病態的,死於緩慢,令人不愉快的死亡,被寄生蟲吃掉。目睹了這次行動的工人宣稱他們絕不會吃豬肉。

那麼,對那些吃豬肉和其它不潔淨肉類的支持者經常引用保羅的詞語中的意圖和含義是什麼?這節經文中有明確的限制條件一個人可以吃什麼。他說,“都因著神的道成為聖潔了。”那時候,神的道是舊約聖經。神的道清楚地說明了什麼是潔淨和不潔淨的,從來沒有自相矛盾的。通過祈求,我們祝福我們面前的食物,但我們可以祝福主所禁止或稱為不潔淨的食物嗎?顯然不是。

這讓我談到另一段經文人們用作藉口去做自己為樂的並因此摧毀自己:

使徒行傳 10:9-16
(9) 第二天,當他們趕路快到約帕的時候,大約中午十二點,彼得上屋頂去禱告。
(10) 他感到餓了,想吃東西。有人正在給他準備的時候,彼得魂遊象外,
(11) 看見天開了,有一樣東西降下,好像一塊大布,四角捆住,縋到地上。 (12) 裡面有地上的各種四足動物、野獸、爬行動物和天空的飛鳥。
(13) 接著有聲音對他說:「彼得,起來,宰了吃!」
(14) 彼得卻說:「主啊,千萬不可!因為我從來沒有吃過任何俗物和不潔淨的東西。」
(15) 那聲音第二次又對他說:「神所潔淨的,你不可當做汙穢的。」
(16) 這樣一連有三次,那東西隨即被收回天上去了。

人們已經採取這一段經文為無法無天的飲食辯護,但這段經文根本沒有談論關於飲食。彼得被指示去見猶太人認為不潔淨的外族人,他們是不聖潔的人。

使徒行傳 10:17-22
(17) 當彼得心裡困惑,不知道所看見的異象是什麼意思的時候,看哪,哥尼流派來的人已經打聽到了西門的家,站在門口,
(18) 大聲問:「是否有一位稱為彼得的西門在這裡作客住宿?」
(19) 彼得還在思考那異象的時候,聖靈對他說:「看哪,有三個人來找你! (20) 你起來,下去與他們一起走,不要有任何疑惑,因為是我派他們來的。」
(21) 彼得就下到那些人那裡,說:「看,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你們來到這裡是為了什麼緣故呢?」
(22) 他們說:「百夫長哥尼流是個義人,敬畏神,也受到了猶太全族的讚許。他受一位聖天使的指示:要請你到他家去,聽你的話語。」

抵達哥尼流的家後,彼得說,「你們知道,猶太人和外族人交往或親近是律法所禁止的。但是神指示我,不要把任何人當做俗的或不潔淨的。所以我一受邀請,沒有推辭就來了。那麼請問,你們請我來有什麼事呢?」 (使徒行傳 10:28-29)

那個異像是給彼得的指示通過寓言,現在把福音傳給外族人。他沒有被指示加入他們,在那些使他們不潔淨的思想和方式。相反,他被派去轉變並指導他們過一個聖潔的生活方式 (閱讀使徒行傳第十章和第十一章)。

那按照使徒行傳第十五章的記載,雅各和長老給了外族人的指示以抵制“行割禮的猶太人”的影響又怎麼樣呢?他們被告知他們不應該吃豬肉或臭鼬嗎?不。但考慮一下這段經文澄清了他們的想法:

“因為自古以來,在各城裡都有人宣講摩西的書,每逢安息日,在各會堂裡都有人誦讀” (使徒行傳 15:21)。

換句話說,他們說的是,“這些是更要緊的事情 — 現在就做這些,直到你成長並能夠處理更多,當你這樣做時,你會做得很好。當你準備好做更多的時候,你可以使用摩西律法。”

我們是否建議保守所有的摩西律法?沒有。有禮儀律法得到完成,也有律法繼續作為明智的忠告。

當我第一次開始與祂同行時,主並沒有就開始對我發號施令。我對祂和祂的方式如此陌生,如果我試圖立刻改變我的習慣和風俗,我就會崩潰。是不可能的。我很難改變飲食習慣; 我很難捨棄我的家庭、教會、信仰和朋友; 很難停止慶祝聖誕節。清單還在繼續。

學習和改變需要數年時間。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這種變化是不可能的,也是不自然的,就像新生兒一夜之間不可能成為成年人。但有些事情優先於其它事情。這是一個優先考慮的事。我們需要了解外族人對上帝的事物是陌生的。

創造物的本質並沒有因基督被釘十字架和復活而改變。豬沒有突然變成羊。然而,摩西律法的利未祭司、動物祭祀、儀式和條例結束了,因為預言的影子定律 (指示即將發生的事的律法) 在基督裡得以實現。在十字架上,上帝完成了那些特殊的象徵。耶穌基督永遠實現了它們的含意和目的。

不可吃不潔淨的是個絕對律法嗎?這是律法,但絕對,或對每個人在任何時候,不是。儘管我們試圖讓它們變得如此,但很多事情並不是絕對的。

上帝經常對規則作出例外規定。例如,祂吩咐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並居住在城鎮裡,然而兩個半支派被允許住在迦南城的郊野。上帝命令以色列人不可殺人,但他們被命令殺死迦南的男人、女人和孩子。猶太人不可娶他們周圍的民族的女人,但是按照上帝的旨意,參孫娶了一個非利士人 (士師記 14:1-4)。

為什麼上​​帝有祂的例外?為了我們的好處使我們感到困惑,以免我們在任何時候崇拜律法而不是那個立法者。

為什麼這麼多人生病了?豈不是部分原因是他們在身體上、心理上和靈性上消費的東西?為什麼人們患有心臟病、癌症、糖尿病、蛀牙、膽結石、腎結石、闌尾炎、關節炎、精神疾病、蠕蟲、寄生蟲和許多其它疾病?其中一個原因當然是飲食,其中一部分是由不潔淨的肉類造成。

上帝已經應許了真正信徒的祝福,如健康和保護。名義上的基督徒如何生病,受苦,並且與那些不信仰基督的人一同死亡。這是因為那些基督徒不相信並順服上帝,儘管他們宣稱對基督有信仰。(閱讀上帝今日治癒,以祂的方式。)

人們經常用主經上的話來捍衛不潔淨的飲食,“不是進到口裡的使人汙穢;而是從口裡出來的,這才使人汙穢” (馬太福音15:11)。那麼讓他們喝一大杯威士忌和抽一支煙,也許還有一些海洛因或可卡因,看看他們是如何受到影響的以及他們如何影響他人。

顯然,耶穌的意思並不是人可能想要的。祂並沒有改變律法,正如愚昧和輕率的老師所教導的那樣。但是,簡單而無法無天的人會隨心所欲地摧毀他們自己,而明智的人會懼怕並救自己免受將來到的震怒。

一些聖經的文士或翻譯家總結說,主改變了律法,或者他們決定自己改變它。他們在馬可福音添加了這個效果,推斷耶穌有說祂沒有說的東西 (紅色字):

馬可福音 7:14-19
(14) 於是耶穌又把群眾叫過來,對他們說:“你們大家都要聽我說,也要明白:
(15) 從外面進去的,不能使人污穢,從裡面出來的,才能使人污穢。”
(17) 耶穌離開群眾,進了屋子,門徒就來問祂這比喻的意思。
(18) 祂對他們說:“連你們也是這樣不明白嗎?難道不知道從外面進去的,不能使人污穢嗎?
(19) 因為不是進到他的心,而是進到他的肚腹,再排泄到外面 [廁所]去。” (祂這樣說是表示各樣食物都是潔淨的)

那句話包含插入語出現在一些但不是全部的聖經版本,因為它們是由不敬畏上帝的人添加的,不理會祂的勸告:

“我警告所有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人:如果有人在這些預言上加添甚麼,神必把寫在這書上的災難加在他身上” (啟示錄 22:18)。

因此,他們對吃著他們喜歡的任何東西很開放,帶給自己瘟疫,那上帝應許給那些添加祂話語的人的災難。

閱讀基督徒身體飲食

考慮一下這種惡魔推理的推斷。如果某些食物不再是不潔淨的食物,在動物或我們身上沒有發生生物變化,那麼上帝只扣留這些食物來考驗祂的子民,這是一個除了訓導之外沒有任何意義的宗教限制。這是否意味著現在通姦和淫亂是可以的,因為基督已經取消了這些限制?人可以為這些辯護,許多人都這樣做。祂不是有說過不法的事增多嗎?

考慮一下這個教義的另一種選擇:為什麼不選擇繁榮,吃那些潔淨的東西?甚至世上的知識和科學與自然都不是有教導吃不潔淨的愚蠢嗎?